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29 赛会

穿入宁采臣 029赛会

宁采臣与柳长风慢悠悠的用过了早点,结账而去。

出了大街,偶发现,一些才子文人,他们匆匆而去。如此情况,不用自问,也是知道他们赶往何处。

自是“嵩山书院”。

“采臣,说句心理话,到了现在,我真的是佩服你的定性了,如此淡然,面色如常人,我还要告诉你一个消息,据说,知府大人,还有县令大人,他们也在其中,啧啧,一个是一州知府,一个一县之长,同时出现一起,你说,那场面,该有多火爆呀?糟糕了,我们赶快回去,要不然,学院的夫子们可是着急了。”

柳长风啪了一下脑袋,二话不说,扯着宁采臣,大步离去。

“呀,都是这个时候了,怎么还不见他们?莫非,可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不成?”

“梨山书院”的其中一个夫子,当场便是坐不住了。

如今这个时候,宁采臣并没有出现?莫非他打了退堂鼓?假若是临阵退堂,他们“梨山书院”以后不用在此混下去了。

必定被所有的文人口水淹没不可。

“老夫想,应该不会,也许,他们正在赶往的路上呢。”而这个说话的人,却是宁采臣的夫子。

对于宁采臣这个学生,作为他的夫子,学生的秉性,他还是有信心的。

“哼!或许有可能他临阵逃脱了也是说不定,若是如此,我非剥了他的皮不可,我那白花花的十贯银子哟。”

而说这话的人,自然是历来与宁采臣不合的李俊同学了。李俊,自从被宁采臣一首《不第后赋菊》打压之后,他心中甚是不服气。曾经一度挑起了祸端,想要殃及宁采臣。不过最后,又被宁采臣的《忍者静枫》打骂个狗血淋头。

从此,这个“梨山书院”的混混大哥,沉寂了一段时间,再也不敢招惹是非了。得知“梨山书院”与“嵩山书院”的对决之后,他竟然是大手笔的押注宁采臣为赢方。

矛盾归矛盾,其实,他的心思,还是不坏的说。

“只要有我胖子在,李俊永远没有这个机会。”

当柳长风胖胖的身材出现在学堂后,所有的夫子们,他们同时松动了一口气。因为他们已经发现,在柳长风的背后,那人就是宁采臣。

温文尔雅,淡淡笑意。

见了宁采臣,夫子们立即蜂拥而上,抢着跟他云云之后。

于是接下来,“梨山书院”的代表,宁采臣,在夫子们,还有备选的学子们,一众人,浩浩荡荡的杀向了“嵩山书院”去。

“嵩山书院”距离他们的学院不是很远。

一个在城南,一个在城东。

不行而去,只需半柱香的时间即可到达。

“嵩山书院”中,已经是人满为患。

胖子说得没错。

知府宋文豪,县令柏青山已经是早早的到了学堂,他们的位置,被安置在了最是醒目的地方。

擂台的正上方。

其实说是擂台,不过就是简易的打造了一个不足两尺高的台子,一方是“梨山书院”的位置,另外一方,则是“嵩山书院”。

在上台上,断然坐着三个面白的书生。

往左看去,第一个面色清秀,尤其是他那一双灵动的眼睛,非常狡黠,时而露出一抹金光,像极了一条修炼了千年的老狐狸。

此人名叫叶默,乃是“嵩山书院”的顶梁大柱。

据说,叶默三岁能诗,五岁已经是熟读精通了四书五经,曾经在浙江可是轰动一时,人人皆知,在浙江的横县中,没有人不知叶默此人。

那是年少,便是被冠上了“仲永”之称。

再看看叶默身边的两个男子,他们在“嵩山书院”中,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,诗律对决,堪称不俗。不过他们的才华,却在叶默之下,那么,唯有是甘愿陪着绿叶,做为叶默的参考了。

“嵩山书院”已经是信心满满的备战。

相反,“梨山书院”却是显得有些调零了些。目前,好像只有宁采臣能够独当一面,至于跟随在宁采臣身后的柳长风和李俊。

李俊不过是纨绔公子哥,胸中无半点墨,至于柳长风,不过比起李俊是稍微好了那么一点!

唉……

“梨山书院”已然到了青黄不接的地步。

底下的夫子们,暗暗的捏了一把汗水。看看“嵩山书院”的三人,他们哪个不都是意气风发的朝气蓬勃。

两所学院见了面,顿时,火药味可是十足。

“你就是宁采臣?幸会,叶默!今日得知一见,果然是……一表人才。”叶默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打量了宁采臣一眼,眸光中,一抹鄙视的目光,浅露无疑。

“正是小生!幸会了。”宁采臣淡淡一笑,风轻云淡,丝毫他并没有将叶默的鄙视放在心上。

双方坐定,诗会开始。

擂台的上方,一双眼睛,溜溜转不停的盯着下方的人。

宁采臣忽然发现了那一幕目光,他不禁与之对上去。上方的人,立刻撇开了目光,看向了他处。

那人,好像有点面熟?他是谁?

宁采臣欲收回目光,恰好,这个时候,宋文豪的目光撞上,宋文豪对他轻轻一笑,像是给了他某种暗示的鼓励。

宁采臣立即是心神领会,收回了目光。

他却是不知道,当他收回了目光,方才那一抹金光,又是悄悄的对他射来。

此人就是宋连城。

今天,她一身男儿装扮,混在了人群中。

公证台上,有三人,均是上了年纪的老者。

第一场比赛,是猜谜语。

便是抢答赛,在规定那的时间之类,参赛的双方,必须要敲响设立在桌子上的铜锣。

“当”的一声,这便是抢答赛。在规定的时间之内,谁得到的分数最高,就是赢方。

规矩则是,在第一时间内,敲响了的一方来回答,回答正确,则是加一分,回答错误,扣一分。

还算是公正。

一个出题的老者站了起来,捋着花白的呼吸说道:“你们都听好了,我们身体上的一样东西,可长,可短,可粗,可小,大人的话,相对长一点,粗一点,小孩子的话,比较小一点,短一点;而番邦人,他们的毛会相对多一点。你们说说,这是我们身体中某个东西?”

嗡!

这算是什么才谜语啊?

顿时,台下可是炸开了锅!

“老大,我们要敲铜锣吗?”这话,是“嵩山书院”末端的书生问道。

“敲个鬼?你们知道谜底了吗?”叶默眉目拧了起来。

他娘的!这叫什么才谜语啊?

尽管他是学富五车,才高八斗,可是刚刚一出题,立刻难住了他,真的是出师不利。

另一方,宁采臣这端。

胖子拿着铜锣的棍子,已经是一脸目瞪口呆,这是什么题目啊?他下子就听傻了。怎么跟往年的才谜语竟然是不相同咧?

当!

宁采臣悠悠的敲响了铜锣。

“梨山书院敲响了铜锣,有请回答。”

宁采臣站了起来,说道:“这个谜底的答案,就是我们的手指。”

“回答正确”

哗…….

这样也行?

黑压压的一大群人,完全是石化。

“可恶。”叶默恶狠狠的扫视了宁采臣一眼,满眼的愤慨。

“哇!大哥,你真棒!你这是怎么猜测得到的?”胖子嘿嘿一笑,显得是格外的兴奋。

反倒是坐在最末边的李俊,他嘴唇一扯,觉得宁采臣刚才回答的答案,有些不可思议。不过,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,他们怎么会选择出这样的谜底?

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“梨山书院加一分!”

判分下来,下台中属于“梨山书院”的学子,可是兴奋坏了。高兴的大呼起来,要不是知府和夏令坐台,他们或许会脱光光的来一场裸奔长跑。

“接下来,是第二道题,双方都听好了。”

一个公正人的老者站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