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51 泛舟

穿入宁采臣

短短不到一盏茶的时间,宁采臣就解决了三个前来刺杀他的黑衣人。尸体处理起来,却是一件极其麻烦的事情。

幸好,在前方中,有一条运河,如此,正好中了宁采臣的心思。将尸体分别滚入了江河中,神不知鬼不觉。

然而,事实果真如此么?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。

当宁采臣处理好尸体的事情后,宋连城的出现,竟是叫他吃上一惊。想必,他刚才杀人,抛尸的过程中,均是落入到了她的眼中。

可是,她是什么时候来的?为何,他没有发现?宁采臣看着徐徐走来的宋连城。

这个女子,自从他上次被无端的“戏弄”了一番之后,一旦有这女子出现的地方,宁采臣即是有多远,就立刻滚多远了。

彪悍的女子,他可是招惹不起。

“啧啧!果然厉害!一眨眼的功夫,凭着手中一根枝条,瞬间就斩杀了三个人,你真的是书生?或者,我以前,真的是被你蒙蔽了?”

宋连城一双经营如同玛瑙的眼珠,上下扫视着宁采臣,一丝不解,则更多的是疑惑。

“你都看见了?”宁采臣心中倒是很平静。

宋连城眉目一挑,“嗯!全都看见了!从他们出现,然后提着大刀向你砍来,然后……直到最后一个人倒下去。哼!我以前,真的是小看了你!”

宋连城的质问,宁采臣无言相对。

事情已经败露了,宁采臣知道,即使他在如何掩饰,纸是包不住火,不如淡然处之,云若风情,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“你若是没别的事情,我走了。”

宁采臣言毕,撩开了步伐。

谁知,宋连城竟然是抢先了他一步,“你站住!难道,你就怎么讨厌见到我吗?怎么?你杀了人,我爹爹可是一州知府,难道,你就不害怕我去告诉我爹,将你的事情给抖露了出来?然后,将你收监了,你这辈子,肯定完蛋了。”

威胁!这绝对是**裸的威胁!

这是第二次,宁采臣与宋连城如此近距离的接触。甚至,他能够闻到她身上那一股芬芳的处子香味,扑鼻而来,余味缭绕。

不禁,宁采臣心神一荡漾!

这女人,分明就是在挑衅他男人的底线。

“怎么?害怕了?无话可说了?”宋连城见宁采臣缄默,小鼻子一挺,“只要你答应帮我做一件事情,那么,我就可以替你保密,将这件事情,永远给隐秘下来,如何?”

这女子,果真野蛮。

宋连城?连城?宁采臣忽然是灵光一闪,他忽然想起,连城,不是侠女么?恰好,这女子痴迷武功,看她一身打扮,几乎与那些小家碧玉的女子可是大大的决然不相同。

怪不得,之前,听到了这名字的时候,宁采臣可是好像在哪儿听过,原来,是这么回事。

居然是个侠女?那么,她怎么会要挟他?定然是她少女心性,在耍着他玩呗。暗暗的想通了这层关系。

宁采臣的心中,可是有了底。他确信,这女子,绝对不会把她今天所看见的一幕给抖露出去的!

侠女风范,绝对不会是小家子气。只是,那天中,被他耍了一通,灰头盖脸的被骂了个狗血淋头。他们,真的是不打不相识。

“想你乃是一州知府的千金,还有什么事情,你是办不了的?我不过是一介书生,若是真能够帮上你的忙,小生我是很乐意的!”卖个人情,顺水推舟而已。宁采臣自然是不会拒绝。

“哼!你少在我面前伪装了,一介书生?是啊!本小姐以前一直以为,你不过一介穷酸书生,可是谁知道啊,杀起人来,眼睛都不眨一下!有你这么恐怖的书生么?”

客套话谁不会说?宋连城岂非是那么容易糊弄的人?

眼见这小姐又是正是不提,宁采臣可是有些着急了,“把你的要求说出来,我若是能够做得到的,放心吧,我自然不会拒绝。”

宁采臣的催促,宋连城可是有了一丝不悦,“怎么?你有事情?院试不是考完了么?莫非我真的是让你怎么不受待见?”

得!这姑奶奶,话都说了那么直白。即使宁采臣在如何的不近人情,他只能耐着性子下来,继续的与她周旋了。

“好吧!看你一脸的神色不耐烦,其实,我的要求很简单,我想去泛舟,所以,你得帮我去找来一艘船,而且,

你要当我的船夫,我想去哪,你就划去哪。我这要求不过分吧?”宋连城话语一挑,说出了她的要求。

当然是过分了。又找船,又当船夫?她当他是闲着没事干的街头上的阿二阿三啊?

宁采臣心中暗暗一道,随后,说道:“好吧!我去!”

风陵渡口,枫林桥边。

有几艘捕鱼的小船,就是搁浅在哪里。如此,正好给宁采臣打开了一条方便之路。

找到了一船家,宁采臣说明了来意之后,同时,给了一些碎银,那船家是个老翁,宁采臣给他的碎银,可是低得他半个月的捕鱼,然后在去卖鱼的费用了。

自然,那老翁是乐呵呵的答应了。

船到枫桥边。

站在渡口上的宋连城,看见宁采臣徐徐的撑船而来,一叶扁舟,一个白面书生,一袭蓝衫,文气赳赳,又是温文尔雅。

蓦然,宋连城的脑海中,忽然是闪过了那天,也是同样的情景。她站在渡口上,听着那动人心魄的曲调,婉转,又是有些哀伤的曲子。

那人,真的是他吗?真的是他?

宋连城平静如斯的心情,忽然是碰碰的跳了起来。

“船来了,上来吧。”看着呆呆发愣的宋连城,却是不知道,这小妮子又在想什么心事了。都说少女怀春,可宁采臣无论是左看,右看,上看,下看,均是看不出这女子哪有少女的一面?

他倒是忘记了,连城,她可是个侠女。一代侠女连城,为了心爱的男子,她不得不远走他乡,背负着斩妖除魔的职责。

最终,她孤独最老,一生未嫁,为着远方那个男人,一直守身如玉到死。这便是聊斋中,那个连城的真实原貌。

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,一顾倾人城;二顾倾人国。

而她,却是一生孤寂寥寥。

不知为何,一旦弄清楚了宋连城的事情后,宁采臣心中,蓦然有了一丝悸动的情愫,在他心中,生根发芽了。

听到了宁采臣的呼声,宋连城徐徐走去。上了船,这艘船,可是渔民捕鱼之用,因此,船身,只能容身下两人,再无多余的空间。

高高的撑起船杆,小船如同一片叶子,轻飘飘的泛在湖面而去。

宋连城,呆呆的坐在了船尾上,怔怔的望着船头上那笔直的身影。此刻,她心中,可是闪过了一个念头。

她要追问他,那天,同样是在湖泊上,那个撑船高歌远去的人,是他吗?可是,她又是害怕,得到了的答案是否定的。

心中,好纠结。

难道,她已经是喜欢上了那个素面未见的陌生男子?单单是凭着一曲高歌,然后就俘虏了她的心?

会吗?宋连城的心,一直在挣扎不断。

宁采臣专心的在撑着船,他却不知道,船身后的女子,她内心中的挣扎,有着多么的厉害!

流光飞舞,一叶扁舟,乘着一男一女。

澄静的湖面,秋风徐徐,荡漾了一湖的旖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