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40 救母

穿入宁采臣 040救母

阎王开出的这个条件,的确是很诱惑。阎王见宁采臣缄默不语,也不在开口,而是安静的等待着宁采臣的答复。想他身为地府的最高统治者,如今却对一个书生低三下四般,与他的尊贵身份可是不符合。

然则,若非不是那两个混账东西,够错了魂魄,闹起了这乌龙事件,依照他的火爆性格,早便是一棒子将此书生给轰了出去,何须在看他的眼色?

“好!我答应你!”宁采臣略是微微思考了一下。这次闯入地府,原本就是为了娘亲的事情而来。宁采臣也不想把事情闹大。

再者,阎王已经是卖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,不追究他的私闯地府之罪。见好就收,顺遂推舟,何乐不为?

“哈哈……好!果然够爽快!本王就喜欢你们此种读书人的性格,干净利落,不拖泥带水。”阎王一掌轻轻的拍在案台上。

伴随着他的笑声,宛若是春雷乍起,整个阎王殿几乎都在颤抖。

一会儿,但见牛神马鬼款款步伐而来,在他们的身后,则是一脸惶恐,不安,恐惧的宁母。

话说,当初宁母被勾魂下了地府中,她竟是不知道,她已是魂魄。然而,在她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时,她又是莫名的被幽禁起来。

一进到阎王殿,宁母几乎是双腿一软,看见高高在上的阎王,一脸的威严霸气,就要跪倒了下去。

幸好在一旁的宁采臣,他眼疾手快,一个箭步而过,缠住了宁母,“娘。”

“采臣……真的是你吗?你怎么会在这里的?难道,你已经……”宁母面色一变,孱弱的一缕魂魄,几乎欲要一头栽倒而下,“不会的,我们宁家世代历来清白,怎么会遭逢如此大难,老天爷不会这样对我们宁家的,采臣你还么年轻,还没有续上一房媳妇呢,怎么可能会早死呢。”

听着宁母微微颤颤的话语,宁采臣可谓是哭笑不得。

“娘,你在说什么呀?什么你死了,我死了?我还是我,还是你的儿子,如今就好端端的站在您跟前,一块肉也不少,怎么会死了呢?”宁采臣一边抚慰着宁母,一边轻声说道。

宁母可是不相信。这里可是阴间,是地府。那天,她下来之后,那些鬼差就实话告诉她了。

她知道,她已经是死人,如今不过是一缕残魂而已。

“采臣,你没有欺骗娘亲?你……真的没有死?”宁母着急问道。

可惜,这里是地府,她无从无追问。

“真的!比珍珠还真呢!孩儿怎么会欺骗娘亲呢?娘若是不相信的话,您可以摸摸我的心脏,我的脉搏,都是在挑动着。”

宁母为了验证宁采臣的话,她真的去抚摸了宁采臣的心脏,还有揪住他的手腕脉搏,一直摸索个不停,嘴巴,还一边在呐呐自语:“果然是真的!采臣没有欺骗娘亲。”

“哈哈……宁夫人,这事情,却是千真万确的,您生了一个孝顺的好儿子!恭喜了!”

宁采臣神色一愣,想不到,历来都是黑脸的阎王,竟然也会所处如此话语来。身为鬼雄,也有柔情的一面,是在是少见得很。

“采臣,他是……阎王?”宁母虽然没有见过地府中的阎王爷,不过这里是地府,又是冠带长袍,一脸威严,宁母心中,才是有了一份疑惑和不解。

“宁夫人说得没错,本王就是你们世人口中常常讨论的阎王爷是也!哈哈……这都是一场误会!误会呀!”

阎王说完,挥手立刻吩咐了一鬼差,那鬼差随后是离去。

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后,鬼差回到了阎王殿,手中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册。

阎王捧着书册,挥手招来宁采臣,低声说道:“为了兑现方才的诺言,本王亲自在此‘生死簿’上位令堂勾上十年的增寿元。”

阎王一手提笔,刷刷两下子,立刻在“生死薄”上,其花名册中,宁母一栏中,勾勒了几笔,字体倒是龙飞飞舞。

“如此,那么就小生多些阎王了。”

宁采臣拱手一鞠,对着阎王说道。阎王身为地府中的鬼王之首,竟然他主动示好,这件乌龙事件,宁采臣也不打算追究下去了。

“哈哈!好说!本王可是希望还能下次见到宁老弟的真风采哟。”

阎王又是爽朗哈哈一笑。

他们已经是化干戈为玉帛。

呸!我才不想跟你下次再见呢。这里可是阴间地府,又不是人间!宁采臣心中暗暗一道。

正事了了。

宁采臣携着宁母,聂小倩他们离开了阎王殿,赶往枉死城而去。

途中,为了加快速度的进程,宁采臣忽然想起了燕赤霞的告诫。

为此,宁采臣便与宁母云云的说了一番话后,宁采臣立刻掏出了仙葫,依照着诅咒“仙葫仙葫我爱你!”

嗖的一下,宁母的魂魄,立刻被收了进去。

随后,宁采臣也是考虑到,聂小倩同宁母一样,也将她收进了仙葫。

御剑飞行,一转眼,便是到了枉死城。

那时,燕赤霞正与黑山老妖激斗的热烈。

碰碰!

轰轰!

尚未是靠近枉死城,已经能够感觉到那一股强大的气流颤抖。

“大哥。”

宁采臣下了飞剑,距离燕赤霞三掌之内。

“宁老弟,你回来了?哎哟!你若是在不会来,某家可是吃不消了!这厮的力气,还真是大如牛,在继续跟他耗费下去,某家想啊,这幅身子板,定是被埋葬在此了。”

燕赤霞挥手打出了一道黄符,一道金光掠去,直直打上了黑山老爷的门面去。老道的黄符,黑山老妖已经是领教到了厉害之处。

黄符一破,竟是万道金光,如一把把锋利的任剑,将他浑身戳的生疼,难受。为此,这一次,当燕赤霞再弹出了黄符之后,黑山老妖已经是长见识,学乖了。

不在用他的巨大身躯去阻挡,而是巧妙的掠开去,碰的一声,他的身体,落在了三丈远之外。一双灯笼般的眼睛,怒瞪着宁采臣他们两人。

“宁老弟,伯母的事情已经搞定了?”燕赤霞挥手擦拭了一把汗水,“若是办妥了,那么我们赶快速速离开这里,这厮力气太大,在与他继续纠缠下去,情况可是大大的不妙。”

“嗯!都办妥了,我娘和小倩她们都在仙葫中。”

吼……

“书生,赶快把老子的女人放了,哼哼!要不然,即使你回到人间,我绝对不会饶过你们。”

黑山老妖怒吼一声,那高分贝的声音,隆隆的震动的耳膜生疼。

“呸!你这大块头,要不是因为某家要赶时间,某家定然会跟你大战三百回合!”燕赤霞话语一转,“不过某家现在可是没有时间在与你这厮纠缠了,日后若是有机会,某家绝对回来找你晦气的。”

嗷……

黑山老妖可是地府中的鬼王,即使阎王都要给他三分情面,今天,他的女人,无端被一个书生,和一个道士给搅黄了去。

而且,那书生竟然将他的女人给私藏了起来?这分明就是在他的左右脸上,啪啪的大打脸啊!

此种鸟气,耻辱,叫他如何能够忍受得下去?当下,他张开了峰峦般的手臂,狂啸的轰的一声,将此地面给砸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缝。

扑哧……

一团团烈火,赤焰红如血,无端的从裂开的地缝中窜了出来,汇聚成一火龙,迅速蔓延。

地狱之火,炽热无比。

“不好!这可是地狱之火,有毒气!赶快屏住呼吸。”

在燕赤霞的一声吆喝下,宁采臣立刻屏住了气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