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49 放榜

穿入宁采臣 049放榜

笔墨飞快连贯,一横,一勾,一撇,一捺,均是笔尖生辉,宛若是游龙戏凤,独到天成。

洋洋洒洒的蘸墨挥笔,均是千字有余的试卷,写满了一纸张。

“夫令不必行,禁不必止,战不必胜,收不必国,命之曰寄生之君。此由不利农少粟之害也。粟者,王之本事也,人主之大务,有人之涂,治国之道也。”

千散于文,款款收尾。

宁采臣待到笔墨干之后,从头在仔细的端详了一遍,确认无误后,方才是题字而上,落款处,“梨山书院,宁采臣”。

此次答卷,才是完美收工。

揉动了一下微微酸胀的胳膊,宁采臣抬头,撇了一眼正中央处的沙漏,才是过一半。收回目光,在看看他出的学子,他们则是埋头挥笔不停。

看来,他们也是在争分对秒呀。

宁采臣并不着急交卷,反正,还有半沙漏的时间,他安然坐着,悠闲的抿着茶水。

考场中,有专门对考生设的茶水,以备之用。不过,为了考虑到茶水有利尿的作用,因此,往往进入考点的考生,他们尽量都是不喝的。

以免在答题到一半的时候,顿生尿意,如此憋着,一边又是答题,方是大大的不妙了。憋尿冲头,坏了思路,此种感觉,非常不爽。

沙漏,一点一点的过去。

终于,有的考生交卷了。其实,不用考生自己拿着试卷交给主考官,而是考生自动离去,放在桌子上,然后一旁监考的监官,他们立刻前去,将试卷密封好,而考生,便是可自行离去。

出了考场,烈日已经是当空照,人影端正,时间,已过了晌午。

“嵩山书院”大门外,柳长风,李俊已经在等候多时了。

他们一见到宁采臣出来,立刻拥了上去。

“大哥,做考如何?可否有难度?”问话的是柳长风,他自知自己这次很有可能是考砸了。所以,他才会如此着急的追问起宁采臣。

“二哥,你没看大哥这心有成竹的样子吗?取个案首回来,定是十拿九稳的事,我们就不要瞎操心啦。走,如今大考已过,该是彻底放松的时候了。”

李俊眉目一挑,有了一丝金光,“大哥,二哥,我们打个商量,今天晚上,不如有小弟做东,我们去翠红楼如何?听说,二哥一直久记挂着那个头牌,额……叫什么来着?辛十四娘,二哥,对不?”

“三弟,莫要乱说。”柳长风难得一次脸红。

不知为何,一旦谁人提起了辛十四娘,柳大胖子没有一次脸不红透如猴子的屁股般。

“今天晚上我有些事情要做,就不去了,你们若是有那个闲情,不如前去放松一下也好!”宁采臣委婉的拒绝了他李俊的提议。

今天院试晨考,那么明天,必定是放榜的时间,宁采臣知道,今天晚上的重要性,故而只能推卸了。

“好吧,竟然大哥不去,我们去了又有何搞头,不如我们下去在选个好时段吧。”对于宁采臣的拒绝,李俊也没往心理去。

只是此次的做卷,他很有可能,与柳长风一样,榜上无名都可能。

三人步行出了“嵩山学院”,各自告别回去。

宁采臣回到了院子,宁母却是只字不提院试的事情。做娘的都知道,儿子刚刚从考场出来,当然不能在给他增加心理负担了。

简单的寒暄了几句话,宁母便是忙着其他的事情。

入夜,空气中,有了一丝不安的诡秘气息。

柏青山作为知县,这次的童生院试,全程由他处理。

中午的时候,柏青山从叶家踉跄着脚步,上了轿子,由几个轿夫,抬回了家中。由于醉酒的缘故,他一躺下,再是醒来,已经是到了掌灯时分。

他才是想起来,明天可是童生放榜的日子。

于是,柏青山匆匆的换来丫头,简单的洗漱了一番。

又是唤来轿夫,匆匆的乘坐离去。

到了公堂上,案头上,那是今天院试童生的试卷。柏青山嘴角阴阴一笑,不断的在案头上翻阅着那些考生的试卷。

终于,他阅到了那一份考卷。

看着试卷上的字迹,柏青山目光一拧,流转不停,十分复杂。

他的眼睛,死死的盯着字体上的字行见解,行云流水,文采斐然。

果然,这宁采臣的文功,他的剖析,他的见解,一针见血,就指出了根源所在。可惜啊,假若换做是任何一个审阅的话,这一份答卷,无疑都是最佳的案首人选。

偏偏宁采臣他阴沟中翻船,不巧的审阅官是柏青山。纵然你满腹经纶,学富五斗,高谈阔论又是能如何?

亦如一块棉团在我手中,我喜欢,即可把它捻圆的,不喜欢,则是可以拍成扁的。

“小子,算你这栽倒在我手中,不好意思了!”

柏青山面色狰狞一笑,提笔化下,一道红色的“x”,像极了地狱中的恶鬼一样,窜在试卷上,狰狞的血腥。

柏青山在是一揉,那试卷,已经是飞进了纸篓中。

然后,接下来,柏青山直接将叶默的提上了榜单的第一醒目位置上。

呼……

一次继续审阅,一些见解不错的答卷,也一次落款而上。

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之后,柏青山已经将此童生晋升的榜单落款完毕。

柏青山舒服了伸展了一个懒腰,他目光一瞥,落在了下方的某个角落去,哪里好像有点不对劲。

咦?难道是他多心了?这个公堂上,何处多出了一盆植物来?

心中虽然是有疑惑,不过,柏青山并没有多想,将榜单封印好后,明天,自有院试的监官将此榜单贴出去。

熄了烛火,柏青山信步走了出去。

大堂中,异常的诡秘,又是安静。

蓦然,一道幽光,从角落中顿现而出,那人,个头不高,只到成人的腰身处。他一双眼睛,悠悠一闪,身影嗖的一下,立刻窜到了案台上去。

“哼!公子果然猜测没错,真的是料事如神!真想不到,这知县,竟然是无耻到到如此地步,竟然把公子的试卷当做了垃圾,丢进了纸篓去。”

诡秘出现的那到人影,却是破风。

原来,破风在得到了宁采臣的吩咐之后,他很早就寄生在那植物。他本来是竹妖化身为人,因此,那些花花草草,他均是可以隐身而上。

破风翻出那榜单,手一提,再是一挥,一杆毛笔已经落在手上。

之前,破风可以说是大字不识一个,不过后来,一直跟随在宁采臣的身边,见识多了,加上如画不断的催促他即使作为妖精,也要读书写字的。

为此,那一段时间,破风在如画的“监督”之下,才是慢慢的学会了读书,写字。

字体,从初始的歪歪斜斜,到后来的工整,也算是小有所成。

要不然,这一次,他怎么能够如此顺利的将“宁采臣”三个大字,题字在榜单的案首醒目位置上呢。

至于那个呆在案首之上的“叶默”,则是被破风耍了一点小计谋,挤兑在后下三位置中去。

“嘻嘻!大事完成,该是去向公子邀功了。”

何必好了案头上的一切。

破风嗖的一下,立刻化作了一青烟,飘出了大堂。

翌日放榜。

可是考生最热闹,最紧张的时刻。

宁采臣果然是实至名归,取了个案首回来。

那时候,柏青山,叶默他们正在一处凉亭上,悠悠的喝着茶水。

当一个仆人匆匆的上来告知,外面放榜所发生的一切。宁采臣取得了院试童生案首!

咚……

叶默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去。

至于柏青山,他则是面色一大白,一直是大喊着一句话:这不可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