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28 押注

穿入宁采臣 028押注

兵者,诡道也!

故能而示之不能,用而示之不用,近而示之远,远而示之近。

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。

宁采臣却是不知道,这一次,他在毫无预备的情况下,神识得以冲破了兵道二关卡。进入了神识的鸿塔中。

晋升兵道。

鸿塔中,依然是金光辉煌,刺眼夺目。观看一遍,宁采臣觉得,这兵道与一关卡的临道似乎没有多大改变。只不过是,他从鸿塔中的影像中,发现了眉目上的气流,比之前的明亮了许多。

他是文人,莫非,眉宇间凝聚的便是文气了?

天地浩瀚,男儿有文气,实属身为读书人一身正气的气概。不由得想起了包青天,他额头上的“月牙”胎记,凡是时间的一切妖邪,均是无法近他身。

看来,那悠悠光或许正如老包额上的“月牙”胎记功效是一模一样的。

晋升兵道,宁采臣灵识一动,鸿塔中的轩辕剑,立刻嗖的一下出现。宁采臣握剑舞起,他发觉,似乎轩辕剑已经能够很好的与灵识融洽。

像是多年失散多年的兄弟一样,气血想通。

嗡!

灵识退去,宁采臣也出了鸿塔。

窗外,一抹月光,轻柔的照进来。

宁采臣走到了窗台上,看像了外面的院子中。

月光下,但见如画,破风他们是蹲坐姿势,看样子,他们好像在吸收天地精华,练气所为。

端看了一会儿,宁采臣也不去打扰他们。

回到书案,看了一会儿书,直到月隐树梢,露水寒重,宁采臣才是有了一丝犯意。

吹灭了油灯,只是留下了一节红烛。

宁采臣宽衣就寝。

三日的时间,弹指一挥间,翩然而过。

这日,是中秋。

露从今日白,月是故乡明。

宁母一大清早,她便是忙开了去。中秋佳节,各家各户,都是洋溢着节日的气氛。

而今天又是一个特别重大的日子。

“梨山书院”与“嵩山书院”的对决。他们的擂台赛,设立在“嵩山书院”中。

为了等待这一天,整个横县都是沸腾了。

甚至,有的文人才子,他们从几天前就开始动身前往横县了。他们都不想错过这次机会,据说,享有与拓跋流云的宁大才子,要与“嵩山书院”的各大才子展开了诗绝擂台赛,他们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呢?

骑马赶驴,吆喝成群结伴而来。

故有烟花三月下扬州,他们则是晚秋霜叶红下横县。

日头刚过树梢。

柳长风便扣响了宁家大门。

由于宁母一大早便是出去了,家中,只是宁采臣一人独居而已。

见了胖子一脸风尘仆仆而来,宁采臣却是有些意外。

笑面春风的胖子,方是见到宁采臣,立刻粘乎上去,显得分外热情。

“咦?你该不会才起床吧?”

柳长风蔓延狐疑的盯着宁采臣看了一眼,“不会吧,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?你竟然睡到了现在?你呀,小弟真是佩服了!你可知道,学院中的夫子,已经在等候多时了?”

“额……夫子们等候?何故?”宁采臣可是佯装糊涂了。

柳长风摇摇头,“你呀,今天可是我们要跟嵩山书院泼皮的巅峰对决啊!看你这样子,好像是没心没肺般?这可不行!采臣,我可是跟你说,这次对决中,我可是整整下了五十贯赌注,压我们梨山书院赢呢!你可得好好的为我们争一口气。”

五十贯?

嗤……

宁采臣伶伶的打了个寒颤!怪不得,那天,这胖子一脸神秘藏着掖着,原来是怎么回事。

“败家之子!我想,你在这样不误正业下去,即使你家大业大,你如此挥霍没有个度,迟早有一天,你会坐吃山空的。”

“大哥教训的即是,以后小弟定当会注意的。不过这一次,你可得听我的,我已经收了他们押注,而且,那个数目还不小……”见宁采臣面色不好,柳长风可是在考虑着,这事情,是否要全盘的对他说出来?

“你还收了他们押注?他们都是一些什么人?押注又是多少?”宁采臣的小心肝,忽然是碰碰窜跳个不停。

这段时间,亏得他久不久“剽窃”了一两首诗词,拿到李淳的书店售卖了出去。

李淳给的价位是两贯,正好与拓跋流云的市面价位相同,对于这个价位,宁采臣也是相当满意。

毕竟,他的名声已经是打响了,一副字画,售卖两贯银子,也是正常的价位。

得以解决了家中的温饱问题,不过,仅仅是温饱而已。

方才,宁采臣听见了胖子说是要押注,而且,还不是他一人,竟然还有“团伙”,他一下子就不淡定了。

万一他跌了跟头,那下押注的人,一旦输的话,还不把他给撕碎了去?

“嘿嘿,这些人,其中就有倚翠楼的姑娘们,你知道吗?那辛十四娘,她竟然给你押注了二十贯,至于其他的姑娘,最少也是一贯以上,采臣,我柳胖子可是想不到,你在她们的心目中地位,竟然那么高!简直是达到了一尊神坛的地位。”

“辛十四娘她下注了,而且还是二十贯,押注我们梨山书院赢吗?唉……我想,她们无非就是冲着我那一首词语去的。”

宁采臣微微一叹息。

他现在已经是众望所归了,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。

“那么,还有其他人呢?”宁采臣继续问道。

“其他人,自然是一些我们书院的学子了。哈,我可是想不到,那个经常给我脸色看的李俊,他也在我押注了十贯呢,嘿嘿!反正他押注,我就收,只看银子不看人。”柳长风继续的款款而谈。

反而是宁采臣,他对于这些没有营养的话题,没有一丝兴趣。

跟胖子叨扰了一会儿。

宁采臣才是想起来,宁母出去了,可能是一时间忘记了给他做早饭。

看看家中,并没有可吃的食物。

一边的柳长风见状,立刻拉着宁采臣外出。

熬不过胖子的拉扯,宁采臣也只能作罢。

长街上,秋风徐徐,各处的小贩吆喝声不断,喧扰的纷扬。

今次,依旧是柳长风破费。

他们两人选择了靠近街边的一家比较秀雅的“风味管。

要了二楼的靠窗位置。

从二楼中,可以一眼看下整条长街。

熙熙攘攘的行人,利利皆来。

要说是早茶点心,还是前世的两广比较丰富。

宁采臣记得,前世中,他第一次吃了广粤的早茶,真的是被无形无色的点心给震惊的不小。

满满一大桌子,五花八门,且是琳琅满目,即使不吃,看着也是一种极大的享受。

这家“风味馆”的早点,宁采臣并不是第一来。

上次,也是柳大胖子将他扯来的。

因此,这一次,宁采臣还是选择了水晶包。

而胖子也是同他,要了两份。

无可否认,此家“风味馆”的师傅厨艺,应该是很赞的说。

宁采臣第一次吃水晶包,他就喜欢上了那种入口后,满嘴余香的感觉。

当然,这水晶包,并非是是前世的水晶包。

前世的水晶包制作很简单,芝麻,白糖混合即可。

而此要陈述的水晶包,它的制作,工程却是繁琐了许多。

其中以花生,木耳,大葱,萝卜干,剁碎的瘦肉,小条的米线,蘑菇等七八种熟料为肉馅。其大小如成人的拳头。

武火清蒸,清蒸至一炷香的时间,方可熟透,即可吃食了。

轻轻的将水晶包一角挑破,入口而来的首先是鲜嫩的肉汁,回味无穷,爽到肝颤。

那种感觉,真叫人叫了第一次,还想第二次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