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33 结拜

穿入宁采臣 033结拜

嗤嗤……

在台下观看的赛程的两所学院夫子,他们均是被宁采臣的上联给难住了。遥想当年,叶默以“开口便笑,笑古笑今凡是付之一笑。”上联绝对,成了绝对,至今都没有人能够对得出来。反而是被宁采臣在一眨眼的时间,将此下对而出。

而且,丝毫不差,真真是绝对。

可是,在看看宁采臣的上联“山石岩下古木枯,此木为柴。”为上联,别说是享有当年神童知名的叶默,他子听了上联之后,竟然是大吐一口血,倒地晕厥了过去。

这才子,还真是可怜,两次遭遇到了如此的重创,均是败北在宁采臣,这个在短短半个月之久,忽然杀出来的一匹黑马。

那可是绝对的宝贝啊!

宋文豪一脸神色激动的跑上去,再也是顾不上他与宁采臣的悬殊身份了,大手握住了宁采臣,“好样的!这才是我们浙江的第一才子啊!对了,你的下联是什么?老夫方才冥思苦想了一宿,均是得不到所知,采臣可否说出下联?”

看着双手被一个大男人紧紧的握住,宁采臣已经是满脸黑线了!尼玛!他可不是断背山啊!

还真是坑爹,这一州知府要闹那般?好歹他总得顾忌一下,如此众目睽睽之下之下,那几百双眼睛,正在齐齐的瞪着他们看哟。

“额……当然是可以。”宁采臣用力的抽了一下双手,他才是发觉,双手竟然是无法抽出来,无奈,他只能作罢了。

“那赶快说。”

宋文豪丝毫没有注意到,宁采臣的神色,已经是一片僵硬了。

“小生的下联是,白水泉边女子好,少女更妙。”

“山石岩下古木枯,此木为柴。白水泉边女子好,少女更妙。好!好啊!真是千古一绝!我想,这绝对一出,这世上在无对联了。”

哗……

台下的学子,所有的夫子,相对于宋文豪的激动,他们也是不亚于。

甚至,是“嵩山书院”的夫子,或者是学子,他们都已经忘记了,此次他们前来,可是为了赛事而来的。

而现在,两所学院,好像是一家人。他们为了得到一首绝对而疯狂的拍案叫绝,嬉笑怒骂皆成文章。

好久之后,宋文豪才松开了宁采臣的双手。嘴巴啧啧的默念着那对联。

由于“嵩山书院”的代表叶默再度晕厥了过去。

因此,后面的诗赛,再也不用比赛了。

宁采臣以绝对再度是完败了“嵩山书院”,可想而知,他的诗,定然又是千古一绝的。

可惜啊,有些夫子,学子们,他们没能见识宁采臣的诗律文采,赛事解散了,唯有是怏怏而去。

中秋这一天,宁采臣在浙江中,再也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的地步了。

热闹了一天的擂台赛,完美谢幕。

中秋那天,“梨山书院”再度是水涨船高。

一轮明月挂天上。

当柳长风携着李俊,还有学堂中的几个学子们,他们大包小包的往宁家捎来的时候,倒是把宁采臣惊讶不小。

宁采臣的惊讶,不是因为柳长风的到来,而是因为李俊。

在“梨山书院”中,众所周知,宁采臣与李俊的关系,从来都是水火不相容的。今个儿,他的到来,宁采臣自然是惊讶了。

双方一见面,气氛倒也是有些尬尴。

“你小子还不赶快去?还墨迹的像个娘们做甚?”柳长风一脚踹上了李俊的屁股去。

李俊面色一红,就想要发作,不过,最后,他还是忍了下来,碎步的走到了宁采臣跟前,说道:“采臣兄,以前都是我李俊混蛋,我这次可是专门来给你道歉的,以前我对你做的那些……”

“无妨!你能够认清自己的错误,就足以说明,你可是个好孩子。”

“啊……”

宁采臣的话,却叫李俊不好意思了!就单单是一个“好孩子”而已?拜托啊!你可是比我大不了哪里去吧?

当然,这一句话,李俊自然是烂在了肚子中。

两人不计前嫌,在庭院中,扒开了一张桌子,铺张上了吃食。

宁母见有了同学来,她也是乐滋滋的在厨房张罗着吃食,不断的端来。

宁采臣见母亲一直忙碌,他起身走进了厨房,“娘,外面的吃食已经够多了,你就不要在忙了,歇会儿吧。”

宁母摇头一笑:“没事!你的同学难得来一次,你就不要管为娘了,你出去吧,莫要冷落了同学们,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哦。”

“好吧!娘,你也不要太过于忙碌了。”

“嗯!去吧!娘晓得。”

宁采臣微微一叹息。

吃食到了一般,其他的几个学子说是有赴约,他们就匆匆的告别离去。

庭院中,只是剩下了宁采臣,柳大胖子,还有李俊。

酒水,他们已经是喝了一大半,都是上等好久,花雕,女儿红。

酒肉下毒,酒精上脑。

几个小年轻,他们的话题也是多了起来。

在朦胧中,不知道是谁提议了一句,不如他们结拜了义兄第如何。

热血上头,又是酒精上头的几个年轻人,自然是一呼而应了。

宁采臣虚岁十七,而胖子则是十六,至于李俊,他当然是最小的了,足足是小了柳大胖子半虚岁。

接下来,他们以香茗为誓,苍天为证,黄土为明,三人齐齐跪倒了下去。

“苍天在上,黄土在下,我宁采臣与二弟柳长风三弟李俊结为兄弟,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,乱我兄弟者,必杀之。”

接着,柳长风,李俊他们也是云云一番的投名状后。他们的彼此之间的称呼,也是改变了。

李俊叫柳成风为“二哥”,宁采臣则为“大哥”。柳长风则叫李俊为“三弟”,宁采臣则是“大哥”。

至于宁采臣依旧是称呼柳长风为胖子,李俊则是“三弟”。柳长风可是大大咧咧之人,对于宁采臣对于他的称呼,他倒是一脸无所谓。

“大哥,今个儿可是中秋,大哥文采非凡,不如应景一首如何?”李俊虽然是个纨绔,不过,他却是一个有纨绔资本,肚子中,也是少有点墨水之人,并非是资质平庸之辈。

酒水半场。

几人都是微微的脚步颤抖了。

“好!我胖子就喜欢大哥的非凡文采!大哥,你就来一首吧!让我和三弟也沾沾你这文曲星的芒光嘛。”

胖子又是灌下了一杯酒水,他已经是双眼桃花模样。

“好吧。”

宁采臣知道,他已经是盛情难却之下,不能推脱了。

中秋之夜,美酒佳肴,似乎还少了一些什么东西?有好酒,有好食,却是少了红粉佳人相伴!

心中几分惆怅而起。

宁采臣不由得袖手一翻,提上了酒壶,一口灌下,吐露一口气,当下大声沉吟道: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。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,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?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不应有很,何事长向别时圆?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

碰!

叮当!

桌子上的菜碟子,酒罐,碰碎了一地。

“胖子,快找来笔墨!”

李俊一声惊呼,划破了这孤寂的越晚。

宁采臣相信,这一曲《水调歌头》一出,世上再无吟月人。

凡是穿越人士,必备少不了的“盗窃”之作。

如人生一大浮白,屡试不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