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34 勾魂

穿入宁采臣 034勾魂

那夜中秋,宁采臣,柳长风及李俊,他们喝的是大醉伶仃,酣酣沉睡。

却不知,一牛鬼蛇神,将宁母的魂魄给勾了去,而宁母,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即使连鸿塔中的如画,破风,他们也是不晓得此事的发生。

翌日,日上三更。

几个酣酣沉睡的家伙,才是打着哈欠起来。

柳长风与李俊他们才是匆匆告别而去。

进了堂屋,宁采臣就一直发觉,气氛有些不对劲。以往这个时候,宁母可是一个闲不住的人,手中总是坐着一活儿。

可是今天呢?空气中,为何会是如此安静?

“娘,您在吗?”

宁采臣眉目一皱,轻轻吆喝了一句。

没有回答!

直接的进入了宁母的房间,宁采臣不由得面色一变。走进一看,床榻上的宁母已经没有了呼吸?

这……到底怎么回事?

宁采臣一个脚步踉跄,瘫痪在地上。

足足是过去了一盏茶的时间后,宁采臣才是恢复了清醒的意识。他颤抖着双手,仔细的端详着宁母的尸体。

没有任何伤口?在翻看宁母的眼睛,瞳孔已经放大。

不会的!难道真的是无力回天了?

“如画,破风,你们速速出来。”

宁采臣手脚自是一片冰冷。

嗖!

如画,破风立刻从鸿塔中现身而出。

“公子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如画看着一脸神色苍白的宁采臣,立刻问道。

宁采臣声音一片嘶哑,“我娘她……死了?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?你们谁能告诉我?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到底是谁,杀死了我娘?”

宁采臣的一双眼睛,已经是怒火丛生。

如画跟破风,赶紧上去查看了宁母的身体。

“是勾魂使者。”

最终,如画跟破风是确定。

“勾魂使者?莫非就是那牛鬼神蛇?”宁采臣目光一闪,“可是,他们为何要将我娘的魂魄给勾走了?”

“这个……如画就不知道了,如画敢肯定的是,伯母的魂魄,真的是被他们勾走了!公子,如今想要救伯母的话,只能闯入阴间,然后将伯母的魂魄给索要回来,如此,伯母魂魄归位,她就可以复活过来的。”

这是如画的建议。

阴间,阴曹地府?他是一定要去的。

无端的将他母亲的魂魄给勾走了?宁母的身体,本来就一直很健朗,无痛无病,那些阴曹地府的牛鬼神蛇,他们凭什么?

宁采臣越想,他心中的怒火就燃烧的越旺盛。

不过,宁采臣知道,如今他可是凡人之躯,根本是无法进入阴间的。他曾记得,一次与燕赤霞闲聊中,只有携带阴阳令,才能进入阴间。而这阴阳令,只有城隍中的判官老爷,他们才拥有此物。

如此,他只能赶往城隍庙了。

只是,他和城隍中的判官老爷,根本没有任何交情,人家凭什么会给他阴阳令?可是不去尝试一下,又是怎么会知道不成功?

暗暗的想到此,宁采臣立刻对着如画说道:“如画,你暂且留下来守住我娘,破风,你跟随我去城隍庙。”

“公子,你们就放心去吧!我会好好守住伯母的。”如画小小的白色身影,一下子就窜上了宁母的床头上。

继而,宁采臣携带着破风,匆匆赶往了城隍庙。

最近的一座城隍庙,步行需要一炷香的时间。只是宁采臣心中甚是着急宁母的情况。于是,在他出了院子之后,立刻御剑飞行,携上了破风,一路破风而去。

破风可是第一次御剑飞行,他心中甚是激动,要不是因为公子现在有事情需要办理,他定然会好好的耍上一遍。

御剑飞行,一眨眼的功夫,他们已经到了城隍庙中。

庙中的香火,似乎很旺盛。香炉案台上,均是见着大量的水果,糕点,黄符贡品。慢慢堆积了一案头上。

现在的时间,是晨间。

因此,城隍庙中,此刻并没有香客。

一进大门,宁采臣立刻发现,庙中两旁,守护着两个小鬼模样的泥像,手中各自把持着狼牙棒,青目獠牙,做得非常形象逼真。

案台的上方,是一尊络腮胡子的泥像,以下方两侧的小鬼模样,大大的不同。他双目怒瞪,一手撩袖子,一手把持着法笔。庄严肃穆,非常严肃。

宁采臣猜测不透这尊泥像为何方神圣。

宁采臣知道的,阴间的判官,定然会附有一方元气在泥像上面。

当下,宁采臣也是不客气,“小生宁采臣前来拜访判断大人,有请判官大人出来一见。”

破风毕竟是妖兽类,因此,他在踏入进此城隍庙中,他身上可是一直在微微颤抖不已。

如此阴森,森严的城隍庙,若非不是因为宁采臣的话,他早已经是溜之大吉了。

大殿中,很安静,没有任何回音。

呆呆的看着案台上的尊像,宁采臣不由得为之泄气。

不都说,一般的城隍庙中,都是有判官大人镇守一方的吗?为何不见有任何动静?

宁采臣越想越不对劲,竟然软的不行,那么就来硬的吧。

为了母亲的安危,他已经是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宁采臣神识一动,轩辕剑“嗖”的一声,立刻出现在他眼前。

“竟然判官大人不肯出来相见,那么小生只好得罪了。”

昔日有孙悟空大闹天空,惊奇四座。

今日,他就学着那孙猴子,大闹此皇城庙,他就不用担心,这城隍中的判官老儿会作之不理。

宁采臣拿着轩辕剑,欲要一剑斩了下方的几个小鬼尊像。

“住手!”

嗖!

一道人影,立刻从上方的泥像钻了出来,风声一动,他已经到了宁采臣的跟前。

“混账!你这书生,竟然胆敢在此胡闹?难道你就不怕本判官将你抓拿去阴间问罪?”来人,却是判断了。

他的样子,竟然跟那泥像的差别不大,同样是满脸的络腮胡子,一双眼睛,阴气逼迫。

“你终于肯出来了?”竟然已经是撕破脸,宁采臣也无需给对方台阶下了,只是,他毕竟是有事情相求,不不免是语气放低而下,“方才小生的确是失礼了,不过,我却是有事情祈求判官大人,希望……”

“不必了!本判官已经知道了你所谓何事而来,你想要阴阳令?哼!就凭你这书生?本判官为何要帮助你?再说了,帮助你之后,我有什么好处?”

听了这话,宁采臣为之气节。

这分明就是赤露露的拒绝,然后是赤露露的公开受贿了。

看着宁采臣脸色发白,判官冷冷说道:“书生,你速速离去,我姑且不追究你刚才的冒失之最,你若是在继续的纠缠下去,本判官可是会对你不客气的。“

这是威胁?

宁采臣毕竟是年轻人性情,怎堪受得了气?

“这里是城隍庙,乃是我们百姓来去自如的地方,若是没有我们百姓日日夜夜的香火供奉,这里不过就是一座破庙而已,食之俸禄,做人之事情,怎么?难道判官大人可是忘记了,我们百姓才是你的衣食父母吗?”

“混账!你以为你是谁?不过就是一穷酸书生,本判官的事情,还轮不到你来此指手画脚,本判官最后说一句,你速速离去,莫要在纠缠了,不然……”

“不然又如何?”宁采臣冷冷不为所动。

“你这书生自是找死!”

判官嗖的一下,法笔挑空点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