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23 相逢

穿入宁采臣 023相逢

宁采臣名动浙江,这可是他始料未及的事情。

常言道,人怕出名猪怕壮。幸好,以前的宁采臣,他本来就是一个“一心只读圣贤书,两耳不闻窗外事”的书呆子。

因此,在横县中,认识他的人并不多,才得以为他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事情。

燕京是一个文风气息不叫浓烈的朝代,文人多数喜欢三三两两踏青,偶尔,他们也是举办诗会,以文比拼,以诗会友。

宁采臣如若想要置身事外的话,根本是不可能。

这日,宁采臣刚到“梨山书院”中,夫子一见到他,便是一脸神色匆匆的对他说,“梨山书院”可是有麻烦了。

宁采臣仔细询问之下,才是得以明白。

原来,事情是这么回事。

历来,在横县中,名头最响,名声最旺的人气学堂,几乎人人都知道“嵩山书院”可是才子云集的学府。

然而,自从宁采臣以一首《后赋菊》名动了整个浙江之后,接着,又是接二连三的新作连连。

于是,所有的文人都知道,“梨山书院”有个最才子宁采臣,而不知横县有所“嵩山书院”了。

自古以来,所谓是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。“嵩山书院”又是怎么可能让“梨山书院”的名声盖头而上?他们从而是默默无闻的做缩头乌龟?

为此,“嵩山书院”以三日后便是中秋为幌子,对“梨山书院”发出了邀请帖,月圆之日,擂台诗会,较个高下。

名义是上是邀请帖实则乃是赤露露的打脸威胁。

宁采臣听了夫子的一番阐述之后,他不过是云若风轻一笑,将此事置之不理。

反而是“梨山书院”的几个夫子,一脸的忧心匆匆。

唉……

“嵩山书院”的确是才子云集,这可是周所周知的事情,他们能不忧心?多年以来,他们“梨山书院”受到了“嵩山书院”的打压,他们已经是默默的承受习惯了。

逆来顺受,息事宁人。

“梨山书院”历来都很低调。

那天,宁采臣在离开了“梨山书院”之后,便是丢下了一句话:三日之后的中秋,他自会去赴约。

弄得几位夫子是面面相觑,原本,最坏的打算,他们可是要拒场的。如今倒好了,反而是拍板了。

难道,他们“梨山书院”也有崛起的一天?

可能吗?夫子们都是不敢想。

“公子,如画忽然感觉到不安,好像在周边中,有个法道高深的人,似乎在跟踪公子,公子可得要小心了。”

蓦然,神识一动,立刻传来了银狐的话。

“公子,我也感觉到了,好像是一个很厉害的人!好可怕。”

随之而来的是破风的话。

银狐与破风,在白天中,都是给宁采臣关闭在神识的鸿塔中,方是到了晚上,宁采臣才会将他们放出来。

“一个法道高深之人?他在跟踪我?你们确定吗?”

宁采臣悠悠目光,扫视着周边举动。

这里不过是“梨山书院”的一条大道,来往的行人,多数是学堂中的学子。并没有发现可疑之人。

“确定,而且这人,好像就在公子周边隐藏着,公子要小心了。”

神识中,再度传来了银狐的话,随后,便是隐匿。

有了银狐与破风的提醒,宁采臣放慢了脚步,悠悠走着。

不出多时,果然,宁采臣发现了一道人影,翩然出现在他前方中,似乎,这人,已经在此处等候他多时了。

宁采臣目光一拧,来人不是别人,真是多日不见的燕赤霞。

“书生,我们又见面了?”

燕赤霞目光灼灼的盯在了宁采臣脸上,似乎,他要寻早一些什么东西。

燕赤霞可是一个道士,法道高深莫测。想起在后山湖泊中,他一弹手指,即可将湖面激起了一道高高的水柱。

此道人的法道,绝对不能小窥视。

“原来是燕前辈!小生有礼了。”宁采臣微微叩首。

谁知,燕赤霞眼睛一挑,说道:“哎呀,我说你这书生,见我本道之后,就收起你们在学堂中的那些繁琐礼节吧,我可是承受不了你们文人的那股酸气。本道说话历来都是直来直往,书生你莫要见外哈。”

“如此甚好!小生也是不喜欢。倒是燕前辈的豪爽性格,深的小生的欢喜。”燕赤霞的豪爽,宁采臣之前已经是领教过了。

“哎呀,你也不要左右一句燕前辈的叫我了,我听着,可是两耳又泛酸呢!不如这样,我年长你,要不,你直接可以称呼本道燕大哥如何?”燕赤霞撇撇嘴巴,吹胡子又是瞪眼。

见此情况,宁采臣忽然想起了老顽童周伯通。此番的神韵,燕赤霞倒是有着几分相似神情。

“好了,我们就这么说定了,走,我们找个酒家,我们哥两好好喝上两杯。”

对于燕赤霞的热情邀请,宁采臣为有是势顺势而为。

两人寻了个酒家,要了半斤牛肉,一盘花生米,在要些小吃食,外加上两大瓶满满的竹叶青。

一老一少,盘坐吆喝而开。

酒肉下肚,他们的话也是多了起来。

燕赤霞果真是一个豪爽的人,喝酒,那是大碗的喝,吃肉,也是大块的吃,却是真性子。

“对了,书生,你是从什么时候开窍的?”燕赤霞连续猛喝了三大碗烈酒,他打了一个酒嗝,问道。

宁采臣神色一愣,他开窍了,燕赤霞只需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?高人就是高人。

“燕大哥,这事情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是有一天,小弟无意中吃了一枚果子,然后就开窍了。”

宁采臣的一声“燕大哥”,叫得燕赤霞是满心欢喜,而宁采臣,也是叫得亲切。

听了宁采臣的话,燕赤霞满眼狐疑:“一枚果子?到底是什么样的果子?你一吃下去,就开窍了?”

“此果子如同李子大小,不过,又是比一般的李子个头稍微大一些,通红颜色,像血......”

“啊......我知道了,如果我没有猜测错误的话,老弟你吃下去的那枚果子,应该是赤炼玲珑果,又叫圣果,这可是世界上难得一见的上乘好宝贝呀!据说,此赤炼玲珑果,花开一千年,落一千年,然后才能杰出果子,而结出的果子,不多不少,只有两枚。”

宁采臣一听,当下也是惊讶了一番。

银狐能够寻到赤炼玲珑果,兴许,在冥冥中,也是她的造化。

“对了,老弟,你又是怎么寻到那果子的呢?”

燕赤霞吃了一口牛肉,大口喝了一口酒水,又是接着问道。

对于这个问题,宁采臣可是有些纠结。

因为,有些事情,他暂时不祥让燕赤霞知道。毕竟,燕赤霞是一个道人,道人,历来他们对于凡间的妖物,都是嫉恶如仇,必要斩杀之为快。

宁采臣虽然和他交好,有了一层关系。但是,宁采臣也不能断定,燕赤霞的性子,又是如何。暗暗的想了一下,宁采臣只好是随意的编造了一个谎言,将此事给糊弄了过去。

还好,燕赤霞对于果子的事情,也没有多追问。

“对了,燕大哥,你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?”宁采臣小小的抿了一口烈酒。

这些竹叶青,当中的浓度,犹如前世中的二锅头不相上下。

一口下去,咽喉顿时是火辣辣的疼痛,冒烟般的难受。

燕赤霞见了宁采臣这幅模样,不禁是哈哈大笑起来,“哎呀,看你们书生,真的是滴酒不能沾咯!不能喝,就不要勉强自己了嘛。”

“是是!大哥教训的极是。”宁采臣赶紧叫苦不迭。

“哈哈......瞧你这番模样,倒是像极了新婚的新郎似的,一脸通红的兴奋。”燕赤霞随意的调侃了两句,便是话语一转,“我在几日前,追了一个妖道,不过后来,被那个妖道给跑了去!真是气煞我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