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22 暗潮

穿入宁采臣 022暗潮

向问天眉目一宁,眉宇中的阴郁,更加是深沉,“假若真的是查明是他们杀害了你师叔,那么,我定然会找他们算账!不管是蜀山也好,华仙门也好,我们重阳门,祁山一派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。明的不行,可以来暗的!不过现在下定论为时尚早。为师会让祈然跟你下山,然后祁然协助你协同全权调查此事。”

向问天说完,他挥手交代了身边的一个门童,云云之后,门童自行离去。

不一会儿,但见一个身体消瘦的男子徐徐走来。他面容削烁,双目泛着金光,三八年纪。

此人是祈然,重阳门,祁山一派的大弟子。

“师兄!”柏青山示意的对他颔首。

祈然点头,神色不变。

向问天对祈然说道:“为师让你下山,协助青山全权调查你师叔的事情,为师希望你们两人能够和睦相处,不要在生分岔,好好的把你师叔遇害的事情,给查出来,务必在第一时间之内,全程汇报给为师。”

“弟子尊当师命。”

祈然,柏青山彼此是异口同声。

“你们下去吧,为师有些困乏了。”

向问天轻轻一挥手,走进了厢房。

祈然,柏青山他们叩首而出。

半柱香后,在山道中,飞驰着两匹骏马,踏踏的奔跑,驶向了山下的州城而去。

宁采臣绝对不知道,那天,他斩杀的那个妖道,竟然是重阳门,祁山一派的人。而且,还是重阳门掌门的的嫡袍亲弟。

祸起萧墙,万事皆有因。

宁母看着桌子上整整二十贯银子,她大吃了一惊!二十贯可不是小数目,假若一般的贫寒人家,寻常省吃节用的话,至少可以维持差不多两年的伙食费。

一下子看见了儿子掏出了二十贯来,宁母能不吃惊吗?

“采臣,你……跟娘说说,就一个下午的时间,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?难道是你……”在往下的话,宁母却是不敢继续说下去了。

她生怕,她的预言会成真。

一眼,宁采臣就明白了宁母的心思,淡淡一笑,解释说道:“娘,您想哪儿去了?这银子,可是干干净净的,那是我写字画卖来的钱呢!放心吧,您家儿子还至于那么热混账,去做那些不肖之事。”

听了宁采臣的话,宁母稍微宽心了少许,不过,她却是一脸疑惑问道:“你卖字画?就卖了二十贯?莫非是上天有眼,让我儿开窍了?一字千金吗?”

“呵呵,娘,瞧你说的,一字千金倒是不至于!”对此,宁采臣也不多解释,一下子,便是转移了话题,“对了,今天可是第二天了,我们不是对那花什么大神承诺了吗?三天后,定

付她五百文钱吗?这事情就有劳娘辛苦跑一趟了。”

对于那个胖女人,宁采臣之所以不想与她直接见面,他是在担心,如此市侩的人,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性情,从而一拳头挥过去。

如此,就是有辱斯文,败坏了名节。

他身为读书人,知书达理,温文尔雅。谦谦君子,动口不动手。

不过,凡是也有例外的时候,当忍无可忍,则是无需再忍,只有动脚了。

宁母点头,说道:“这个娘知道,放心吧,娘会去的,我儿有出息了!以后啊……”

宁母言语哽住,眼睛却是一片潮湿。

“娘!对不起,以前让你受了那么多困,以后不会了。”一副字画就售卖了十贯银子,虽然不至于是名扬天下,但是,单单要温饱的话,凭着他手中的书法根基颇深,或许在折腾出一个“瘦金体”的创新,兴许,也有一定的销路。

“傻孩子,只有你以后有了出息,娘为你所做的,都是值得的!好了,娘这就去把银子还个那花大婶,就不叨扰你了。”

望着宁母离去的背影,宁采臣微微一叹。

掐指一算,还有三天的时间,便是中秋。

中秋一过,距离院试的时间便是不远。

院试后,则是乡试,会试,最后则是殿试。这科举的道路,真的是活到老,考到老。

之前,宁采臣曾经想要打算走上科举这条道路的。可是他转念一想,在这燕京大王朝,只有考取科举,有了功名,才是最好的出路。

而这燕京王朝,又是以明朝极其的相似,各个省,州县均是一层不变,对于此事,宁采臣曾经还是困惑了好久。不过,后来,他便是释然了!

往往历代中,科举的考试内容,均是与八股文为主要,竟然是八股文,那么当然是少不了经义,四书五经了。

《论语》,《孟子》,《大学》,《中庸》,为四书;

《诗》,《书》,《礼》,《易》,《春秋》则是五书。此《四书五经》乃为历代以来的各个学子必读之书,儒生的基本书目。

一旦想起了那些所谓的之乎者也条条大道理,宁采臣真的是一个头,两个大!可是除此之外,他再无第二条路可走。

科举之路,他只能一扛胡同窜到底。

幸好,之前的那个“宁采臣”,他原本就是一个书呆子。可以说是,他的基本功,打得很坚实,要不然,他怎么会落下了一个叫“宁痴儿”的称号呢。

蓦然再度回首往事,所有的记忆已经是斑驳不堪。

翌日,宁采臣回到了学堂。

他屁股还没有坐热,立刻被夫子叫了过去。其实夫子找他,无非就是问问他关于院试的复习如何了。不过是云云一番之后,语重心长的交代了一些事后事项。

百年难得一遇的才子,夫子自然是很上心。

自从宁采臣以一首《后赋菊》名扬了“梨山书院”后,书院已经把宁采臣列入到了重点培养的学子。

而且,据说,在《后赋菊》之后,宁采臣的新作,又是接而不断,“骂诗”《忍者静枫》的造句,更上一层楼。

接着不久后,在市井中,又是流传出来,那“宁痴儿”的两幅字画,售卖了二十贯天价,如此,更让宁采臣在短短的半个月之内,浙江的横县,沸沸扬扬的旋起了一股滔天大浪。

于是,整个浙江中,在半个月之内,纷纷形成了一个怪异的现象。所有自视清高,而且是自命不凡的所谓才子,他们顿时赶往了横县。

欲要亲眼目睹上,那个宁采臣,在短短半个月之内,一下子跃身成为了浙江的“第一才子”称号的人,他本尊是如何模样。

不过更多好奇的是,他们一直想要目睹一下,那被售卖了二十贯天价的作品,是否如同传闻中的神作?

宁采臣身为当事之人,他对于那些“轰动”的事情,自然是不知道的。

浙江横县。

“采臣热”从未平息过。

尤其是风花雪月场所中,“十里平湖霜满天,寸寸青丝愁华年,对月影单望相互,只羡鸳鸯不羡仙。”

宁采臣的一首《倩女幽魂》却叫所有的姑娘们,为之疯狂了一阵子。

这些女子们,她们都是可怜的人儿。都说风月场所没有眼泪,有的是**,纵酒高歌,男人们醉生梦死的烟花场地。她们身为女子,却是沦为了男人们的玩物。

以身体为盾,狠狠榨干了男人身体上的每一滴精血。

然,

在她们的内心中,也有属于自己的一方净土。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她们就会默默的躲避在一个漆黑的角落中,回想往事,幕幕不堪回首。

她们,是世界上最孤独,最寂寞,也是最可怜的人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悲风秋画扇。

她们,已经不能在回首。

叫宁采臣始料未及的是,他在一夜间,已经成为了浙江横县中,所有大小烟花之地女子的梦中情人。

宁采臣却是不知道,他售卖出去的《倩女幽魂》何时在妓院中被流传的如此疯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