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26 晚秋

026晚秋

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佛揽露华浓。

若非群玉山头见,会向瑶台月下逢。

她,就是倚翠楼的头牌红馆人辛十四娘。

宁采臣可是想不到,柳大胖子携带着他,然后在长街上逛了一圈,便是出了一片湖泊中去。

秋风飒爽,却是霜红满天。

湖面中,一艘船只,枫树桥旁,安静停泊。

船上,有琴声传来,悠扬,好似泉水叮咚,非常悦耳动听。

“美!真的是美极了。”

胖子的大嘴巴,吧唧作响。

宁采臣凝目看了一眼胖子,这厮真的是大手笔,看看湖面中的那一艘大船,应该是胖子承包下来的船只了。

宁采臣知道,胖子可是家大业大,如此花费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

“书生,我们走吧。那四娘,兴许可是等我们急了呢。”

柳长风轻轻扯了一下宁采臣,他才是微微回声,低声说道:“原来,你这胖子已经是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了?不过我却是很好奇了,不是说,那辛十四娘是倚翠楼的头牌么,你怎么能够将她约出来的?”

柳长风邪魅一笑,说道:“非也!我大胖子可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,能够把她给约出来,这完全是她的注意,我不过是做了顺手人情而已。”

“你……真想不到,我也被你算计了。”

得知了这缘由,宁采臣也不生气,大步走了去。

“哎!等等我!你可是不能吃独食啊!”

吃独食?

这话,亏得胖子说出口来。宁采臣已是一脸黑线了。

一叶扁舟,红粉佳人,已立在了船头上。

上了船,宁采臣发现,女子眉目秋水,一双灵动的眼睛,正在与他对望。

“这位,我想便是名动整个浙江的宁公子了?”辛十四娘一袭红衣,铺展在船台上。

好个人间绝色女子。

宁采臣初始见到了辛十四娘,他神色微微一愣,立刻面色如常。不过,却是那瞬间,他的脑海中,无端的冒出了另外的一个绝色女子。

宋连城?

他怎么会无端的想起了此女子?

一个初始见面,就将他大骂的彪悍女人。

“姑娘这翻话可是过谦了,小生可是受之有愧!”什么名动不名动的,不过他是“盗窃”了前人的作品而已,宁采臣可是心虚。

“呵呵!不是过谦,事实就是事实!凭着宁公子的那《不第后赋菊》已经名扬了整个梨山书院,如今再出《倩女幽魂》佳作,我想,以宁公子的冠绝才华,放眼当今天下,即使是拓跋流云的词曲,一旦与宁公子的相提并论起来,也是要黯然失色的。”

“是是!如今可是我们梨山书院的宝贝呢!书院中的各个夫子,如今见了他,都是笑眯眯的忙着打招呼呢。”一边插不上话的柳长风,赶紧插了上去。

同时,胖子的一双眼睛,冒着金光闪闪,如同一匹狼一样,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一袭红粉佳人。

美!真他娘的美得是冒泡了!

宁采臣无声息的瞪胖子一眼,这厮,怎可如此明目张胆?唉!男人,莫非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?

一旦见到了美丽的东西,首先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目睹为快,再者,便是迫不及待的收入囊中。

天下男人皆好色!

对于胖子的赤露露目光窥视,心中虽然是不快,不过,她并没有表露在脸上。作为一个常年混在风月场所的她,她练就了一双观察男人的火眼金睛。

什么样的男人,她只需短短一眼的时间之内,立刻可以判断出来一二。眼前这个胖子,不过是个酒囊饭袋的昏庸男人。

反而是胖子身边的宁采臣。

第一次见面,见到了她的绝色容貌,这个书生,不过是微微惊讶了一下子,然后,他看她的时候,那一双眼睛的澄明,没有一丝杂质在里面,像极了一波秋水,干干净净。

为此,辛十四娘可是震惊了!

原来,这个世间上,还有这样一个高风亮节的男人,在美色当前,温文尔雅,温润尔玉。

多年沉寂的心,在这一刻,辛四四娘,她终于是涟漪的波动了。

宁采臣第一次见到了风月场所中额女子,像辛十四娘这样的绝色女子,竟然能够保持着出淤泥不染的高贵?实在是难得。

身在妓院中,还能有如此的气节,为数者却是不多。难道,此女真的不是那狐妖幻化为人的辛十四娘?她不过是一个寻常的女子而已。

唉……

或许,是他想多了去。

宁采臣微微回声,却是发现,落坐在对面的辛十四娘,竟然也是在大量着他。双目一对峙而上,那中感觉,此曾相识。

宁采臣赶紧撇开了目光,看向他处。

那时候,胖子正在一边斟酌着茶水,对于宁采臣与辛十四娘的微妙变化,他并没有察觉。要不然,他兴许又是扯上宁采臣,一直追问不休。

沉默了一下,辛十四娘随然问道:“听说,宁公子三日后,便要与嵩山书院的才子们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的诗台赛了?不知道公子对此可有几层胜算的把握?小女子听说了,嵩山书院中的才子,可是济济。”

宁采臣暗暗一笑,真的是想不到,这事情,连身在青楼中的她们都知道了。

不过后来宁采臣转念一想,自古以来,一般的青楼妓院,可是收集情报的好地方。进去的人,都是来自五湖四海,三流九教,杂乱无章。

青楼是什么地方?就是一个乞丐,只要他拥有了一锭银元宝,那么老鸨会把他们当成了贵宾一样招待的。

“确有此事!竟然已经是答应他们赴约了,我已经没有了退路,至于赛事结局如何,这便不是小生我能够左右的了。”

对于此事,自从答应了学院的夫子后,宁采臣从来没有把这事情放在身上。

“嗯,我看公子面色如常,淡定自如,想必公子已经是胸有成竹了!想想也是,嵩山书院虽然是人才济济,不过依照公子的才气,力压他们,倒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。”

辛十四娘目光一闪,微微一叹,接着说道:“公子如此才情,小女子今日得知一见,总算是了切了我心中的夙愿。”

嗡!

宁采臣脑袋一响!这……莫非就是吃果果的真情告白?不可能吧?再说了,他与辛十四娘不过是初始见面而已。

如此一个佳人,要倾慕与他的话,似乎不大可能。

虽然说,自古以来,都是才子佳人为一段佳话。

可是,当一个没用的书生,连面包和牛奶都无法供给的话,那么,那个所谓的才子佳人前提,还有存在的必要么?

常言道:贫贱夫妻百事哀!

接下来,他们交谈的话题,都是说一些无关风花雪月的事情,不痛不痒。

时间,萧然而逝。

一下子,便是黄昏朝霞满天。

佳人出来已久,老鸨必定会担心,况且,佳人也是身不由己之身。

匆匆告别,道是离别愁。

而柳大胖子,他在第一时间,就跳了出来,要做个护花使者。

离去的时候,辛十四娘一副欲言又止,不过后来,她最终是没有说一句话。柳大胖子一脸贼笑的美滋滋,护送着佳人归程。

至于船只的归还,当然是被留下的宁采臣分内之事了。

此刻黄昏,枫树桥边,秋风起,吹下了落叶片片。

宁采臣站在了船头上,迎面吹着海风,心中没有来由的高歌一曲。

一曲《逍遥游》豪情万丈,跃然而起。

走啊走啊走

好汉跟我一起走

走遍了青山人未老

少年壮志不言愁

莫啊莫回首

管它黄鹤去何楼

黄粱呀一梦风云在变

洒下人间是怨尤

划一叶扁舟

任我去遨游

逍逍啊遥遥

天地与我竞自由

共饮一杯酒

人间本来情难求

相思呀难了豪情再现

乱云飞度仍闲悠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