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41 还阳

穿入宁采臣 041还阳

“哈哈……地狱之火,燃烧吧,将他们通通都烧死!让他们灰飞烟灭。”黑山老妖顿胸哇哇大叫。

此枉死城,又是一阵激烈的抖动不已。

轰!

黑山老妖又是轮起了峰峦般的手臂,狠狠的砸出了另外一道地缝。

扑哧!

又现一道火龙,继续如电般的蔓延。这,便是地狱之火,可以将这三道中的万物通通燃烧的毁灭。据说,只有观音菩萨瓶中的圣水,能够将此浇灭。

可见,此地狱之火的厉害之处。

“呸呸!宁老弟,情况颇是不妙,要速速离开这里,否者,我们会被那大火给吞噬了。”

燕赤霞眼见情况非常糟糕,他连续吐了几口水,说道,“老弟,立刻速速御剑飞行离开此处,某家看来只能御毯飞行了。”

但见燕赤霞三下子立刻将他一身道袍给脱下来,他掷空一抛,立即念动了咒语。

然后,那长袍在半空中,是嗖的一打旋转,立刻飘浮而起,变成了飞毯。

道家之术,法道三千,博大精深。

宁采臣不由得是神色一晃,心中对于燕赤霞的法道连连,真的是敬佩,有些羡慕了。

燕赤霞掠身直上,落入了飞毯中,眼见宁采臣竟然还是无动于衷,他面色一变,赶紧大喊道:“宁老弟,此时不走待何时?赶快御剑飞行!速速离开此地!”

宁采臣打了一个机灵,神识一动,轩辕剑即出,踩剑追赶上燕赤霞的飞毯去。

嗷……

“啊啊啊!真真气煞我也!可恶!”

身后方,传来了黑山老妖的阵阵咆哮。黑山老妖的初衷,原本就是想要通过地狱之烈火将他们通通烧死,可如今,贼人却是一人乘着飞毯,一人踩着飞剑离开了他的地域枉死城,奔着前方而去。

即使黑山老妖有心要追赶他们,他亦是有心无余力。他身躯过于庞大,笨重,一旦追击起来,可是非常不便。

唯有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了。

前方中,宁采臣与燕赤霞左右并行。燕赤霞蹲坐在飞毯上,撇了左边的宁采臣,他目光一闪,说道:“宁老弟,某家可想不到,你的御剑技术,竟然是如此的娴熟了?看来,当初某家赠与你轩辕剑,当真是没有看错。”

“呵呵,这还不是大哥教导有方,所以小弟才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,掌握到了这个要门么?”宁采臣坦然一笑,心中好不得意。

话说,这御剑飞行,日行千里,还真是爽爆了。

一剑一毯,急速飞遁。

那方中。

如画,破风他们一直紧紧的护住了阴阳灯。

在宁采臣与燕赤霞双双的遁入了阴间后,他们一刻也不敢松懈,一直守护着此灯。

从最初此阴阳灯一直是平稳的没有变化,灯芯一直波动的幅度不大。可是到后来,灯芯的波动忽然是一降一沉,有熄灭的迹象。

却把如画跟破风惊吓的不小。他们记得,燕赤霞离去的时候,曾经是嘱咐过他们,一旦灯芯出现了熄灭的迹象,那便是他们遭遇到了极大的麻烦。

当阴阳灯的灯芯,出现了一降一沉的情况,如画,破风他们虽然是焦急,假若灯芯要熄灭的话,他们也是无能为力续上的。

为此,一狐一竹妖,他们只能默默的在心中替着他们祈祷。

幸好阴阳灯的波动不是很很久,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后,阴阳灯又是恢复了之前的情况。

直到这个时候,如画,破风他们才是松了一口气。

院子中,一阵风刮起。

两道人影,嗖的一下,宛若是流星划空。宁采臣,燕赤霞他们已经从地府上到了阳间。

呼……

终于上到阳间来,宁采臣舒服的,贪婪的吸附了那浓浓气息的大自然空气。

“公子!你们回来了。”

如画,破风他们出了厢房,公子能够安然回来,这下子,他们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可以放心而下。

“嗯!回来了!”宁采臣淡淡说道。

“这两妖,对你倒是有些情深意重。”燕赤霞撇了一下嘴巴,眸眶中,一抹怪异的神色晃过。

“对了,大哥,我有个问题,想要问你。”宁采臣忽然想起来,鬼差将娘亲的魂魄勾了出来,那么娘亲再度还魂的话,她是否会记得在阴间中发生过的事情?宁采臣的担心,正是这一点。

“嗯!你问吧,我们先回房间。”

稍后,他们步入了宁母的厢房。

宁母还是安详的躺在床榻上,在她的身上,盖上了一张薄毯,像是睡着了一般。她脸上很平静,没有一丝痛苦。

想必,宁母应该是在睡梦中,被牛神马鬼将她的魂魄给勾走的。因此,她看起来,才是那么的安详。

“大哥,我想问的是,我娘她若是魂魄归位的话,那么,她是否会记得在阴间发生的事情?”宁采臣端详宁母看了一会儿,随后,他才是问道。

燕赤霞立刻摇头说道:“不会!伯母并不是修道之人,因此,一旦魂魄与肉躯结合的话,之前所发生的事情,她一点都不知道,这一点,你可以放心。”

得到了燕赤霞的解释宁采臣心中顿时宽松不少。

“好!那接下来,我们该怎么做?”对于还阳的事情,宁采臣对于此方面,他可以说是一张白纸,一窍不通。

“你先把伯母的魂魄从仙葫中放出来,我自有办法让伯母鬼魂归位。”燕赤霞说道,“对了,你是否也把那女鬼收进去了?”

“是收进去了,莫非大哥觉得有什么不妥?”宁采臣才是想起来,在仙葫中,除去了宁母之外,还有一个聂小倩。

他可是想不到,与聂小倩的相遇,竟然是在地府中。而且聂小倩,竟然是黑山老妖要纳娶的小妾。

难道,这便是劫数?或者皆是天意?他终究还是与聂小倩相遇了。

那一世,眉骨芊芊的女鬼,风情万种。

唉……

宁采臣的微微叹气,并没有逃得过燕赤霞的双目,他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某家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问一下,你将那女鬼做如何打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宁采臣眉目一皱,“小弟倒是没有想过,竟然大哥问了,莫非大哥可有什么好的办法?”

“某家的办法,这凡是这世间中的妖魔鬼怪,若是撞见了某家,那么他们的下场,只能被诛杀。”燕赤霞眼睛一挑,“呀!看看时间可是不早了,先把伯母的魂魄放出来,万一天亮了,魂魄无法归位,麻烦就大了。”

听了燕赤霞的话,宁采臣也是慌了手脚,掏出了仙葫,将宁母的魂魄给放了出来。

一道白影落地成人,而她不是人,却是一具魂魄。

“采臣,这里又是哪里?”

宁母方是一见到宁采臣,她立刻走了过去,缠住了他的袖子,一副不安模样。

“娘,您不用在害怕了,这可是你的厢房呀?您看看,这里的桌子,梳妆台,一点都没有改变呀。”

“真的是为娘的房间。”

作为一具孱弱的魂魄,所经受的恐惧,没有亲身感受过,那中孤零无依的飘荡,真的是一般人感受不出来的。

“老弟,天色不早了,事不宜迟,我们赶快让伯母的魂魄归位吧。”

燕赤霞对着宁采臣说道,他两指上,已经是捻上了两枚铜钱,而且,铜钱的中间,还牵着两根红线。

“这是阴阳线,能够牵住魂魄,你一端拿去,系到伯母的手腕去。”

燕赤霞吩咐宁采臣说道。

宁采臣不问缘由,立刻执行了燕赤霞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