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32 绝对

穿入宁采臣

二场接力赛,又是“梨山书院”完败“嵩山书院”。

这下子,赛场上的双方书院学子,可是不淡定了。

这可能吗?莫非他们的眼睛看花了不成,“梨山书院”竟然是将他们“嵩山书院”连续两场都踩到了地下。

这根本不是“梨山书院”的历来风格。因为在横县中,周所周知,“梨山书院”充其量不过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学堂。

通过了这两场赛事,倒是鸡变成了凤凰,一飞冲天,势头不可挡。

他们很震惊,震惊的几乎要一泡热鸟撒在可裤裆上,可事实就是事实,“梨山书院”真的赢了。

而他们“嵩山书院”历来都是人才济济,这下子,他们终于是跌了一个重重跟头。

如画与破风双双迅速的阳神回窍,进入了宁采臣的神识鸿塔中。

“什么?我们真的赢了?赢了?”

柳大胖子,李俊他们双双恢复了神识。

这……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?有谁人来告诉他,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?为什么,他们一点印象都没有?

“啊……我们真的赢了。”

柳长风胖胖的身子,一拥上了旁边的李俊。他可是忘记了,这瘦猴李俊可是一直和他们不和的。

李俊面色顿时大变:“呸!胖子,赶快下来!”

“呸!老子才不稀罕呢。”胖子发现,他抱错了人,卒了一句,面色怏怏,而后又是高兴不已。

双方书院相互比较,真的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一个是无比喧哗,一个则是颓废默默无声。

再说,叶默在晕厥了过去之后,惹得他们夫子又是掐人中,又是啪脸蛋。足足是折腾上了半盏茶的时间后,叶默才是悠悠的清醒过来。

“可恶!”

叶默一双眼睛,几乎要喷发出火焰来。“梨山书院”又胜了,这对于他而言,真的是一种天大的莫大耻辱啊!

想他叶默,五岁的时候,已经在是闻名四乡的神童了。对于即将到来的院试,他要再个案首,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?

偏偏这个时候,无端的杀出一个宁采臣?

这小白脸?以前,他怎么没有听说过此人?如今,“梨山书院”在他的主导下,竟然是节节高升,水涨船高啊!

悠悠站起来的叶默,他的双目正好与宁采臣对视而上。

宁采臣始终的目光,却是淡淡一片,不喜不悲,淡然自若。

这个人,好像他的心机很深沉。

叶默心中一道,嘴角一扯,一脸冰寒。

第三场赛事,则是以诗对,对联为题了。

上方各自出三道联队,然后,再是应景为题,作诗,最后则是定输赢。

假若,“嵩山书院”能够在最后的第三局赢了,那么赛事又是将会延长两局,依次在比赛,这个比法,倒也是颇为公平。

双方的代表人,各自上了场。

“嵩山书院”为代表的叶默。

“梨山书院”的为首的宁采臣。

满台喝彩,一战雄雌。

“我先出题。”叶默撇了一眼宁采臣,哼!这一场,他无论如何也要赢回来。要不然,他从小赞起来的名声,从此不复存在。

“好!有请。”宁采臣说道。

哼!小子,我就不相信,本少爷自问是才高八斗,五岁熟读四书五经,十岁那年,他已经是名动折浙江。

那些年,只闻浙江有神童叶默,而不知有宁采臣。

“画上荷花和尚画。”

叶默开盘第一对,就将了对方一马。此对,对于一般的文人,的确是有些难道的。静态与动态相称,首“画”与尾字“画”为相应。

当叶默的上联一出,顿时,在台下的学子,他们已经在颔首的想着下联了。不过以他们的才学,却是对不出的。

而台上的宋文豪,目光微微撇在了他身边的柏青山,“不知道青山可否想出了下下联?”

柏青山面色一怔,勉强微笑说道:“下官惭愧,心中一时也没有好的做对。”

“嗯!无妨!我们接着看看,那宁采臣是否有了绝对呢。”宋文豪淡淡一笑说道,目光撇去了站在场地中央的秉直宁采臣。

这书生,给他的感觉,是高深莫测。

说他是书生,可是在二场的接力赛中,他一手就提起了那重量级的木桩,唉,实在是看不透他啊!

宋文豪眉目一宁,微微摇头。

“我出的下对是,书临汉帖翰林书。”宁采臣目光一瞥,一丝慵懒之意,立刻是显露无疑。

好!

底下的学子,又是沸腾了。

宁采臣如此轻易就是对了下联,看来,要赢回这一局,是没有任何悬念的。

“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。”叶默脸色已经是一片铁青。

这宁采臣,他绝对是不能小窥视的。

这上联,倒也是颇为寻常。

宁采臣当下说道:“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。”

哗……

不到两口茶的时间,宁采臣已经是联队两处。对面的叶默,他双脚不禁是踉跄了一下。

“松叶竹叶叶叶翠。”大口喘息了一下,按下心中的气血翻涌,叶默继续开了上联。

“秋声雁声声声寒。”宁采臣的下对,一弹挥间就出来。

“开口便笑,笑古笑今凡是付之一笑。”

沉默了一会儿,叶默终于将他的绝句给出来。哼!当年,他就是凭着此句上联,让所有的夫子,甚至是浙江所有的文人,面对着此绝句的时候,他们自愧不如,到了至今,还是无人能够对得上来。

不过,叶默却是忽略了一个问题。宁采臣,他是何人啊?老子可是穿越人士!试问,作为一个穿越人士,他最擅长,最厉害的手段是什么?

答案自然是“盗窃”,无耻的“盗窃”,**裸的“盗窃”。

“哼哼!小子,这下子,终于是对不出来了吧?”叶默斜眼撇了一眼呆呆发愣的宁采臣,一脸沾沾自喜。

他神童的称号,可不是虚有其名的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对不出来?”宁采臣眼帘一动,“像你此般跳梁小丑,说真的,我真不愿意跟你多说一句呢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可恶。”叶默双目一凛,顿时,一股杀气灼热如火般的像这宁采臣蔓延了过去,“嘴上说得厉害有屁用,要拿出真本事,那才叫人杰!老子在跟你一炷香的时间,你也对不出下联的,趁早滚下去吧。哈哈……”

“不自量力!”

“听好了,我的下联是,大肚能容,容天容地与己何所不容。”

“你……扑哧!”

叶默一口老血又是喷发出来,他的身体,已经是摇摇欲坠了。

“好了,叶兄出了那么多绝对,那么下面就该由我小生出题了。”宁采臣丝毫不觉得,那人可怜,“山石岩下古木枯,此木为柴。就有请叶兄出对吧。”

宁采臣这一出上联,顿时,台下的所有人,他们双目一呆!足足过去了一盏茶的时间后,他们才是微微的反应过来!

宁采臣的上联,那是千古一绝的绝对啊!

扑哧!

碰!

叶默宛若一片叶子,他终于承受不住,轻飘飘倒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