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48 做题

二卷 048做题

p:多谢七夜s巨土豪的打赏!泪奔ing

此事了了,如画,破风他们便进入了鸿塔去。

宁采臣也没有心思在看出,他走出了厢房。

聂小倩,她一直久隐匿在宁采臣的厢房中。这是经过宁采臣的应许,为此,她才可以在厢房中游魂行走。

只是白天的时候,不知道这女鬼,她又是隐匿在厢房中的某个角落中,正在酣睡的正甜。

即将到傍晚时分,宁母才是回来,大包小包的,均是以菜肴为主。如今的宁家,生活是改善了许多。

都是宁采臣在往日中,他售卖字画的来的来源。

如今,宁采臣的字画,在浙江的横县中,已经是一种时尚了。凡是读书人,均是喜欢去到城南街的最大书店,购买上他的一副字画,从而是沾沾自喜为荣。

身为读书人,若是不知道宁采臣其人,其字画,还真被同行人嘲笑的。

售卖字画得来的银子,虽不是大富大贵,但也是衣食无忧。

君子爱财取之以道!

宁采臣的取道,虽然是有些不光彩,都是“剽窃”前人的作品。不过,每当宁采臣有种负罪感后,他总是不断的告诫自己,让前文化得到灿烂的传承下去,如是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。

如此一想,倒也是心安理得,继续“犯罪”去了。

晚饭,宁母可是张罗的丰盛无比。满满一桌子菜肴,满屋余香。

母子两人,落座安定。

“采臣,明天就是院试了,娘可是盼星星,盘月亮的,终于要来了!其实娘也不希望你要个第一,第二,第三,都是没有关系!只要傍上有名即可,娘也就心,心满意足了。”

宁母悠悠一叹,好像肩膀上的担子,似乎是轻松了不少,“自从你爹离去后,娘一直不断的告诫自己,即使生活在怎么苦,在怎么累,但是,一旦看见你用功的读书,娘就什么都没有怨言了。今个儿,来,和娘亲干一杯!”

宁采臣一撇眼,才是发现,桌子的一角中,竟然有酒水,而且还是上好的花雕。他赶紧的为着娘亲斟酌了一小杯。

宁母高兴接过,看着宁采臣徐徐说道:“我的儿,你怎么不给自己斟一杯呀?莫非你让娘独乐乐么?”

“啊!好的!”宁采臣才是反应过来。

母子两,高高的举杯,小口抿下。

这一餐饭,母子两一直是吃到了月上树梢,才是落下帷幕,撤桌子。

宁母是个不能喝酒的人,可是今天,她兴许是太高兴了,一下子喝了几杯,瞬间酒精上脑,人也昏沉的被宁采臣扶持到了厢房去歇息。

看着宁母祥和的呼吸,那一刻,宁采臣的心中,竟然是从来没有过的安宁。

人生得其母,母爱深似海,此生足矣。

翌日。

宁采臣早早便起了床,简单的梳洗,拿上了所有备考的东西后,去了宁母的厢房,眼见房间门还是紧闭。

宁采臣心中一思,可能娘亲还是在睡梦中,便不去打扰了。

匆匆出门,赶往了考举地点。

半道上,正与柳长风,李俊他们碰个着。彼此是热脸的打个招呼,话不多说,结伴而去。

院试的考场,竟然是设立在了“嵩山书院”。

第二次踏进此学院,宁采臣心中有一种微妙的感觉。

“唉,若不是因为这院试的考试,我才不想进来到这嵩山书院呢!大哥,二哥,你们看看,这嵩山书院的那些学子们,个个都是飞扬跋扈的样子,好像我们这些从其他学院而来的学子,在他们的眼中,就是低人一等似的。”李俊撇撇嘴巴,一副不爽样子。

“可不是!老子真他娘的想一屁股坐死他们去!真是狗眼看人低的家伙。”柳长风也是附和道。

宁采臣,却是淡淡的笑意,“算了吧!今天可是大好日子呢!晴空万里,风轻云淡的!何必为了这小事情给自己添堵呢?”

“哟!那不是李山书院的宁采臣吗?”

一声吆喝,有着几分的奚落之意。

对面走来的,正是中秋赛事,一阵败北在宁采臣手下的叶默。叶默的身后,跟随这一帮学子,他此番做样,像极了黑社会的大哥大,带领着一群混混瘪三,前来寻找晦气的气势汹汹。

此地无银三百两!

这厮,可是来者不善。

“宁公子,我们又见面了?”叶默冷冷的对着宁采臣打了一声招呼,一副皮笑肉不笑,非常欠揍。

“是很久不见!只是,我们似乎不是很熟。”宁采臣一副云淡风轻说道。

一旦摊上了这些富家公子哥,耳边,真的是很难清静下来。

“哼!你有种!不过,我告诉你一声,不管你是如何的才富八斗,满腹经纶,千万不要对于这次院试寄托太高的期盼哦!说不定,你会摔得很惨!碰的一声!骨头都会散架的!哈哈……”

恶狗领着一帮小弟终于是款款的扬长而去。

“可恶!那个混蛋!老子真想一巴掌啪死他。”李俊曾经也是纨绔公子哥,自从他结识了宁采臣他们之后,他纨绔公子哥的做派,已经是该得差不多了。

不过偶尔,也会有一下的流氓痞性。

“无需管他们,走,我们去寻找我们的位置。”

宁采臣一挥手,扯上了他们离去。

虽说是初级的院试,可是上方,却是管制得严厉。为了防止有些考生作弊之类的存在,每个考生,都是实名制的对照身份,三遍核对之后,才能够进入考场。

而考场的设立,又是单独的一个空间,只能容下一个人,再有,放下笔墨。此空间,的确是过于狭小了些。

宁采臣第一次进入古代的考场,心中颇为好奇。

看着一间一间被隔开场地,心中不由得又是一叹息!

考试,考试,考的就是真实本事。

考场中,有两考官,他们的年纪,都是五十多岁左右,面色颇是威严。一些胆小的考生,从他们面前经过的时候,竟然无端的打起了一个寒颤。

寻到了位置,宁采臣是三组的倒数二桌。

至于柳长风,李俊他们则是被分在了另外的考点。

落坐安定之后,考官宣布了考场中的制度,其实就跟前世中的期考一样,云云一大堆规章制度。

宣读完毕,是发卷。依次顺序,不能大声喧哗,扰乱了秩序,将会被取消考试的资格!

对于这严肃的一点,所有考生都是小心翼翼的应付,生怕是闹了个错误,得了重罚,一旦被逐出了考场,这一声科举,算是无望了。

拿了考卷,一道醒目的提示,以“论道经邦”为题阐述。

命题作文?宁采臣神色一愣!

而且,当中的难度,竟然是前世中考取公务员的“申论”是相差无几。这是童生的院试试卷吗?

这未免过于强求学子所难了。

不过,话说回来,这考取科举,本来就是一场搏杀的生死战,假若参与的考生,都是酒囊饭袋的话,考取之人,若是没有一定的学识,即使侥幸做了官,十足的庸官,昏官,贪官而已。

宁采臣微微一思考,心中便是有了澄明的见解。

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!

宁采臣微微侧目,却是发现,旁边中的考生,他们有的已经是目瞪口呆的瞪着一双呆愣的眼睛。

显然,他们是这此道“论道经邦”给震惊的不小。

的确,他们不过是童生身份,一场院试,立刻就要他们发表见解的研究治国之道,当中的难度,可想而知。

宁采臣也无暇顾及他人,他铺张试卷,提笔而起。

“凡治国之道,必先富民。民富则易治也,民贫则难治也……”

字体工整,圆润,宛若是一个妙龄少女,在纸张上翩然起舞,婀娜多姿,妙不可方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