穿入宁采臣

021 追凶

穿入宁采臣 021追凶

“公子,你打算真要收服这竹妖么?”银狐并不确定,宁采臣的心思。

看看这竹妖,也是怪可怜,好似她一般,半道上开窍,对于人世间的万物,懵懵懂懂,不知道前方的路在何方,茫然,不知所措。

甚至,有的时候,还要担心被降妖的道士,和尚给诛杀。银狐对于竹妖的遭遇,起了一定的同情心。

银狐的心思?宁采臣何尝不明白?世道险恶,不是人吃兽,亦是妖吃人。

暗想到此,在看着竹妖精,还是半个侏儒的小个子,宁采臣对他说道:“罢了,你以后就跟随我吧,不过,我必要跟你约法三章,一是你已经从恶为善,不能在存有害人之心,二则是以后跟随我了,必须要修正道,希望他日能够修成正果步入仙班,造福一方。”

竹妖双目泛光点点,呜呜点点头。当下,他又是跪在了地上,碰碰的磕起头来。

“竹妖,赶快起来!知道吗?在我们人类中,流传着这样一句话,亦是男儿膝下有黄金,上跪高堂,下跪父母,绝不跪他人,你虽为妖族类,但是,你同样是男妖,记住了,以后不要轻易的对他人下跪。古有云,富贵不能**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便是这个理儿了。”

宁采臣的一番话,自是让竹妖又感动了一番。

不过,竹要却是“呜呜”的发出了几声音,而且,他的脸色,均是一片茫然之色。

见此情况,银狐立刻解释说道:“公子,他说,那富贵不能**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又是什么意思?”

宁采臣点点头,即道:“孺子可教也!这话的的意思就是说,真正的大丈夫,要有坚定的信念,不为荣华富贵所诱惑,不为贫贱困苦所改变,不为暴力所屈服,这有这样的人,才能够称得上大丈夫。”

竹妖又是发出了“呜呜”的声音来。

银狐也是点点头,“如画懂了!谢谢公子的教诲。”

唉,教诲?其实,他如今,还不过是一个童子的身份,连儒生都不是。只有过了院试后,兴许,他才是儒生吧?

“竹妖,你现在跟随了我,那么以后我也不能在叫你竹妖了,额……你为竹子变化而为,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崖中,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南西北风。不如你叫破风如何?”

宁采臣眨眼功夫,立刻信手拈来一首“竹情画意”的绝诗妙句,却叫银狐对他的钦佩有加。

公子真的是好文采。

然,

银狐却是不知道,宁采臣最大的法宝,便是“盗窃”二字了。

竹妖听闻宁采臣给他起了名字,叫破风,而且,还是从一绝句诗律而来的,因此,竹妖一激动,他差点就要对宁采臣下跪了。

幸好,他忽然想起来,宁采臣说过的话,“男儿膝下有黄金,上跪高堂,下跪父母,绝不跪他人”的劝告。

不过在最后,竹妖一高兴,在地上打滚了一圈,才是平息了他内心中的激动。

他现在有了姓名,不在是一个孤独的竹妖精了,从此以后,他则是可以如同人类一样,名正言顺的跟随在公子身边,从而是脱离出这孤单的日子。

想想以前,他不过是一株竹子,然后偶然开窍成精,一直在懵懵懂懂,混混沌沌的过着日子。没有方向,没有未来。

此种日子,是孤单,是寂寞,又是漫长。

他倍感寂寞,周边中,偶尔出窜来一两只小兔,或者是小鹿,然后,他只能安静的隐身在竹林中,看着动物们的嬉闹,独自一边,黯然伤神。

“好了,出来已久,该是回去的时候了。破风,你暂时和如画进入我的神识鸿塔中去,跟随着如画修炼,有什么不懂的地方,你可以问如画。”宁采臣交代了他们一句后。

神识一动,鸿塔开启。

如画,破风便是悄无声息的进入了鸿塔中。

此处是竹林,茂密而安静。

宁采臣倒是不用担心,他此番举动,会落入被旁人看见。

神识在一动,轩辕剑在出动。

踩剑飞行,宁采臣他人,已到天外边。

竹林声萧萧起。

孤鸿划过天空,孤烟藤上。

重阳门,祁山一派。

上殿中。

站着一个华发苍白的老者,他背负着双手,面色苍白而严肃。此老者姓向,名问天。乃是重阳门的第三代掌门人,手下弟子,均是五百余名,在清算上种菜的伙夫,打杂的室外弟子,足足也有六七百弟子左右。

可是,就是这么一个大门派,他的亲生弟弟向天歌在三日前,竟然被发现横尸在一处荒野外。

据回来的弟子禀告说,当时发现向天歌的时候,尸体被野兽啃食的难以辨认了。幸好向天歌当时穿着门派的道服,通过了遗落在尸体旁边的乌木剑,他们在最后,才是辨认出了此尸体,就是他们无端失踪几天的向师叔。

作为一个大派的掌门人,向问天得知了唯一的亲弟弟,竟然无端遭了劫难,他闻言,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。

在浙江横县中,谁人不知道他们重阳门,祁山一派是大宗派?竟然有人敢在太岁爷上动土,而且斩杀的人,竟然是他的亲生手足?

这下子,整个重阳门,祁山一派的所有弟子可是轰动了。

掌门仙尊雷霆大怒,这天下,可能就要涌起一股风云雷变了。

这两天,他们一直在召集着所有的座下弟子,毕竟那个不知道死活的凶手给揪出来,然后将其碎尸万段。

柏青山,他在接到了仙尊的飞鸽传书之后,立刻处理好了公堂上的事情,对下属交代了一些事宜,他立刻匆匆的快马加鞭赶往了重阳门,祁山一派。

重阳门,祁山一派。

开山在一座半山腰上,山林葱翠,白雾腾绕,山峦鬼斧神工,四处奇林怪石可见。

当柏青山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到了门派,进了是上殿中,一眼就发现师尊的面色非常难看。

“仙尊,弟子来晚了,不知道仙尊如此着急的把弟子找来,莫非是门派发生了什么大事情不成?”方是见到仙尊的面色,柏青山没来由心中是沉了下去。

向问天转过了身体,目光一凛,一脸悲愤说道:“青山,为师要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消息,你师叔他……遭遇了横祸,死了!我们发现他的时候,暴尸在荒野外,全身上下,被飞鸟禽兽啄食的面目前非……”

“怎么会?弟子记得三天以前,刚刚和师叔他老人家喝过酒呢!这一下子就……”柏青山听到了这个消息,他心中的确是震惊的。

三天前还彼此把酒言欢,怎么会一下子就阴阳相隔了?

“为师没有必要欺骗你!把你召集来,就是想要通过你手中的力量,好好的给为师去调查,到底是什么人杀了他,他是你的师叔,也是为师的亲生手足,本掌门不能让他死得不明不白!”向问天双目一紧,顿时迸发出一抹强力的杀气来。

柏青山浑身一震!幸好!他有内气护体,要不然,他根本是无法承受住方才仙尊那一抹强大的杀气。

“青山,你知道吗?使用的是御剑术,一剑就把你师叔的半截身体给斩了下来。可见,对方下手之狠毒了!为师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,将此凶手给调查出来!而且,为师已经给你提供了一个线索,杀死你师叔的人,就是使用御剑术的人。放眼天下,能够使用御剑术的人不多,蜀山一派,还有华仙门一派,那老祖,他也会御剑术,所以,你就把重点线索锁定在此两派中,酌情调查。”

蜀山?天外飞仙?而且,又是加上了华仙门,单单是一个蜀山,已经够震惊的了,现在又是加上了华仙门?

无论是蜀山,或者是华仙门,都是一等一响当当的大门派啊!

柏青山心中可是震惊无比。

“仙尊,假若弟子真的是调查出来了,师叔的死真的是与这两大门派有关系的话,那么我们又该怎么办?”

蜀山,或者是华仙门,任何一派,都是不简单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