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25 杀机

穿入宁采臣 025杀机

宁采臣一说,柳长枫只好停下步伐。这书呆子,莫非又是犯浑了?

也罢,书生的性子,作为他的最佳档友,胖子最是明白不过。

“是一个很出色的人,一个可以让我们整个横县男人为之疯狂的女人!她是倚翠楼的头牌,她的名字叫辛十四娘!”

柳大胖子款款而谈,一脸向往不已。似乎,在他的跟前,已经有一个绝色的脱衣女子,叫他心生荡漾激动。

胖子说了一大堆废话,宁采臣并没有听进去。不过,却是柳长风最后一句“辛十四娘”,宁采臣反而是浑身一震。

辛十四娘?对于这个名字,宁采臣可是如雷贯耳。亦如他当初,知道了自己就是宁采臣,然后,还有一个聂小倩一样。

只不过,他现在不知道,聂小倩是活人,或者已为孤魂野鬼,被树妖控制在了兰若寺。

兰若寺,聂小倩,树妖,这些对于宁采臣而言,当中可是有着很大的魔力。曾经,他也是逃避这些问题。

终于有一天,宁采臣终于鼓起了勇气,问出了这个埋葬心中的纠结问题。

可是,他得知的答案却是,此横县方圆百里,并没有一个叫兰若寺的地方,也没有一个叫聂小倩的女子,更别提是树妖了。

然后,宁采臣依旧是不甘心,那天,在酒楼中,他也问了一下燕赤霞,是否知道有个叫兰若寺的寺庙?

当时,燕赤霞一脸茫然的摇摇头,表示不知。

燕赤霞可是一个游方道士,他所走的地方,应该是很广,他竟然不知道有兰若寺?对此问题,宁采臣一直是百思不得其解了。

如今,在突然间听见了辛十四娘这个名字,宁采臣终于是不淡定。

据他所知,辛十四娘可是狐妖化为人。不过,这狐妖,可是上等的狐妖,她从不杀生,一心向佛,心地善良的女子。

“采臣,你……没事吧?莫非,你也被那辛十四娘的邀请给震撼住了?嘿嘿!想想也是,她可是倚翠楼的头牌姑娘,放眼整个浙江,是很难在找出像她此般水灵,绝色的人间女子了!曾经有的书生说,这哪里是人间的女子啊?简直就是九天玄女下凡尘,更甚者,有的还说,她是狐妖变幻之类的女子,才能生成如此魅惑。她简直就是我们男人心目中的……嘿嘿。”

柳大胖子忽然词穷了,一旦说起了倚翠楼的头牌,他可是能够滔滔不绝的说上三天三夜。

辛十四娘要见他?这是何故?

“对了,我想知道,她为何要见我?”宁采臣不是很确定,这女子是否就是那个辛十四娘,或者,不过是同名同姓凑巧而已。

狐妖,又是怎会寄生妓院,成了男人眼中的玩物?

此事情,却是有古怪之处。

“那个……还不是因为你宁采臣是个大才子吗?难道你不知道吗?你的那一首《倩女幽魂》的词,已经被传开来了吗?一下子就成了所有才子佳人倾慕的典范?唉,我看你,真的是什么都不懂。”

柳长风撇了一眼依旧是淡定如常的宁采臣,他的那一份淡泊,那一份超然的飘逸,可不是他学习不来的高雅。

“采臣大哥,小弟已经是说道口干舌燥了,你到底去还是不去,准得给我一个口信啊!”眼见宁采茶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,柳长风可是干着急不已。

假若宁采茶要拒绝的话,不知道此胖子是否会架起一把菜刀,然后架在了宁采臣的脖子上,对他威逼利诱起来呢?

辛十四娘是谁啊?那可是一个红牌的清馆人啊!凡是带把的男子,不曾想窥视她的绝色尊荣?

就拿他大胖子而言,他做梦都想。

“瞧你就这点出息?不久是一个女人吗?以你柳大胖子的庞大家业,我想,什么样的女子,你会得不到呢?”宁采臣微微一笑,打算好好的打趣他。

“女人,兄弟我告诉你,那些不过是胭脂庸俗的女子,一旦与辛十四娘比较起来的话,你就知道,什么叫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,一个月亮,一只萤火虫的巨大区别了。走走!小弟可是等不及了,就等着你这个大才子移架了呢。”

其实,即使柳长风不催促,宁采臣也是打算要去见见那个叫辛十四娘的女子。

看看,她是否为传说中的狐妖变幻而为。

于是,宁采臣在柳长风的不断催促下,悠然踏步而去。

一座庭院,大厅中,任立着两个男子。

柏青山与祈然。

“师兄,这两天是否有什么发现?”

为了师叔被杀一案,柏青山可是网络了他手下的所有人,散网了出去,可是根据回来的手下人禀告,均是没有任何发现。为此,柏青山才把此事寄托在祈然的身上去。

柏青山知道,祈然这个大师兄,本事可是大着,或许,他会有办法,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,查探出幕后的凶手。

“这两天,暂时没有什么新发现。师叔的死,太过于诡秘!虽然说,我们已经大概掌握了杀害师叔的大概方向,御剑之术,出去了蜀山,还有花仙门之外,我暂时想不起来,还有谁会此剑术。祈然目光一闪,悠悠说道。

柏青山不由得一愣,如此说来,听刚才师兄的一番话,似乎,师兄出去的这两天,也是进展不大。

“唉,看来要调查这事情,在短时间内,也是不可能将凶手给找出来的!而这几天,我手上的事情又是特别多,真心帮上忙的,也是很少,师兄,这事情,就有劳你多费心了。”

因为院试的事情,从各地赶来的童子,逐渐增多了起来。他作为县令,能够抽出来的时间,还真的是不多。

“师弟,你就放心把你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好,这事情,有我暂时全程处理,等你有了宽松的时间,我们在商讨着如何进展。”祈然话也是客气。

其实,对于这个县令师弟,祈然内心中可是十分排斥的。

他的排斥,来自仙尊的偏袒。

仙尊对于这个师弟,似乎比较情有独钟,反而是他身为大师兄,备受了冷落不少。为此事,祈然心中可是有了较劲。

无论从修为,或者是御术上,他哪个方面,不比这个师弟强上许多?可是为何,仙尊的眼中,从来就没有对他有过那么一丁点的欣赏之意呢?

发现了祈然眼中的目光闪现不断,柏青山似乎明白了。

“师兄,我看这两天,你为了师叔的事情奔波劳累,不如先缓缓,休息一下,出去走走,感受一下这里的民风如何?”

对于柏青山的建议,祈然并没有意见,默许赞同。

安排好了师兄的事情,柏青山便是开始忙碌起来。

院试的事情,必须由他这个县令亲自掌勺。

据说,“梨山书院”的宁采臣,也是在童子试当中。

对于宁采臣,这突然间杀出来的一匹黑马,从而是扰乱了柏青山的所有计划,他心中非常不爽。甚至,他有股冲动,想要将此书生给秘密抹杀了去。

一是因为宁采臣的出现,使得他与宋连城的关系,出现了一丝不祥和。当日,柏青山不知道,那个书生究竟是宋连城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自从宋连城被宋文豪当场呵斥了一顿之后,柏青山一连三天,都是被宋连城拒绝不见,挡在了大门之外。

此种事情,从他与宋连城认识以来,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。

因此,柏青山便是认定,这一切,都是因为宁采臣的出现,从而是坏了他的计划。

当一个男人,为了倾慕的女子忘我的时候,那么,他的眼中,绝对是不容许有其他的男子靠近!

一旦靠近了,那么只有诛杀!

没错!作为横县的县令,柏青山,他已经对宁采臣,那个看起来,非常孱弱的书生,起了杀心!而且,还是非常强烈。

不就是一个肩不挑,手不能提的书生吗?要斩杀他,亦如是捻死一只蚂蚁的不费吹灰之力。

柏青山的嘴角一扬起,看像了远方天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