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42 妖媚

穿入宁采臣

一般的鬼魂,他们往往看见了红色的东西,都是比较忌惮的。如僵尸忌惮黑狗血,羊蹄子,还有黄符,墨斗线,桃木枝,糯米水,这些东西,都是僵尸的克星。

而鬼魂,他们也是忌惮黄符,桃木枝,红线。

在民间,有红线栓鬼之说。

因此,宁母看见宁采臣拿着红线向她走来的时候,她忽然是大叫起来:“不要过来,你……手上的那红线,娘觉得害怕。”

宁母一边躲闪,一边叫道,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,为了逃避责任,东躲西藏。

“大哥,你看,这该怎么办?”毕竟,那方可是他娘亲,宁采臣自然是不敢动粗,来个“霸王硬上弓的”强势。

“唉……还是某家来吧!我看你到了最后,依旧是不忍心的。”

眼看距离天亮的时间已经是不多,以防生变,燕赤霞捻铜钱弹指一扣,两枚铜钱,嗖的一下,准确无误的扣上了宁母魂魄去。

“啊……道士,你要干什么?”宁母时分惊恐,一边在挣扎。

“娘,不用害怕,我们这是跟你还阳呀!莫非娘一直希望做个孤魂野鬼吗?”见宁母受惊,宁采臣无法帮上忙,他只能如此安慰了。

“帮我还阳?咦,娘都忘记这事情了,我已经是死了,而且……”

燕赤霞趁着宁采臣安慰宁母的瞬间,他扣手一拉,宁母的魂魄,已经被他红线牵引住,无法在动弹。

接下来,燕赤霞可是要宁母的魂魄归位了。

红线一铺展,宁母的魂魄已经悬浮而起,对着床榻上移动了过去。

燕赤霞翻手一覆,紧紧的按压下了红线,一边在呐呐的念着咒语:“神兵火急如律令,法咒显圣灵,般若菠萝蜜!宁氏魂魄速速归位!”

但见宁母的魂魄立刻与肉身相互的结合,容纳。有微弱的忙光,一直缠绕在床榻的周边中,像是被镀上了一层金色,刺眼异常。

然而,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之后,宁母的魂魄,与她的肉身,竟然还是无法魂魄与肉身合一。

在看看燕赤霞,他的额头上,已经有豆大的汗珠,不断的冒出来。

一边观看中的宁采臣,他心中暗暗叫一声不好!看情况,似乎宁母的魂魄,她在抗拒进入肉身中去。

“大哥,这是怎么回事?我娘的魂魄,她好像在抗拒,难道我娘她不愿意还阳吗?”宁采臣心中没个底。

燕赤霞对他说道:“不是!那是因为伯母的魂魄在阴间呆了一段时间,魂魄中的阴气比较中,从而与肉身发生了阴阳不协调的关系,所以,魂魄才会久久的不肯归位。那是肉身在排斥魂魄的进入。”

“那该是如何好?”宁采臣面露出了一抹着急之色。

“这个……宁老弟无须担心,某家自有办法。”

燕赤霞言毕,翻手一覆,捻出了一道黄符,“看样子,某家只能通过黄符中的符气,将伯母中的肉身与魂魄中的阴阳气给融合了。”

一道金光射出,黄符安妥的贴在了宁母肉身额头上。

“神兵火急如律令,法咒显圣灵,般若菠萝蜜!宁氏魂魄速速归位!”

燕赤霞再度是起咒语,瞬间,厢房中无端的刮起了一阵阴风,凉意飕飕,像是有着无数的鬼魅,欺压上来般。

这一刻,宁母的魂魄,与她的肉身,终于是完全的融合,接纳了。

呼……

法道完成,燕赤霞的一身衣服,几乎是被汗水给浸湿完全。燕赤霞抹了一把汗水,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宁老弟,伯母已经无事了,某家想,或许天亮后,她能清醒过来。毕竟伯母的身体,可是上了一定的年纪。祸事一出,某家真的是有些佩服你的能力了,竟然能够让阎王你老儿要了十年的增寿,年轻人,就是好啊,有干劲,天不怕,地不怕,某家就是十分欣赏你这一点。凡事敢作敢为,不拖泥带水,真性情也。”

听了燕赤霞**裸的加以赞扬,宁采臣不由得是老脸一红,“大哥,你这话可是折杀小弟了,若非不是一直有大哥的鼎力相助,凭着我这般孱弱的书生,可是难以成气候的!家母不幸遭遇祸事一桩,从而意外要到了十年的元寿,这个功劳,大哥可是当之无愧的。小弟在此提家母感谢了。”

宁采臣说完,欲要对燕赤霞鞠躬起来。

这下子,倒是把老道惊吓的连连叫道:“哎呀!瞧你这是作甚?可别把某家这老骨头给折腾散架了去。好了,大事一桩完了,某家可是要告辞了,至于那仙葫,某家就先寄托在你这里几日吧,某家有空之后,在回来取。”

宁采臣原本是要阻拦下燕赤霞,好好的共饮一杯酒为快的,可惜的是,对于燕赤霞的身手,宁采臣只能是望尘莫及了。

燕赤霞的掠身离去,就像是黑夜中的蝙蝠一样,嗖的一声,他人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“公子,能不能让破风瞧瞧那仙葫宝贝?”破风一脸眼馋的盯着宁采臣手中的小仙葫,一心早已经是按耐不动了。

“行,不过不是现在,我们出去吧。”

离去后,宁采臣小心翼翼的为着宁母盖上了毛毯。

他们三人,出了厢房,来到了院子中。

天边,已经出现了鱼肚白,折腾了一夜,宁采臣也是有些倦意,不过,手中还有一事情没有落实。

将聂小倩从仙葫放出来。

如画,破风竟是一脸呆呆的看着那一袭红衣女鬼。好美的女人!即使如画身为狐狸精,她也是长得异常妖媚的,不过与此女人比较起来的话,好像,她是逊色了一点?

难道,公子已经被这女鬼迷上了?如画小脑袋撇了一眼宁采臣,却见宁采臣正在目光灼灼的盯着那红衣女鬼看着。

坏了!公子真的喜欢上那女鬼了吗?不行,以后的防备着这女鬼才行?如画的目光一流转,心生了一个计划。

“小倩在此感谢公子的搭手相救。”聂小倩盈盈对宁采臣叩首说道。

宁采臣面色一晃动,果然,这聂小倩真的是妖魅,风情万种的女鬼。之前,他看见了如画的真身,觉得如画已经是够妖魅的了,却是想不到,如今的聂小倩,比起如画的妖媚,更是甚上一筹。

啧啧!

怪不得,那些书生,终究逃不过美色当前,一销魂,却是叫他们付出了性命为代价。

影剧中的编曲,却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
只是,聂小倩,她与那树妖姥姥,又是什么样的关系?祖孙?主仆?或者什么都不是?一个乃是千年树妖精,一个则是女鬼,俨如那清风与明月般,没有一丝的关系。

宁采臣的思绪,一度飞扬。

“公子……”

聂小倩见宁采臣一副呆愣样子,看她的目光,又是灼灼一片,莫非公子是……暗念想到此,聂小倩不由得是面腮一红,羞赧的底下头,不敢再看宁采臣的目光了。她的那番模样,像极了那朝晨中的牡丹花,含苞欲放的花卉,百媚千娇,我见优伶。

“啊……你刚才说什么?”宁采臣才是晃过了思绪,方才,他想了事情,此事分岔,并没有听见聂小倩说什么。

“公子,她说,在此感谢你的救命之恩。”破风努了一下嘴巴,这女鬼,长得太妖媚了,这对于公子而言,可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而且,公子现在已经有了他跟如画姐姐,破风对聂小倩的到来,心中却是有着一股敌意。

“哦!你也不必谢我!对了,你以后可有什么打算吗?”宁采臣问道。

聂小倩抬起了眼睑,说道:“公子对小倩有恩情,所以小倩哪里都不想去,小倩留下来,服侍公子左右,不知道公子可否答应小倩的请求?”

灼灼其华,妖娆其表。

无可否认,聂小倩的容貌,的确对于男人有着巨大诱惑。

怪不得,黑山老妖已经有了十多房小妾,依然想要纳娶她为妾!

色字当头一把刀,万恶以**为首。一代鬼雄,都无法抵挡住她的美丽,红颜祸水,过分的美丽,真的是天妒红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