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43 院试

043院试

“额,这个……”对于聂小倩的所求,宁采臣不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答应她!心中有个声音,在千百遍的呐喊,如此美艳的女鬼,若是错过了,岂非不是可惜?

“莫非公子是厌恶小倩是女鬼的身份了?”久之不见宁采臣的回答,聂小倩的眉目,有了一丝幽怨,“公子无须为小倩的事情烦恼,小倩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女鬼,从不敢有企盼之心,公子会答应小倩的要求。小女子自便离去,以后…….以后绝对不会在纠缠……”

话说到这,聂小倩盈盈的在对宁采臣施了一个礼,一边自是低低的抽泣。

得!话已经是挑到这份上了,你分明就是厌恶我?讨厌我这个女鬼!所以,才是巴不得我速速离去吧?莫要在来纠缠了。

聂小倩的那一番话自怜自哀的说辞,宁采臣是否可以如此认为?

“罢了,你若是想留下来,你就留下吧!一切随意就好!”此时此刻,面对着一个娇弱低低抽泣的女子,宁采臣已经是找不到一个拒绝的理由。

聂小倩赶紧是破涕为笑,笑颜如花,“小倩多谢公子的收留!放心吧,以后小倩会注意的,绝对不会给公子添乱。”

宁采臣为之愣神!只为那一抹笑意嫣然,灿烂如花。

竟然宁采臣答应了聂小倩留下,如画,破风他们也不好说什么,只有是安静的,沉默的站在一旁。

“公子,他们都是…….”随后,聂小倩疑惑的撇了如画跟破风一眼,问道。

宁采臣对着聂小倩说道:“哦!她叫如画,他是破风,都是自己人。”

“你们好!我叫聂小倩,很高兴认识你们。”聂小倩随之跟他们打了个招呼。

如画与破风,微微点头,并没有如她般露出喜悦的神色。

宁采臣已经读懂了如画与破风的心思,如今有聂小倩的加入,他们似乎有些不高兴。不过对此,宁采臣也无须征求他们的意见。

他们与聂小倩的融和,接纳,还需要一段时间。

“对了,你是怎么被那黑山老妖抓去的?莫非你下嫁给他,是……”

“回公子的话,这事情,还得从我爹爹说起,甲子元年,爹爹出仕扬州为官,我自幼母亲便仙逝了,留下我和爹爹父女相依为命。因为爹爹要去扬州为官,而我自然也是随着爹爹前去了,可是在中途,我不幸感染了风寒,初始的时候,原本以为,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风寒,所以当时并没有在意。”

“可是谁知道……”聂小倩话语一转,继续说道:“三天过后,我病情加重,还没有到扬州,就已经……我死后,爹爹痛不欲生,加上天气炎热,爹爹不可能把我的尸体运回扬州的,所以,他就在我们落榻的驿馆外的白桦林坡上,将我下葬了!”

“我死后,魂魄出窍,一直浪荡无所依靠的在人间中飘来飘去,我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,曾经也想跟随爹爹去扬州,无奈,我的尸骨葬身在他乡处,即使我有那个心,我也是没有这个能力的!而且,魂魄最忌惮的就是不能见光,路途遥远,我便是放弃了这个念头。”

“后来,我被阴间的鬼差发现了,他们要来抓拿我回去,他们追,我就跑,最后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些烦人的鬼差,后来……也就没有后来了,遇见了黑山老妖,他贪图我的美色,就把我掳去了,然后,我所幸遇见了公子,得以逃出了黑山老妖的掌控。”

真想不到,聂小倩竟然有着一段那么坎坷的经历。

微微叹息了一口气,聂小倩面色有些歉意:“公子的罪了黑山老妖,却是因为我而起,小倩只能……”

“放心吧,这事情,我自有斟酌,即使不是因为你,我迟早都和他发生过节的。”宁采臣不想在继续纠缠这个问题,他只好打断了聂小倩的话。

“对了,我想问你一个问题,比如说,你们作为鬼魂的,肉身不在了,那么,你们能够修炼,然后重新塑造自己的肉身吗?”

宁采臣之前好像在一本野史上看过,说是鬼魂,或者魂魄,他们可以通过修炼,当修为达到满期后,便是可以为自己塑造出一具肉身来,好像叫做“鬼修”吧?

“公子为何突然问这个问题?”聂小倩有些不解。

“我只是好奇,而且,我这里刚好有一本,假若能够帮助你再度为人的话,你愿意去修行么?”宁采臣如实说道。

聂小倩面色一喜,“?公子果然这此法宝吗?我曾经听黑山老妖说过,人死后,肉身不在了,只要魂魄还在,那么就可以通过修行某种法道秘籍,然后得以新生,再度为人,那时候,我还以为,那老鬼他在逗我开心呢。”

“嗯!若是这样的话,我想,这对你的帮助应该会很大。这样吧,你这段时间,就暂时隐藏在我的厢房中,专心的修炼,看看效果如何。”

随之,宁采臣神识一动,他立刻启动了鸿塔,将拿了出来。

聂小倩得以此法宝秘籍,自然对宁采臣又是一番感谢云云。

那个时候,天已经大亮了。

天一亮,由于鬼魂是不能见光的,如此,聂小倩已经是无声息的隐遁而去。

而如画,破风,他们也进入了鸿塔。

宁采臣忽然想起了燕赤霞离去的时候嘱托,宁母的苏醒,就是在这个时刻。

宁采臣洗了一把脸,匆匆寮步而去。

走进了宁母的厢房,却见宁母已经端坐在案台上梳妆打扮了。

方是见到宁采臣,宁母微微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,“采臣,你起的比娘还早?往前这个时候,你不是还像邻家的小猪仔般贪睡的吗?今个儿,怎么起得那么早了?”

“娘,你没事了?”宁采臣神色一愣,有些意外。

果真,宁母一旦苏醒来之后,之前,那些林林种种发生的事情,她真的都通通忘记了?这样也好!

宁母眉目一挑,嗔了宁采臣一句:“为娘好端端的就在你面前,看你这孩子莫非是还没有睡醒,说胡话呢?娘还会有什么事情?”

“呵呵!没事就好!”宁采臣咧嘴一笑,心中的石头,终于是放下了。

“不过,娘就是感觉到,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,然后一睁开眼睛,什么都记不起来了。”宁母站了起来,说道,“如果娘没有记错的话,明天,就是你要参加院试的日子了?娘啊,得好好的给你去准备一下,今天晚上,加餐!你可得为娘争气哟!”

一天的时间,宁母却是不知道,她已经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轮回。

宁母说完,不顾宁采臣的发呆,她立刻匆匆步伐离去。

宁采臣一拍脑袋,院试?他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。

真该打!

宁采臣随后,也是匆匆步伐走去。

刚出走出了大院,迎头而来的两人,却是一天不见的柳长风雨李俊。

咦?

这两小子,一大清早的,便是匆匆的赶来?莫非是与院试有关?

“大哥!”

“大哥!”

胖子跟李俊,对着宁采臣打了一声招呼。

宁采臣心中颇为疑惑:“你们……怎么来了?风风火火的,莫非有什么事情发生了?”

“还不是院试的事情吗?喏,不用你去学堂在跑一趟了,我跟二哥呀,已经顺便帮你搞定了所有事情。”

李俊一边说,一边朝着宁采臣递了一张薄薄的贴子。

宁采臣接过一看,三指头大小的木片,上面,有红色的字体,尤其是宁采臣几个字眼,非常刺眼。

这应该是相当后世考生的准考证了。一块小小的木片,居然能够详细的记载着考生的身份信息。

“那么,愚兄多谢你们啦。走,我们找些吃食去!”

宁采臣携着他们二人,夺门走出。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