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24 损友

穿入宁采臣

妖道?宁采臣不由得神色一颤动。如此说来,荒山中,被他遇见斩腰暴毙的道士?莫非就是燕赤霞口中的妖道了?当下,宁采臣也是十分惊讶,随即问道:“不知道燕大哥所说的妖道,他是什么来头?可否方便说来听听?”燕赤霞大口灌下了一口烈酒,双目金光一瞪,“哼!此老道据说可是重阳门,祁山一派仙尊掌门向问天的弟弟向天歌。重阳门,祁山一派,也是一个大门派,属于玄宗一族,不过想不到的是,此向天歌竟然是一个心术不正之人,他修炼了一种法道,而这种法道,恶毒之极,专门捉拿一致三岁的小童做药引,然后从丹炉中提炼出丹药来,他在吞服下去,以增加他的功力。

”小童做药引提炼?果真是妖道!宁采臣心中一股火气立刻窜腾了起来,幸好,那妖道,已经被他斩杀了。“如此心术不正的妖道,某家定然是要将他诛杀了!不过后来,我追踪了他一个多月,还是被他逃脱了。叫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,他竟然被杀了!而且还是御剑之术?对于此,还真是疑惑了。”燕赤霞一双眼睛,伶伶的扫视了宁采臣一眼,接着说道:“我想,那个杀死他的人,是否就是宁书生你呀?据说,为了此事,城隍中的判官,已经出动了!哼!那城隍判官,他们插手的事情,还真的是广泛呢。

”燕赤霞果然是燕赤霞,他目光的锐利,似乎好像已经猜测到,将妖道斩杀之人,便是宁采臣脱不了的关系。竟然已经被识破了,宁采臣倒也没有避嫌,“没错!那个妖道,的确是小弟斩杀的!”“额……”燕赤霞目光一片惊吓,他刚才不过是猜测而已,可想不到,宁采臣竟然是爽快的承认了,“果然是书生你做的?唉……某家现在可是越来看不清你的修为了。说你是一个无用书生嘛?又是不尽然!因为你的表面,跟人的感觉,就是一个文弱的书生,可是你的修为,却叫人看不透。

啧啧,书生,你可是第一人,某家看不透的人。”宁采臣不知道,燕赤霞的这番话,是否对他的赞赏!或者,是为别的事情。他也不加以追究,“对了,刚才燕大哥说,城隍中的判官出动了?这……又是怎么回事?”燕赤霞剥了一颗花生,送进了嘴巴,慢悠悠的嚼起来,一副享受模样,稍后他才怪异的扫视了宁采臣一眼,问道:“咦?这事情,书生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?”宁采臣摇头,“不知道!不知所谓何事?”“唉!看来,或许某家真的是太高估了你哟!你当日使用了御剑术,而这御剑术,开创于蜀山的菩提老祖,此御剑术威力甚大,一旦使用的话,必定会在第一时间之内惊动他们,他们则是城隍中的判官,阴间中的鬼差,再者便是庙中的土地公等等啦!毕竟,这里可是他们的地盘,有人闹事的话,他们自然会出来探寻一番究竟啦。

”“若是被他们发现了又如何?”宁采臣心中还是小小的疑惑。燕赤霞无奈的笑笑,说道:“看来你这书生,还真是苍白如一张白纸一样,什么都不懂呀!若是被他们发现了,这个,我也只能去问问那城隍中的判官老爷了!好了,书生,某家还有事情需要办理,我们就此别过!哦,对了,我这里有本秘籍,《回元大法》我看你刚刚是开窍不久,兴许这本秘籍能够对你有一些帮助,以你的智慧,我想,里面中的法道,你定然能够看得明白,某家给你,修道之路,可是很寂寞的哟。

”燕赤霞丢下了一本书籍,潇洒离去。《回元大法》,这又是什么好的宝贝?宁采臣随意的翻阅了两页,继而,他才发现,原来是一本阳神出窍的功法。果然是好东西呢。人,有肉躯,有五魂六魄,一旦肉身不在了,或者被销毁了,但是,只要魂魄,便是阳神还在的话,只要精通此口诀秘籍,那么又是可以为自己建造一具新生的身体。天啊!宁采臣神色一惊!真想不到,这世界上,竟然还有这样的功法?阳神离开肉体,只要阳神不灭,即使肉身被毁了,再度回炉塑造肉体。

如此为之,不是成长不死了吗?匆匆的看了几页,宁采臣立刻将《回元大法》放进了神识的鸿塔空间中去,神不知鬼不觉。结账,出了酒家。刚刚是走了十余步伐,宁采臣忽然被人扯了一下,转头一看,来人却是柳长风。柳大胖子方是一见到宁采臣,立刻一脸堆笑的扯上了他的袖子,说道:“你小子,让我找得好辛苦哇!走,立刻跟我走。”宁采臣神色一僵,撇开了胖子的大手,问道:“看你匆匆而来,莫非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?”胖子怪异的撇了宁采臣一眼,顿时满眼狐疑起来,“咦?我说你真的是不知道?还假的不知道啊?”宁采臣茫然摇摇头,正等着胖子继续往下说去。

“嘿嘿!采臣大哥,你如今已经成了我们浙江的名人,横县的风云人物啊!你不是答应了学堂的夫子们,三日后的中秋,要跟嵩山书院的擂台诗赛比较个高下吗?这个事情,才是短短的一个上午时间,已经在我们整个横县中传来开了!你倒好,身为局中人,却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,后知后觉的!”“就为这事情?”弄了半天,原来是为了这事情。如果不是“嵩山书院”把事情做得太过火的话,依照宁采臣的淡薄性子,他定然是不会参与进去的。然而,竟然“嵩山书院”已经打上门来,他又怎么能够作之不理?“啊?就为这事?”柳长风不由得神色一怔!听听,大才子说话的口气,就是狂,就是傲啊!不过,宁采臣越是狂傲,柳长风越是欢喜。

不为别的,就是常年中,他们“梨山书院”经常被“嵩山书院”打压的事情,多年以来,“嵩山书院”一直把他们“梨山书院”狠狠的践踏在地上。或许这一次,他们可以在宁采臣的为首之下,翻身做主人了!狠狠的给“嵩山书院”一个打脸!把他们践踏在底下,狠狠的踩。“不过我可是跟你说,嵩山书院的才子,可是人才济济的说,而我们梨山书院嘛,唉,里面的情况,你也是知道的,如今,只有你宁采臣才能担当下这个任务了!不过放心吧,我胖子没别的本事,但是,我会……嘿嘿,到时候,我在跟你说吧。

”柳长风嘿嘿一笑,故作一脸神秘。宁采臣也不追问。“咦,你不问我是什么事情吗?”对于宁采臣的举止,柳胖子可是吃了一憋,心中甚是怪异得很。“你想说的话,自然会说,即使我问了,你未必会说。”宁采臣举目看了一下天上的太阳,这时代,没有钟表,最简单的办法,只能是通过天上的太阳来辨别时间。烈日当空照,想必是晌午刚过。“那好!到时候,我在跟你说,现在我们去一个地方。”柳长风说完,立刻扯上了宁采臣的袖子。宁采臣可是郁闷了,这胖子,怎么好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,浮躁的很。

长街上,两个大老爷们,如此的拉拉扯扯,算哪门事情?“胖子,你先松手再说。”宁采臣翻手一手,立刻抽回了手。胖子能感觉到,好像,有一股气息,从他身边佛了过去。然后他手不由得是一松,有种微微麻痛的感觉。然后,他扯住宁采臣的袖子,已经被抽回去。不过,柳长风并没有多想,他那里知道,先前,那是宁采臣稍微的提气,逼迫他松开了大手。这一点,柳长风浑然不知。“说吧,你又要带我去哪里?”对于胖子,自己的这个损友,宁采臣知道,好像在他的记忆中,胖子从来没有做过一件有意义的事情。

“有个人想要见你!哎呀,你去了就知道了。”“慢着,你先说,到底是何人要见我?要不然,我可是不去的。”宁采臣知道柳长风的性子,火属性,行事风风火火,从来不考虑后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