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53 隐患

穿入宁采臣

干柴已捡来,这个时代可是没有打火机,火柴之类之类的点燃工具。如此,只能人工取火,而“打火石”就是最好的选择。

所谓“打火石”亦是比一般寻常的石头温度,热度高了,摩擦生热,便是这个理儿。

火堆,瞬间便燃了起来。

可是宁采臣转身一看,宋连城竟然还是一动也不动,身上的湿衣服,是湿嗒嗒的水滴往地上掉去。

宁采臣眉目一拧,这女人,还真是顽固。竟然她不肯脱,那么哥只好脱了。

解开了反锁的扣子,宁采臣嗖的一下,立刻将上衣卸了下来,露出了他上身的精壮身子。

别看宁采臣是个书生,他每天都抽出一半个时辰来锻炼身体的习惯,三块胸肌,三块腹肌,身材,身子板,倒是长得匀称。

“你……在干什么?”

身后,却是传来了宋连城惊恐的声音。

所谓男女授受不亲,一间破庙中,一个男子**着上身,对于宋连城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而言,她心中的羞涩很震撼,可想而知。

“当然是把衣服烘干了,难道我要把自己架上火堆去吗?”宁采臣倒是一脸淡然神色。

唉……

想想这个民风淳朴,道化严重的时代,宁采臣只能微微一叹息了。

“放心吧,裤子我不会脱的。你也过来,不要坐那么远,我不是老虎,不会把你给吃了。”

把衣服叉在木架上,看着依然是远远的坐在杂草堆上的宋连城,宁采臣微微摇头。

他不过是一个书生,而且还是谦谦有礼,难道,他**着上身,瞬间就会变成恶魔么?

“我……”

宋连城撇了一眼宁采臣,目光一旦落在他男人的胸围胸膛上,顿时,少女的羞涩,俨如那灿烂的杜鹃花,双颊又是红扑扑。

宋连城,她在犹豫。男人的**,她可是第一次看见哟!作为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,她能不羞涩吗?

“还是不愿意?大小姐,现在吃亏的可是我,我全身上下均是被你看光了,不如我以身相许给你如何?”

难得发现彪悍女的窘态,宁采臣自然是不放过。

宋连城蓦的站了起来,狠狠的瞪了宁采臣一眼,嘴巴一努起,说道:“呸!想我堂堂一州知府千金,我会害怕你?”

侠女果然是侠女,一转眼间,宋连城不在顾忌,从容的走去,靠近了火堆,蹲坐了下去。

不过,她依然不肯将身上的湿衣服解下来。

或许,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,叫她在一个男子跟前宽衣解带的话,这羞死的行为,她可是做不出来的。

火堆燃烧的火旺,宁采臣不断的往里面添柴火,将宋连城的双颊燃烧的通红,像那熟透的蜜桃般,楚楚诱人。

那瞬间,宁采臣心中可有某种原始男人的冲动,将她推倒,狠狠的咬上一口。

内心中的心魔,挣扎得厉害。

宁采臣却是能够控制好那一股窜腾而起的欲望,乃是临道的关系了。

临,君子风度,玉树临风。

既是君子,当然有良好的修身养性。

啪啪……

在一阵火星的乱窜下,宁采臣的那外衣,已经还是烘干了,他从木架上取下,递给了一直沉默中,微微低着头的宋连城,“你先把我的衣服穿上,然后将你的衣服换下来,烘干去。这样,我们就可以回去了,希望时间还来得及。”

宋连城犹豫了一下,她抿唇一咬,接过了宁采臣递来的衣服,徐徐步伐走向了破庙的一角,不过,她还是有些不放心,谁知道,那个书生,会不会偷看她换衣服?

“不许偷看!要是给本小姐发信了,我定然会将你的一双眼睛给挖出来,哼!我可是说到做到的。”

角落中,却是传来了宋连城的警告。

宁采臣无奈一笑道:“放心吧,我向上天发誓,若是我偷看了,必定会自毁双眼,然后扶墙而出,这下子,总该可以了吧?”

这女人,怎么会对她如此提防啊?他又不是贼!

角落中,窸窣的发出了一些细微的响声。一会儿后,宋连城套穿着宁采臣的外衣,碎步走了出来。

拿过木叉,将衣服架了上去。

“哎,书生,你生气了?”忙完了手中的事情,宋连城发现,她对面的宁采臣,闭合着眼睛,始终都没有看她一眼。

这书生,该不会如此小气吧?

“我没有生气,至于么?鸡毛蒜皮小事!”宁采臣睁开了眼睛,撇了一眼对面的女子,不禁,他神色一愣。

真想不到,宋连城一旦穿上了男儿装扮,竟然有着男子的几分潇洒不羁。一撮秀发,随意的搭落在香肩上,眉目中的那一抹英姿,真有巾帼不让须眉的风范。

“哎,书生,你又在乱看什么?”

宋连城发现了宁采臣的目光,一直不怀好意的盯着她。

都说世间男人皆是好色,哼!这宁采臣,不也是俗人而已。

发现了宋连城的目光不悦,宁采臣淡然一笑:“看好看之事。”

“呸!你这书生,又在胡言乱语。”

宋连城低低哼一句,不在理睬他,一直忙着翻着架子上的衣服。

宁采臣倒是觉得无趣,与这个不解风情的女子共处一室。即使他想要制造桃花,可桃花尚是在枝头。

两人继续煎熬,磨蹭了一段时间,夕阳落下后,晚霞满天之时。

他们两人,均是被身上的所有衣服烘干。

整理穿戴,一路沉默的踏上归程。

到了岔道后,他们就要另外折道。

宋连城眉目一挑,眼帘一台,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书生,这次事情……谢谢你了!还有一件事情,我要告诉你。”

宁采臣神色一凛,这女人也会对他说谢谢吗?历来,她不都是一直都在提防着他吗?女人的善变,女人的心事,你还真是不能猜透。

“小心那叶默给柏青山,他们很有可能……对你不利。我所知道的,就是这么多,你以后尽量小心他们就是,我走了!”

佳人远去,瞬间就隐没在长街中。

叶默?柏青山?

哼!即使他们不找我的麻烦,我也是会去找他们的晦气的。

宁采臣双目一拧,大步的朝着归家的方向走去。

叶家。

楼阁庭院中。

叶默此刻正在大发雷霆。

刚才,他身边的狗腿子回来禀告说,那派遣出去的三个人,不见他们的行踪,神秘失踪了?

什么叫做神秘失踪?

叶默偏偏是不信这个邪。杀手,他们所作的生意,就是接单杀人。可是,他们竟然无端消失了?难道他们卷着银子跑路?

不可能的!

那些暗影楼中的杀手,他们从来都是自认银子,不认人。

可恶!

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?宁采臣还好好的活着,一根毫毛不少。那些侩子手,他们都是吃素的吗?连一个孱弱的书生,都是不能搞定?

嗷……

银子花去不少,可是事情竟然没有妥善?

有句说得好,损了夫人又折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