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50 刺杀

穿入宁采臣

风陵渡口,十里长亭。风萧萧兮易水寒,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。宁采臣,如画,破风,他们在此挥手告别。他们约定好了以一年为期限,不管结局如何,必须要回来。如画,破风,他们默默的点头但应了宁采臣的要求,再三是盈盈一拜,峰回路转,如画,破风他们已然归去。唉……自是离别多愁。宁采臣施施然转身,却是在这个时候,空气中,有了一丝不安!三个一身黑衣人,立刻从一株大树的身后闪了出来,他们手中,分别是握着一柄银光闪闪的长刀,一晃一闪的,杀气凝重。

宁采臣眉目一挑,他心中颇为疑惑,这些人,一看就不是盗贼。可他,又是与谁结怨了?宁采臣没有说话,平静的看着三个握着大刀魁梧男子的到来。“小三,你没有看错吧?他就是那个书生嘛?”其中一个黑衣人问道。另一个黑衣人,冷冷说道:“错不了!他给我们的画像,简直就是一模一样。”“好!那么,杀了他。”宁采臣大吃一惊!无端的出现了几个路人甲,他们二话不说,提刀而上,一言不发就要宰杀了他。这,分明就是有人买凶杀人!他们,到底是什么人?为何要来刺杀他?为财?为女人?或者,什么都不是!投名状,无需一个正当理由。

宁采臣来不及多想,三把明晃晃的大刀,呼啸如同疾风般的对着他招呼上来。宁采臣双目一怒,如此暴徒,你不杀我,我必要杀你!反正留着,终究也是祸害。人影一窜矮下,宁采臣一下子就是掠了出去,一眨眼的功夫,他已经是安然无恙的脱离出三人的刀口。翩若飞鸿,宛若腾云驾雾般的利索身手。三个黑衣人,他们不禁是一阵目瞪口呆!这是一个手不能提,肩不能挑的书生吗?施施然停下脚步,冷冷的盯着那端的暴徒。“你们是谁?为何要杀我?”即使他们距离死亡已经是不遥远了,宁采臣也要弄清楚,这事情的缘由。

“哈哈……小子,你这话,等下下阴曹地府中去问那老阎王吧。”“老阎王?他与我算是老相识,再者,他暂时还不敢收留我。”生死一线间,宁采臣竟然还有心思与他们耍嘴皮。他,真的是个怪胎。两个距离宁采臣最近的黑衣人,他们大步跨了上去。长刀,再度是呼啸而来。宁采臣双目一拧起,一股强烈的杀气,顿时将他们笼罩。堪堪寻常暴徒,无需御剑之术!即可斩杀他们裆下。宁采臣回旋一转,翻手一挑,折下了旁边的一根树枝,一枝在手,俨如一把剑刃的利剑,剑气横生。

“去死!”随着两黑衣暴徒的吆喝,长刀一出,星光一闪,切上了宁采臣的咽喉。咽喉,这可是人的致命处!一刀切下,俨如杀鸡,一命呜呼。此暴徒的下手,果然是够毒辣!七步,必要见血!宁采臣就是踏出了七步,他手中枝条一卷,如若一条毒蛇般,迎了上去。宁采臣的《天罡九字诀》得以突破了第二道关卡,兵道,诡秘也。他们无论如何都是想不到,一个书生,单单是凭着一根枝条,竟然能够将他们劈去的大刀给挑来,然后,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书生手中的枝条,戳的一声。

竟然是连击!两黑衣人的心中处,被枝条贯穿出他们整个身体。“倒!”宁采臣冷冷翻手而回,立在一边,淡然如色。他们,在倒下去的瞬间,才是明白,他们遭遇上了一个高手,一个扮猪吃虎的书生,让他们永远没有那个机会,去质问他:这一切,到底是为了什么?碰!碰!地上,已经是两具尸体,即将冰冷。血腥蔓延而开,叫人作呕。啊……不可能的!这个残弱的书生,怎么会凭着手中一根枝条,就杀死了他的两个同伴?谁能来告诉他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余下的最后黑衣人,他双腿一软,几乎要一头的栽倒下去。

在看看那书生,杀了人,却是一脸淡淡自若的神态。不惊,不慌,不乱。他是人吗?不不!他简直就是恶鬼,恶鬼披着人皮面具。第一次,他是感受到了死亡的脚步,竟然是距离他们那么近?近在咫尺啊!宁采臣踏着碎步,一步一个脚印,走到了那已经还是浑身发冷的黑衣人,距离,七步范围之内。因为宁采臣相信,他能够在七步之内,将此人给斩杀了。有一种杀技,恰好叫做七步一杀!还有一种杀技,叫做五步见血!“你……不要过来。”黑衣人颤抖的言语碎不成音,他的身体,一直在狂抖动不停。

其实,他是想要逃跑的,可是,他的双腿,已经不再听他的使唤。“放心吧,我不会过去的。我只问你,这是谁的注意?是谁要杀我?”宁采臣目光,一片澄明,他心中平静如水,或许,他已经是猜测到了,那个幕后主事之人。黑衣人露出了一双惊恐目光,赶紧是碎步往后掠去了几步,“不!我不能告诉你!”“告诉我与否,那是你的自由,不过,我却要告诉你,杀不杀你,也是我的自由,所以,你若是识相的话……其实,我很有耐性的。”宁采臣悠悠的捋起了他手中的枝条,继续说道:“知道吗?这根枝条上,已经沾上了你两个同伴的血,我是不会介意,多你一个。

”“好!我说,可是,你保证我说了之后,你会放我一条生路吗?”黑衣人心中可是不确定,这个温尔雅的书生,是否连他也要一起诛杀了。他更加是想不到,他们是来刺杀此书生的,可是到头来,反倒被这书生给诛杀。蝼蚁尚且贪生。何况,他是一个人,一个有血有肉的人?英雄也好,狗熊也好,在死亡的面前,他们同样是恐惧的!“嗯!我在听着。”宁采臣目光悠悠一闪,有一股摄魂心魄的气势。好犀利的目光,如剑,如刀!黑衣人冷冷的又是打了个寒颤!“三天前,我们接到了一桩单子,那人,给了我们一张画像,画像中,就是你的模样,七分相似,三分微妙微翘。

他要我们杀了你,我们是杀手,有生意上门,所以自然不会……”“行了!那是你们的事情,我可没有兴趣听,你只需要告诉我,那人,他是谁即可。”宁采臣打断了黑衣人的话,“一句话!莫要在继续废话。”“其实,我们也不知道他是谁?往往跟我们交往的主顾,他们选择的时间,一般都是在黑夜中进行的,我们只是知道,他是一个年轻的公子,听他说话的口音,应该是个书生……”嗤黑影人的话语,立刻停顿。他怎么也想不到,他的一句话没有说完,那一根枝条,已经刺入了他的心脏。

“你……不是要说过放……我离去的吗?”碰!黑衣人怒睁着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,恶狠狠的狰狞,死死的瞪着,到他死去的那一刻,他始终都没有闭合上眼睛。“没错!我是答应放你离去,但是……我并没有答应不杀你。”玩文字游戏,那是书生历来的强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