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37 黑水河

穿入宁采臣 037黑水河

“你们给我站住!”

眼见宁母被鬼差给押走了,一心救母心切的宁采臣,他怎可眼睁睁的看着宁母受困,从而是置之不理呢?

他拔腿就跑,追了过去。

当一直在前方开道的燕赤霞,他发现了后方的宁采臣异状之后,他面色一变,啪了脑袋大叫起来:“书生坏事了!唉!那不过是幻象啊!糟糕!书生有麻烦了!”

眼前,哪里还见有宁采臣的身影?

不得已,燕赤霞赶紧向后掠去,他速度急速如同闪电!人嗖的一下子,已经是掠出了百米开外。

宁采臣背幻象蒙蔽了心眼!这可是燕赤霞始料未及的突发事情。之前,在未进入幽冥森林,他不断的告诫提防,可是看如今的情况,一切终究是白费。

“娘!娘你在哪里?”

一路追赶而去的宁采臣,短短一盏茶的时间,鬼差不见了,娘亲也是不见了。而他,也是迷失了方向。

周边均是枯萎的植物,焕发着一股严重腐烂的味道。放眼看去,方圆十里,依旧是密密麻麻的植物藤条。

这里,到底是什么地方?

难道,刚才所看见的一切,均是幻象吗?这......不可能的!宁采臣心中甚是疑惑不断。他自问,历来,他的心性都是沉稳,而且还是稳如泰山,为何一旦涉及到娘亲的事情,他就像无头的苍蝇一样,乱了!

嗖!

一道藤条,掠空而来,卷上了宁采臣。

宁采臣目光一凛,好霸道的攻击方式!这下子,他终于是明白了,他之前所看见的所有一切,真的是幻象。

呼啸而来的狂风,伴随着藤条的掠来,速度极快,快若闪电。眼看,宁采臣当下就要被刺藤条给贯穿出他的身体。

宁采臣一个本能反应,神识一动,轩辕剑破风而出。

叮......

掠来的藤条,已被轩辕剑当场斩断两节。

断下的两节藤条,宁采臣又是发现,落地中的植物,竟然是变成了两条蛇,拳头大小,而且,每一条蛇都长有两个蛇头。

据说双头蛇非常不吉利!那是死亡的象征。

嗤嗤......

两蛇相互缠绕,吐露出了腥红的舌头,一双眼睛,恶毒的盯着宁采臣。

啊......

宁采臣不觉惊愕的后退几步。植物能落地成蛇?这简直是前所未闻。这一幕,一定是幻觉!幽冥森林中,处处是陷阱!

所见到的一切,均是幻觉。念由心生,魔是心中成。只要抛开脑海中的怨念,那么幻象自是无法危害到自己。

在短短的瞬间,宁采臣已经是疏通了心魔的道坎。

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,在看看地上的双头蛇,宁采臣已经做到了神色如常,不为所动了。

刚才还是恶毒,攻击凶猛的双头蛇,蓦然间化成了一缕灰烬,继而消失不见!

果然是心魔在作祟!

宁采臣不由得再度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。

“宁老弟,某家可是寻到你了!”

一个高道的人影闪身而来。

燕赤霞上下的扫视了一遍宁采臣,“你没事吧?唉,某家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?这次幽冥森林中,你所看见的一切,均是是幻象而成!你倒好,一转身,就把某家的告诫给忘了一干二净。幸好人没事!不过,某家却是很好奇,你是怎么突然突破了自己的心魔的?”

“大哥教训的是!是小弟一时心系家母的安危,所以,才会被邪物给钻了个空子,下次不会了。至于突破自己额心魔?这个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!在忽然间,我想起了大哥的告诫,然后,我的心就沉静了下来,在然后,那些所见的东西,就自动消失不见了。”

“哦!很好!看来,你的修为又是提升到了一定的层次!看来,这次意外,说是一个教训,其实也是对你的一种磨练吧。”

宁采臣无事,燕赤霞也不在追究下去,“我们赶快离开这个阴森森的鬼地方吧。”

两人疾步走去。一路走去,再也无事发生。

出了幽冥森林,前道入口,又是一片黑漆漆的河水,河水翻滚,汹涌,像是恶魔般,张牙舞爪。

“这里就是黑水河了!”燕赤霞面色微微一颤,“此黑水河,厉害无比,这也是地府中最严酷的一道河流。不管是人,鬼,神,一旦落入此河水中,均是没有生还的希望。”

“这是为何?莫非是刺黑水河的沸点太高了?然后将他们吞噬了去?”宁采臣疑惑问道。

“嗯!也是可以这么说,因为这黑水河,它的沸点不单很高,瞬间即可煮熟一头猪都没有任何问题,不过,这不是它的厉害之处,此河水,它的腐蚀浓度很高,等下我们过去的时候,你可得小心了。”

燕赤霞的话,只是叫宁采臣大吃一惊。

如此说来,这黑水河,不就是天然的硫酸池了。莫非堪比硫酸还厉害吗?

“可是,燕大哥,我们又怎么能够趟过去呢?这黑水河,可是没有船只啊!”宁采臣忽然感觉到,浑身是一阵哆嗦的恶寒不已。

如此高浓度的河水,一旦不小心掉进去的话,看来小命都是不保了啊!然则,他们已经是了退路,只能视死如归,勇往直前了。

燕赤霞目光微微一闪,说道:“这个……您老弟你不是有轩辕剑吗?此黑水河可是腐蚀不了它,老弟可以御剑过去,至于某家吗,你就无需担心了。喏,我有这个宝贝。”

燕赤霞说完,如同是变魔术般,他的手中,已经是托出了一个葫芦来,大笑如成人的拳头。

宁采臣不由得是神色僵,“大哥,难道你要倚靠这个小葫芦过这黑水河吗?这成吗?”

“哈哈……老弟啊,某家的这葫芦,可不是一般的葫芦哟!它能容这世间万物,而且,只要我念动了诅咒,这小葫芦啊,它一下子就变成一个大葫芦了。”

燕赤霞言毕,但见他嘴巴呐呐的动起来,应该是在念着诅咒。

嗖!

瞬间,燕赤霞将小葫芦抛进了黑水河中,一下子,之前还是拳头大小的葫芦,顷刻间就不断的变大,直到可以容纳几个人的空间后,这葫芦才是停止继续变大了。

仙葫?果然是神奇。

这一幕,又是叫宁采臣心中暗暗吃惊不小。

假若,他能拥有了此宝贝,应该是天下所向无敌了吧?不过,这种事情,他只能想想而已。燕赤霞已经是慷慨的将轩辕剑赠送给了他,他在窥视他人的仙葫,那不是禽兽不如了啊?

“好了!宁老弟,我可这葫芦容纳下我们两人,已经是绰绰有余了,我们下去吧。”

燕赤霞顺手一把,扯上了宁采臣,双双掠下了仙葫去。

“仙葫呀仙葫,走起。”

一声吆喝,仙葫破风乘浪而去。

坐在了仙葫上的一端,宁采臣有种是飞升的感觉。想起他第一御剑飞行的情景,宁采臣心中还是记忆很深刻。那种浩瀚无际的遨游,畅快淋淋无比。

然而,御剑飞行在与此仙葫相互比较起来,又是有着别的感受。

大浪淘沙,就是这中感觉。

仙葫在黑水河中的行程,很稳定,不过偶尔也是会颠簸一下子。

放眼看去,茫茫一片漆黑雾气,袅袅在周边缠绕不散。

波……

一道水浪,忽然是高高打起,飞向了他们而来。宁采臣面色一寒!他可是记得燕赤霞说过,这黑水河的河水,一旦被溅到的话,轻者会腐衣服,重者的话,皮肤的灼烧,也会难免。

发现宁采臣的不安,燕赤霞呵呵一笑道:“放心吧,这黑水河它溅不进来的,因为,我已经在仙葫周边中,下了一道屏障,从而隔阻了它们。”

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,他怎么不知道?看来,还有很多事情,是他不知道的。想通了这一点,宁采臣倒也是释然了。

波……

又是一道水浪冲击而来。仙葫颠簸了一下,有些轻微的摇晃。

茫茫黑水,望不见尽头,不知道,他们这是飘下何方?

“情况似乎有变化。”燕赤霞目光金光一闪,看向了后方去。

宁采臣也是感受到了,好像仙葫被某种力量给牵扯住了一样,它的行程速度,缓慢了下来。

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之后,他们终于发现,在他们的周边中,翻滚着一具具白色,阴森的骨骷髅人。

天啊!宁采臣简直是不敢相信眼前所看见的一幕。

放眼周边,黑漆漆的黑水河,已经是漂浮着一具具白色的骷髅人,他们在奋力的潜游,看样子,他们是在追击他们而来的。

白色世界,茫茫一片均是骷髅人。

“不好!是这河水下的守卫恶鬼,看来,或许是我们惊动了它们,看样子,它们可是想要把我们阻拦下来呀。”

燕赤霞站了起来,面色一片凝重。然后,他翻开了自己的小挎包,继续说道:“糟糕!一时来得匆忙,我的黄符可是不多了!要不然,某家一踏黄符撒出,即可让它们鬼哭狼嚎的滚蛋。”

“大哥,你不是说,仙葫的周边,可是设有屏障的么?这些恶鬼,它们还能近身我们而来吗?”面对着一大群数量庞大的白骨骷髅人,宁采臣说是不震撼,那可是假的。

燕赤霞摇头说道:“某家的这屏障,阻挡一下黑水河的水浪,是足足有余,可是,若想阻挡下这些凶猛的恶鬼,那是不可能的。没有办法了,老弟,看来,我们只能跟他们展开一场恶战了。”

哗啦……

这下子,仙葫颠簸的更加厉害了!人在仙葫上,无端的打了一个脚步踉跄。

“宁老弟!小心你身后!”

燕赤霞吆喝一声,他探手一探,一道黄符打出。

嗖!

碰!

已爬上了仙葫中的两只恶鬼,被燕赤霞一道黄符射杀的灰飞烟灭。

嗖嗖!

瞬间,几道白色的影子,一下子就窜到了仙葫。恶鬼果然是恶鬼,一身白骨骷髅,白晃晃的脑袋,一双空洞洞的眼睛,同是空洞的鼻孔,露出的嘴巴,就是一副骨架而已,说不出的阴森恐怖。

恶鬼摇摇晃晃的走来。

又见人影一闪,燕赤霞了过去,探手一挥,啪啪的几下子,几个恶鬼被斩杀的干净。

燕赤霞的身手,一旦出招,真的是一招毙命,将此恶鬼击的粉碎。

一旁的宁采臣,无需他出招,他反倒是充当了一个看客。

“不行!找这样打下去,那些恶鬼,我们可是杀不完的!看来,只能让此仙葫加快速度了!”燕赤霞摇晃了一下脑袋,心中,像是做了某个决定,“老弟,等下我去前端作法,你在后方将那些前来的恶鬼诛杀,记住了,莫要手下留情!因为它们是恶鬼,即使你手下留情了,它们也不会对你心存感激的,反倒会引来更多的麻烦。”

“大哥放心吧!小弟可不是妇人之仁!”

得到了宁采臣的承诺,燕赤霞身影一闪,他立刻掠到了仙葫前方去。

一转眼的时间,蜂拥上到仙葫中的恶鬼,白骨森森的,已经是有十余具了。宁采臣跨步走去,神识一动,轩辕剑呼啸而来。

长剑所到之处,均是一片鬼哭狼嚎。

杀杀杀!

此刻,宁采臣的眼中,只有无情的杀戮!恶鬼凶猛!好像不管怎么诛杀,似乎永远是杀不完!挥动着长剑的宁采臣,他脑袋已经是混沌一片。

因为,他不知道,被他斩杀在轩辕剑下的恶鬼,到底有多少了!数百?或者数千?反正,宁采臣不知道,一具一具被粉碎挂掉的骷髅人,已经将他整个人,染成了白色。

“老弟,歇息一下吧。”

燕赤霞无声息的近了宁采臣的左侧,宁采臣才是反应了过来。

然后,宁采臣发现,那些蜂拥而来的恶鬼,逐渐远去。这……莫非是此仙葫又恢复了往前般的速度?

宁采臣收拢了轩辕剑,定眼一看,果真,那仙葫已经是稳稳当当的乘风破浪继续前行了。

“老弟,刚才可是辛苦你了!”燕赤霞悠悠说道,“恶鬼来势凶猛,幸好有你担当一面,要不然,纵然某家有三头六臂,也是难以抵挡。”

“大哥说笑了!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而已。”宁采臣勉强一笑,摇晃了一下上臂的酸胀。

“嗯!快了,主要过了这黑水河,立刻进入枉死城,那么距离阎王殿,可是不远。不过,老弟可得有心理准备,在枉死城中,据说是鬼王镇守此处,此鬼王力大无比,据说他的身高高达十余丈,双手如峰峦,唉,就是不知道,这传闻中是够属实了。”

听了燕赤霞的话,宁采臣神色一怔!这般样貌,好像与那黑山老妖倒是有几分相似之处?莫非,那鬼王,真的是黑山老妖?

“对了,大哥,那鬼王,他可有什么绰号吗?”为了应正心中的想法,宁采臣问道。

“嗯…..这个,某家曾经听过,鬼王身形体壮,双目如灯笼,力大无比似如泰山压顶,长得像峰峦般,因此,有些判官,或者小鬼会恭敬的叫他什么黑山老妖吧?哼!管它黑山还是白山,遇见了某家,定是要看看,此老怪物是否如同传言般说的厉害。”

燕赤霞双目一拧起,射出了一抹金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