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39 真相

穿入宁采臣 039真相

“你就是宁书生?大胆?为何见了本阎王,竟然不下跪?”阎王双目一拧,却是蓦然发现,闯入进阎王殿来的两人,竟然是一人一鬼,不由得又是吃惊起来。

听了阎王要他下跪,宁采臣目光却是一片不屑:“呸!我何须要下跪?给我一个下跪的理由?若是劳什子之类的不敬之罪,我奉劝一句,还是废话不要多说了。我们把话说清楚,你们为何无端的将家母的魂魄给勾走了?而且,家母的阳寿未尽,你们胆敢做出这样的事情?”

“额……”这是什么情况?阎王眉目一皱起。

莫非这书生私闯地府,就是来此质问他们?可是,他与判官之间的事情,又是怎么回事?阎王心中虽然有疑虑,不过,他一看宁采臣如此嚣张气焰,他作为地府中的万鬼之下,一鬼之上,他的权威,可不是不能藐视的。

“判官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何你给本王陈述的却是不一样?”阎王目光一撇,落在了判官的身上去。

那判官,对上了阎王的严厉目光,他不禁是浑身一颤抖,“阎王,小的可是句句属实呀!您也看到了,小的胡子已经被那狂妄的小子给削去了一大半,这也是事实啊。”

宁采臣眉目一皱,的确,在城隍中,他与判官激斗,却是把他的胡子给削去了一节。不过那时候,却是情非得已。

“书生,这下,你可有什么话要说?姑且不论这事情,本王可以治你一个擅闯地府之罪。”阎王并不想把事情闹到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宁采臣信步上前,大笑三声,“我来此,是因为家母的事情,我只想要弄清楚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家母身体历来健康,可是……而你们一字未提,阎王,难道你不打算个小生一个说法吗?”

“牛神马鬼何在,那书生说的,却有此事?”

偶尔勾错魂魄,在他们地府中,也是常有的事情。因此,阎王并没有多大的惊讶。只是这一次,竟然是有生人私闯入了他家门地府中来,质问他们此事。

想必,这事情,可是非常严重了。

“阎王,这事情……”

阎王呵斥一声,牛鬼马神知道,这事情,终究是要隐瞒不下去的。

没错!他们的确是勾错魂了。

原来这牛鬼马神,他们两人一般在出任务之前,都要小斟酌几杯小酒,以是解解酒馋。那天晚上,他们不知为何,竟然是喝高了去。

然后,牛鬼一啪脑袋,他们才知道,今天晚上可是有任务呢。

眼看天就要亮了,可是他们却是把任务给忘记了。于是,这两哥们,才是匆匆的踏着踉跄的脚步,上到了人间去。

殊不知,他们已经是酒精上脑,说话都是舌头打卷了去。

可是,他们不得不去啊!

若是错过了勾魂魄的时间,那他们完不成任务,一旦被阴司知道了,告到了阎王去,他们可得有苦头吃了。

话说,这两哥们可是着急了,上了阳间,一路跌跌撞撞而去。

鬼差要勾魂,就是意味着,那已经是即将不死之人。

这事情,就坏在他们奢酒如命上。

他们可是想不到,竟然是阴差阳错的走进了宁家,然后将宁母的魂魄给勾走了。原本,他们可是要勾魂魄的是,应该是与宁家为邻的宋家婆娘。

这宋家婆娘,也是个苦命的妇人。

自从她下嫁到宋家来,连续生出了三个丫头,而宋家男人,一直想要个带把子的儿子,天一黑,立刻扯着自家的婆娘往坑上一趟,啪啪的造起人来。

不久后,宋家婆娘再度是有了身孕,经过了十月怀胎之后,果真为宋家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来。

可惜宋家婆娘,却是因为在生产的过程中,一直恶露不净,为了生个儿子,性命也丢了半条,一直躺在坑上半死不活的。

牛鬼马神要勾的人,当然是那已经耗尽了生命的宋家婆娘了,然而,却是闹了一个大乌龙。原本该死去的人,该进入阴间的人,偏偏不勾来,反而将一二阳寿未尽的魂魄给勾走了。

知道闯了大祸,于是,牛鬼马神他们可是慌了。

如今,魂魄已经被他们勾来,因为被勾走之前,她的阳寿未尽,因此,这根本是不能进入轮回隧道的。

为此,牛鬼马神这两哥们,他们经过了一番商议之后,就把宁母的魂魄暂时幽禁起来。

往后的事情,他们在想想办法,看看如何弥补这个过失。

再说说宋家婆娘,这个原本要死的人,却是因为这事情,她无端的大病初愈。真叫宋家人欢喜不断。

宋家男人立刻磨刀霍霍斩杀了鸡鸭,去寺庙供奉去了,云云感激一番。

事情真相终于是弄明白了。

阎王一脸的胡子,可是一瞪一瞪的。

“你们……真是混账东西。”阎王气不打一处。

如今,这当时之人,已经闯入了地府中来,看来这事情可是不好办啊!过错,是牛鬼马鬼造成的。

这两人,又是自己的手下。阎王可是有心要袒护他们,可是,这个袒护,又该是如何运转?阎王此刻可是非常头疼的。

“阎王,小的知道错了!以后,我们再也不会沾酒半滴。”

碰碰!

两下子,牛鬼马神他们立即是跪倒了下去,不断的磕着头。勾错魂魄,这可是他们地府中的最大重罪啊!

他们的行为,已经是造成了天道中的紊乱,这绝对是死罪!要被打入阿鼻地狱,接受最严酷的惩罚。

“哼!你们……还不速速把那魂魄给放出来。”阎王即是吹胡子瞪眼,一声咆哮。

那跪倒在地上的牛神马鬼,他们不由得又是哆嗦了一下。连忙跪拜,连滚带爬的滚出了阎王殿。

宁采臣一直冷眼的看着,他一言不发。这事情,已经是发生了,那么,接下来,他该是如何做呢?化干戈为玉帛?

不不!竟然是他们过错在先,给以受害人一定的补偿,应该是很合理的吧?再者,想想娘亲已经是上了一定的年纪,无端的遭遇了无害之灾。单单是一句简单的道歉,根本是弥补不了。

宁采臣在想着心事,他身边的聂小倩,也是紧急跟随在他身边左右。

这里可是阎王殿,随便一个鬼差,都能将她给办了。因此,聂小倩她不得不提防。虽说,她之前也是修炼了某种法道,一般的小鬼,她也是不忌惮。可是这里毕竟是阎王殿,防备还是必须的。

阎王盯着那沉思中的宁采臣。

这个书生,实在是不简单。方才,他的轩辕剑一出,顿时,整个阎王殿已经被一古剑气的冰寒给笼罩了下来。

假若,他们一言谈不拢的话,想必这书生,他要闹起来,尽管他是阎王,也是难以抵挡住那古冰寒的剑气。

呼……

阎王一旦想到了这层厉害,不禁是手心都微微冒出了汗水来。而之前的判官,一直告状宁采臣的罪证,已经被阎王提前给打发了去。

大事能够化为小事情,又是何乐不为。只是,就是不知道,该如何来弥补这个过失呢?阎王的眼珠子,一直在溜溜的转动。

一般的补偿,看这书生根本就是一个高风亮节之人,一般的法物,能入得了他的眼吗?当然是不行。

竟然一般的法物不能入眼,那么,又是拿什么东西打动这书生?

阎王暗暗的转念一想。

书生为何会闯入地府,他不就是为了母亲的事情而来吗?有了!那么,只有从书生母亲身上入手了。

计策已想好,阎王的眉目缓缓舒展,他立刻从高堂上走了下来,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采臣兄弟,依照本王看来,这事情呢,是因为他们喝醉了酒,然后闹了一个大乌龙,所以,本阎王在此跟你说一声抱歉了!回头啊,本王一定会好好的教训他们,至于家母无端遭遇了这罪,我看这样如何?本王可以不追究你们的私闯地府之罪,而且,可以给你母亲增加十年的寿命如何?”

十年的寿命?

宁采臣心中微微一动!假若真的能够争取为娘亲要了十年寿命?如此,娘亲不是可以多活上十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