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38 阎王殿

穿入宁采臣

继续行程,不到一刻钟之内,蓦然,他们发现,在黑水河的上端,传来了一阵阵哀嚎的哭声。宁采臣,燕赤霞他们不禁是彼此抬头一看,但见在黑水和的上端,出现了一座拱桥,拱桥之上,有个老妇人,在悠悠的勺着什么东西。而那些哭声,是从拱桥上传来的,纷纷扬扬,好不凄凉。于是,宁采臣便是奇怪问道:“大哥,那些是什么人?他们都在做什么?”燕赤霞撇了一下嘴巴,说道:“他们啊,都是死去的人,喏,你看见了吗?那个老妇人,她就是孟婆了,而走在桥上的都是亡魂,他们都在喝孟婆汤,应该是进入轮回是隧道,转世为人了吧。

”奈何桥,孟婆?孟婆汤?世间一直有传言,人死后,过乃还桥,然后喝孟婆汤,不管前世如何眷恋,喝下了孟婆汤,忘掉了前世中的是是非非,恩恩怨怨!今天得以一见,宁采臣的确是很好奇。看那孟婆悠悠的勺着汤水,等到那些哭哭滴滴的亡魂喝下了孟婆汤之后,她又是悠悠的收起碗,慢条斯理,一层不变,不喜不悲。她,就是传说中的孟婆?“老弟,下游处就是枉死城了!一旦过了枉死城,就是阎王殿,某家想,伯母定是被关押在某个地牢中,待会儿,某家去把鬼王引开,而你就通过枉死城,直接进入阎王殿,解救伯母的事情,就要依靠老弟你了,记住,凡事要量力而行,不要过于逞能。

”燕赤霞云云的交代了宁采臣一些事宜,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三角型号的东西,递给了宁采臣说道:“这枚东西叫千里传音,你只需对着上面说话,不管你身在何方,我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你的所在位置,你放好了。”千里传音?这玩意真的有如此神奇?不过,竟然是燕赤霞的法宝,定然是好东西了!宁采臣接过,放进了贴身的口袋中。“仙葫仙葫,收起。”到了下游处,他们下了岸。燕赤霞诅咒一念,那庞大的葫芦,立刻恢复原来的样子。“老弟,这个仙葫,你暂时拿着,你若是找到伯母的话,千万要记住了,立刻将伯母的魂魄收进仙葫去,这仙葫的启动方法很简单,你只需要盖子拧开,然后对着仙葫说道,仙葫仙葫我爱你即可!至于其他的事情,你就不要管了。

”这一路走去,燕赤霞可是不断的交代着宁采臣。前道,却是枉死城了。但见三三两两的鬼差,他们手握着钢叉,或者是狼牙棒的武器,他们像是在巡逻。阴间有阴间的规矩,他们鬼差的职责,就是负责阴间中的秩序,防止有些鬼魂逃脱了,然后四处乱窜,乱了他们阴间的道。“这枉死城,怎么会如此宁静?”一路走去,除去见到三三两两的鬼差,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了。“这个……其实某家也不知道!管他呢!最好一路畅通下去,如此不是更好?况且,我们是私自闯入了地府,一旦被发现的话,自然会招来他们的驱赶了。

”滴答…..他们继续赶了一段路程,却是在突然间,听见了一阵阵的唢呐声音。“咦,这地府中,怎么会有唢呐声?大哥,你听见了吗?”宁采臣眉目一挑,举目看向了前方去。这枉死城,真的是一座死城。诺大的一个地方,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。到处是死气沉沉,阴气森森。“嗯!某家也听到了。看看是什么情况。”那唢呐声音,可是越来越近了。然后,他们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。一顶红色的轿子,三五成群的小鬼,抬着轿子,这帮小鬼,他们打扮的一身花花绿绿,跟之前所见的鬼差不大一样。

“这…..好像是鬼王娶亲?”燕赤霞跟宁采臣躲避在柱子的后面,瞧着那帮小鬼敲敲打打的样子,好不欢乐。宁采臣更加惊讶,真想不到,阴间也有结亲?那轿子,跟他们人间的可不一样,没有轿顶,轿中端坐着一个全身披着红色喜庆的婚衣,头上遮住了红帕子,被小鬼们抬着,一晃一晃的往前走去。“我们走吧!”燕赤霞扯了宁采臣。却不知,他们的身份,却是被正在巡逻中的鬼差发现了。“你们是什么人?站住!”鬼差一声吆喝,惊动四座。于是,哗啦的一下,短短瞬间,已经有无数的鬼差,朝着他们奔跑而来。

“不好!被发现了!我们往前面走去。”燕赤霞大叫一声,示意了宁采臣。他们两人,顿时是一前以后的奔跑起来。“你们站住!”一众鬼差,纷纷扬扬的在后面追赶。吹着唢呐,敲着鼓的小鬼们,他们顿时停止了下来,看着迎面本来的两道人影,那些小鬼门,他们似乎好像是心意相通的,哗啦的一下子,立刻围拢了上去。很自然的,宁采臣,燕赤霞他们被一众小鬼被包围在中央了。一阵阴风刮来,那披在轿子上的红丝帕子掉了下来。轿子上的那女子,正好是宁采臣目光对峙。

呵……宁采臣心中一惊!却是想不到,此地府中的女鬼,竟然长得如此鲜艳?短短的目光交错之后,似乎,他们是相识的!“公子,救我。”女子从轿子中掠下,避开了那些小鬼,朝着宁采臣他们掠了上去。“公子,求你救救我!”女子扑到了宁采臣身边,一双手,着急的扯上了宁采臣的袖子去。额……这是什么状况?突发的事情,让宁采臣与燕赤霞都是一头雾水了。为何这女鬼,不由分说的要对他们求助呢?“额……你先松开手,有话好好说。”第一次,与女鬼如此近距离的接触,宁采臣心中竟然是没有一丝波动?反而是平静无比。

“方才不好意思!竟然了两位!小女子也是没有办法,所以才像你们求助的!我看你们都是不凡之人,以凡人之躯,你们竟然能够进入地府来,可见,你们可不是一般的寻常人。”女子施施然的歉意。燕赤霞目光一寒,撇了一眼女子说道:“你是从何而来,就速速归去何处吧!我们现在还自身难保呢。”“不!我不能回去!小女子自知身份卑贱,不过是孤魂野鬼,对你们来说,小女子的确是卑贱孤寒的,可是,我求求你们,让我们跟你们走,我……”“大哥,你看,不如就把她带上吧,小弟却是觉得她可怜。

”眼见女子越说也悲伤,而且,还开始低低的抽泣起来,宁采臣可是动了恻隐之心。“也罢!你叫什么名字?”对于宁采臣的祈求,燕赤霞心中虽是无奈,不过,他也不好当面拒绝了他。有的时候,燕赤霞也不知道,他此种行为,到底是对的,或者是错的!他身为道士,他的职责,就是斩妖除魔,扫平世界中一切不平之事。可是现在呢?他竟然是默许了宁采臣的要求。“我姓聂,名小倩!今天,原本是我要下嫁给那黑山老妖做他的十六房小妾的,多谢两位的仗义相救,小女子没齿难忘。

”“什么?你就是……那聂小倩?怎么会呢?”宁采臣十分吃惊!他可是想不到,竟然在地府中与聂小倩相遇,自然是震惊无比了。发现了宁采臣的异样,聂小青一脸狐疑起来,“听公子的语气,似乎很吃惊?莫非是因为我的关系吗?”“不要让他们跑了。”话说间,那后方追赶而来的鬼差,已经是三五成群的蜂拥而来。“宁老弟,你们从这枉死城过去,然后进入阎王殿,这里的小鬼,就交给某家来处理吧。”燕赤霞狞笑而去。碰碰!三三两两的小鬼,他们怎堪敌得过燕赤霞一击?纷纷的倒下,鬼哭狼嚎一片。

轰轰……好像是地震了!整个地面都在激烈的打着颤抖。聂小倩面色一变,颤抖着说道:“不好!那是黑山老妖就要来了,公子,你们赶快跑。你黑山老妖很强大,你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!”聂小倩一边说道,一边着急不断把宁采臣推向了一边去。“哈哈……你们都通通得死!”那说话的声音,像极了打雷一般,把耳膜震荡的生疼。一瞬间,前方中,一道巨大的黑影,笼罩了下来。黑山老妖果真是黑山老妖,就像一座大山一样,压顶而来。“尔等是何人?竟然胆敢擅闯本王的地府,而且,还破坏了本王好事,速速报上名号来,哈哈,兴许本王听了高兴,可以考虑给你们留个全尸体。

”霸气的黑山老妖,说话也是霸气无比。一尊巨无霸,这黑山老妖,果然是个超级大变态的怪物。“老弟,你赶快离去,老怪物有某家来对付,赶快!不要在耽误下去了。”燕赤霞掠上了身影,嗖的一下,流星般的掠去。“公子,我们赶快走吧!”聂小倩好像天生就很忌惮此怪物,紧张的扯动了一下宁采臣。心中一直挂念着母亲,宁采臣知道,即使他留下来,以他现在的功力,可是帮不上什么忙的,反倒,活成为燕赤霞的绊脚石。当下,他也不在犹豫,拉着聂小倩,速速的赶往枉死城而去。

碰!轰!燕赤霞与海山老妖的战斗,可是异常激烈。金光呼啸,剑气横生。几乎要将此地府飞掀翻了去。“公子,不好!前方是鬼差!”这一座枉死城的宫殿,真的是诺大无比。跑了下来,看此路程,好像根本没有走三分之一。而枉死城的前道路口,又是无端的出现了很多鬼差,他们吆喝着嚷嚷赶来。宁采臣眼见情况不妙!如此,只能御剑飞行了。神识一动,轩辕剑出鞘。嗖!宛若是流星般,宁采臣携上了聂小倩,掠上飞剑,急速前行。“老大,你快看,他们在上空。”“啊啊啊!气死我也!”追赶而来的鬼差,发现宁采臣踩着飞剑,从他们的头顶上空掠了过去,他们不禁是气哼哼的在后面一直追赶。

不过,凭着两条腿额鬼差,又是怎么能够比得上飞剑的速度呢?踩在飞剑上的宁采臣,此刻,他的心跳,忽然是加速起来,原因无它,因为他身后的聂小倩,竟然把身体完全倚靠在他的背部上。虽说,这不过是女鬼而已。可是这女鬼胸前的饱满,一直压下来,这对于一个男人而言,可是会犯下错误的。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!宁采臣只能默默的长念着圣贤书,从而将他脑海中,那一股欲望的怪异给抹杀了去。御剑飞行,只需一眨眼的功夫,他们已经从枉死城感到了阎王殿。

这里,就是阎王爷的宫殿了?哼~下到了地上,宁采臣收拢轩辕剑。聂小倩心中对于这个表面上的文弱书生,可是心生震撼了。一个书生,竟然是身怀绝技,怪不得,他能随同那老道一凡人之躯进入阴间来呢!真是不简单!“不知道公子如何称呼?”一路逃奔的狼狈,到了这一刻,聂小倩才是想起来,眼前这温文尔雅的男子,他叫什么名字呢。“小生宁姓,名采臣。”宁采臣好奇的打量着远处不足百米之内的阎王殿,与那枉死城的宫殿又是有何不同之处。“多谢宁公子的救命之恩,小女日后若是有机会,定会好好的报答公子。

”聂小倩说的是真切。那个少女不怀春?如此风度翩翩,温文尔雅的男子,只要是女子的话,都是会心生好感的。“报答就不必多谢了!我来此,只是为了家母的事情而来!走,我们进去,我倒是要看看,这阎王如何不分青红皂白,竟然将我娘的魂魄给勾走了。”宁采臣面色一寒,大步的近了阎王殿。聂小倩神色一怔!她正在犹豫,是否要进去?随之,她咬牙,立刻追了上去。阎王殿中。阎王高高坐在上位,下方,则见一判官跪着,哭诉着他的遭遇。这判官,正是那天与宁采臣交手中的城隍判官老爷。

吃了宁采臣的败仗后,他知道,那城隍庙,他可是不能继续呆下去了。为此,他只能灰溜溜的下了阎王殿来,告上宁采臣一罪状。阎王作为地府中的最高统治着,对所有的阴间鬼师,可是掌握了他们的生杀大权。如今,他听了判官的一番陈述,不禁是火冒三丈。如此大逆不道书生?竟然胆敢在城隍庙中动刀动枪?莫非是欺负他们阎王殿没人了吗?判官眼见阎王动怒了,他继续对宁采臣继续中伤下去,继续的火上浇油,调油加醋。“可恶!”碰!这下子,高高在上的阎王,他可是面色铁青,“如此张狂的书生,假若不好好的严惩他一番,难免以后更多的对我们设立在各处的城隍不敬了!牛神马鬼何在?”阎王的一声大喝,顿时候在一旁的牛神马鬼站了出来,青面獠牙,生的是怎堪丑陋无比。

这牛神马鬼,他们是勾魂使者。“阎王有何吩咐?”两恶鬼站了出来,对着上方的阎王恭敬叩首。“牛神马鬼,你们速速去将那叫宁采臣的书生魂魄勾来,哼!本王倒是要看看,这书生莫非是生了三头六臂不成,怎的狂妄到如此地步?”阎王双目一瞪,发号了司令。跪在一边的城隍判官,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一扯!哼!书生!你就等着好好享受我们地府中的油锅煎炸吧。“不必了!我已经来了。”直直闯如阎王殿,在大门外,宁采臣听了那无耻的判官,一字不漏的如何污蔑他,如此是非不辨的判官?简直就是混账的不能混账东西。

“你是……何人?胆敢闯入阎王殿?来啊,将他们给拿下了。”在阎王一声吆喝下,嗖嗖的一动,瞬间,几个魁梧的鬼差,立刻蜂拥而上。跟随在宁采臣身后的聂小倩,一见到这阵势,她几乎是要双腿一软,就要跪倒了下去。阎王殿的鬼差,可不是她能够抵挡得住的。发现三三两两的鬼差蜂拥而来。宁采臣面色一寒,神识一动,立刻是嗖的一声。一道金光,闪闪掠出。然后,轩辕剑一直盘旋在宁采臣的头顶上空,只要那些鬼差再是进一步的话,那么,上方的轩辕剑,必然会一剑穿入了他们的体内。

“你们谁敢?有谁不怕死的,不妨可以试试。”宁采臣大步走了进去。一双眼睛,死死的锁住了那跪在地上的判官。判官,被宁采臣这么一瞪,他几乎要晕厥了过去。书生?宁采臣?他……他怎么来到这阎王殿了?上座中的阎王,他目光一闪,盯着宁采臣头顶上一直盘旋着的轩辕剑。天!那书生,怎么会拥有如此宝贝的?轩辕剑?天下第一利剑!宝剑!可御剑飞行,可斩杀这天下间所有妖魔神仙!难道,是本王看眼花了不成?阎王目光一直负责的盯着继续走来的宁采臣。

他就是那判官中的书生宁采臣?十恶不赦之人?狂傲的书生?如此温文尔雅的书生?真的是不羁狂傲吗?上座中的阎王,他不禁是疑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