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35 落败

穿入宁采臣 035落败

“休得伤害我家公子。”

一旁观看中的破风,他剑判断一法笔就袭击上了宁采臣,破风小小的身子是嗖的一下,立刻窜到了宁采臣跟前,将宁采臣护在了身后,一副衷心护主的样子。

判官眉目轻轻一挑,一脸不屑的盯着破风说道:“哼!不过就是一只竹妖,竟然有这份护主之心,妖即是妖,即使你幻成了人形又是如何?还不是卑贱的妖兽?哼哼!看来,今天本判官可是要大开杀戒了!将你这竹妖给诛杀了!”

“破风,你暂且退下,这事由我来处理。”

宁采臣送手一推,立刻将破风推了下去,目光一挑,射上了判官去。

“书生,这是你自找的!真是不自量力。”

判官不在犹豫,法笔一挑,一道金光,立刻将宁采臣给笼罩了下去,“给我倒!”

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?宁采臣真的是如同判官说的那样,他会倒下去吗?答案自然是否定的。

宁采臣有《天罡九字诀》护体,而且,他的运作是北斗星。本身的运作就很强硬,区区阴间中的判官,自然是奈何不了他的。

再者,宁采臣的《天罡九字诀》已经突破到了兵道。

兵道,诡秘也!

可随时召唤出大量的阴兵,阴兵一出,寸草不留下,可谓是毒辣至极。只是,宁采臣并不想这么做,他只想感受一下,他的《天罡九字诀》晋升到兵道,他的修为到底如何。

在判官的法笔点刺而来,宁采臣扬轩辕剑一挑,然后是叮的一声,立刻将判官的金光给挑破了去。

判官面色震撼,此书生,竟然是那么轻轻的一挑,已经将他的法笔给破除了。

而且,判断最后还被宁采臣的剑气给震飞了出去,十余丈远之外。

天啊!

这个书生,怎么会拥有如此强悍的文气?

对!就是文气加上剑气,一下子就将他给冲开了去。

这下子,判官可是不敢在小窥视宁采臣了。

他虎目一缩,吃了亏,可是判断并不打算要放弃。他再度踏步飞来,手中的法笔扬空一刺,顿时,五道金光闪闪的莲花,于空而成。朝着宁采臣掠了过去,瞬时,宁采臣已经被五道金光闪闪的莲花给包围起来。

“哈哈……书生!让你瞧瞧本判官法笔的厉害!这一招,叫做五莲道法,专门是用此来教训像你此般狂傲不羁的书生。”

然而,判官话刚是说完。

宁采臣已经是踏莲而出,一声“破”的怒斥。

碰!

一道强悍的气流,直直的打上了判官去。

判官躲避不及,被拽了一个跟头,摔了一跤,他怒气颤颤的站了起来,这下子,他可是彻底腌菜了。

“书生!这笔账,本判官可是记下了。”

金光一闪,判官遁空消失不见。

想必,他是承受不住宁采臣的剑气,又是被摔了一跤,所有脸面扫地,只能灰溜溜的遁走了。

唉……

宁采臣无奈叹息。

原本,他来此,就是跟判官所有阴阳令的,可是事情如今却是搞砸了,看样子,他从此以后,和判断的仇怨,算是结下了梁子。

啪啪!

宁采臣在收起轩辕剑进神识的鸿塔后,身后,无端的想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。

来人,竟然是多日不见的燕赤霞。

“燕大哥,怎么是……你?”宁采臣见到燕赤霞的瞬间,颇为惊讶。

话说,这燕赤霞,好像总是来去如风,神龙不见首的。

“哈哈……当然是某家了,宁老弟,你的身手不错呀!连那城隍判官都不是你的对手!可想而知,假以时日,你的身手,连我都不是你的对手了。”

燕赤霞一脸笑嘻嘻说道,然后,他的目光撇向了一旁的破风去,“咦?宁老弟,你又收服了一妖?啧啧,真是佩服老弟了,妖是降服了,为何不将他们抹杀?反而将他携带在身边?这对于你以后的修为,可是很不利的。毕竟这世界太过于险恶,你不杀伯仁,伯仁却是因为你而死。”

“大哥,你这话严重了!他们虽然是妖,但是,他们从来没有做过一件伤害他人的事情,为何就不能给他们一条生路呢?难道非要干净杀绝吗?”宁采臣悠悠说道,却是一脸心神不在焉的样子。

破风听了宁采臣的话,心中又是一动!公子果然是心胸宽敞之人!以后无论生死,他都要跟随公子,不离不弃。

破风暗暗的一想。

他是妖兽,本来身份就卑贱!要不是当初公子高抬贵手放了他一马的话,他今天,也不会站在这里了。

“老弟,我看你面色不好,而且,你还跟那城隍老儿闹了不愉快,日后你看得小心了!俗话说,阎王好送,小鬼难缠啊!”

“大哥,到了如今,我也不瞒你了,家母无端被阴间的使者勾魂而去,所以,小弟才会来此,想要跟判官索要那阴阳令,从而进入阴间查看实情,可惜我们一言不合,所以就动起了手,居然和他们接下了梁子,我也不忌惮他们了。”

“什么?竟然有这样的事情?走,让老哥去瞧瞧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假若真的是如你所说,大哥自然会有办法让你进入阴间一趟。”

“那么,小弟就多谢大哥了。”宁采臣感激的叩首一报!

“哎呀!说这作甚?你我竟然是兄弟相称,大哥我不帮你,那就是见外了。我们走吧!”

随后,他们离开了城隍庙,直直奔家中而去。

到了家中,宁采臣把燕赤霞领进了宁母的厢房。

一旁守候着的如画,在见到燕赤霞后,她是一阵冰寒。这个道士,每一次给她的感觉,很奇怪!总之,如画是一句话难以说明白。

燕赤霞走上去,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宁母的情况。

趁着这个时候,如画闪道了破风的身边,低声问道:“公子拿到了阴阳令了吗?”

破风摇头,说道:“没有!这事情给闹僵了!”

破风自从被宁采臣收服之后,在如画的调教下,短短的三天,他已经能够学着人的模样说人话了。

破风毕竟是一个聪慧的妖兽。如若不然,他不过是一株竹子,在偶然的情况下,吸附了千年何首乌后,得以开窍,这也许跟他的慧根有着很大的关系。

如画听完了破风的一番陈述,为着判断的无理冒犯,倒也是生了很多的气。这下公子该怎么办呢?没有阴阳令,公子就无法进入阴间。

如此,伯母的情况,岂非不是叫人很担忧吗?

“大哥,家母的情况如何?”宁采臣发现燕赤霞端详了好久,又不说话,他迫不及待的追问。

燕赤霞挠了一下脑袋,说道:“嗯!情况属实,伯母的确是被勾魂了!只是,我觉得疑惑的是,某家刚才给伯母算了一卦,她的阳寿却是未尽呀,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?这便是某家一直疑惑的地方了。”

原来燕赤霞一直在沉默,他刚才一直在卜卦着宁母的命数,却是惊讶的发现,宁母还有十余年的阳寿未尽。

可是眼前的宁母,无端的断气了。

魂魄,竟然被阴间鬼差给勾走了?

“大哥,你说,我娘她阳寿未尽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可是我娘她怎么会?”宁采臣心中,忽然有股怒气,却是无处可发。

可恶!

那阴间中的鬼差!竟然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?活生生的将一个大活人,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这笔帐,该是清算的时候了。

“的确是这样,老弟,你也不要过于担心,放心吧,只要没过头七,让魂魄归位的话,可以马上复活过来的。这点,某家可以跟你打包票。”

“大哥,你的话,我小弟自然是相信的!可是如今没有阴阳令,我根本无法进入阴间去啊!那么,又怎么能够去查明家母的情况呢?”宁采臣可谓是着急不已。

燕赤霞啪了一下他的肩膀,“放心吧!山人自有妙计!无须那劳什子阴阳令,大哥可以让你进入阴间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