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54 亲人

穿入宁采臣

叶默自问,他从小到大,人前人后,从来都是风光无限好。生在豪门家族,过着舒适的锦衣生活。三岁名动,五岁扬名。

整个横县中,有谁人不认识他叶默?宁采臣是什么东西?连给他提鞋子都不配,可是,就是这么一个给他提鞋子都不配的人,竟然一路抢走了原本属于他的东西,荣耀。

中秋的赛会败北,院试的案首同是败北。

好事不过三,那么,只有将此人给抹杀了。为此,一个漆黑,风高的夜晚,他请人将宁采臣的画像素描而出,然后拿着画卷,找上了暗影楼的人。

叶默开价五十两!

其实,叶默想直接丢下十两银子的,因为宁采臣在他的眼中,真的不值五十两。区区贱命,何足五十两?

不过,叶默为了将此事办得圆满,他最后才是将价位定在了五十两银子上,将宁采臣直接抹杀。谁知,在约定好的时间后,不见暗影楼的人替着那贱人的头颅而来,却是得到的禀告说,那些派遣出去的杀手,不知所踪了。

银子没了是小事,可是只要宁采臣一天不死,那么他叶默注定要被踩在脚下,如咽喉卡着鱼刺,无比难受。

碰!

叶默一拳头,直接的砸上了茶杯去,波的一声,那茶杯粉碎,洒落的茶水,溅满了一地,正如他此刻的心情般,杂乱无章。

宁采臣取得了院试的案首回来,最为高兴的人,其实是宁母。宁母企盼这一天,已经是很久了。

宁采臣才是回到家中,大堂的高堂上,托盘上的一个大大猪头,供奉在了烛台下,然后,一些点心,水果之类的贡品,可是摆满了高堂。

宁母一见到宁采臣回来,满脸堆着笑容,拉上他说道:“采臣你回来了,刚好,你给你爹,爷爷,太祖公,所有的祖宗们磕头拜谢,肯定是我们家祖宗保佑显灵了。”

宁采臣面色一僵!

他不信神,不拜鬼。其实,这个世界上,原本就没有神仙,不过是祭拜,跪神的人多了,于是,便有了神仙,鬼怪之说。

亦如,地上本没有路一样,走的人多了,便是有了路。

不过,对于宁母的要求,宁采臣也不会拒绝。他规规矩矩的捻上了三根香火,对着高堂,三叩五拜之后,宁母便是一脸笑意的从他手中接过了香火,小心翼翼的插进了香炉中。

忙完了手中的事情,宁母笑嘻嘻的忙着其他的事情去了。

而宁采臣,也是回到了厢房。

才是走进房间,宁采臣立刻感觉到,房间中的气息有些对劲,有些冰冷。

继而,气息是一旋,从厢房的一角落中,聂小倩顿现而出,悠悠的朝着他走来。

“公子,你回来了?”聂小倩盈盈的对这宁采臣盈盈问候一声,声如黄莺。

宁采臣心中顿时疑惑,都说,一般的鬼魂,他们忌光,白天的时候,他们不会出来。对于之前的聂小倩,她可是不会在白天出现的。

“公子,你心中是否很疑惑,小倩会在白天出来吧?”聂小倩目光一闪,接着说道,“公子是否还记得,给小倩的那本,这真是上层的好宝贝,自从修炼了此功法,小倩已经能够随意的在白天走动了,不在忌惮白天,也不会畏惧那烈日了。”

“哦?是吗?那么,我恭喜你了!”宁采臣也是为聂小倩高兴。

原来,那对于鬼魂的帮助,效果如此之大。

“可是……唉……”

聂小倩在房间中走了一圈,目光悠悠一闪,有了一丝歉意,“如画和破风他们的离去,是不是因为我的出现?所以,他们不高兴了?所以,他们才会离开公子的?”

宁采臣坐下了书案的椅子上,撇了一眼聂小倩,这女鬼,几日不见,可是越发的妖媚,一个风情万种的女鬼,对于男人而言,其中的诱惑,可是不小。

宁采臣按下了心中那一抹怪异的想法,发问道:“是你想太多了,他们的离开不是因为你!因为我暂时没有什么好的功法秘籍给他们修炼,而如画,破风他们也是想要提高本身的法道修为,所以,他们最后决定出去历练一番,看看能不能寻到个机缘,让自己的修为提高。”

“公子,你这话……是真的?没有欺骗小倩?”聂小倩盈盈走来,走到了宁采臣的跟前,与他双目对峙。

好个摄魂心魄的女鬼!

太过于妖媚了!

宁采臣体内顿时有股**,于是,他赶紧撇开了目光,说道:“真的!堪比珍珠还真!所以,你不必有心里负担。他们的离去,真的不是因为你的关系。”

“哦!要是这么回事,嘻嘻……那么我就放心了。”

聂小倩抿唇一笑,妖媚的风情万种。

一时间,宁采臣不由得看痴痴看呆了去。

“公子……”

聂小倩发现了宁采臣的异样,嗔了一句,立刻底下了头,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
“啊……你以后不必叫我公子,可以叫采臣哥,这样,我听起来比较顺耳些。”

之前,宁采臣也是特意强调了如画破风他们的称呼,可是如画破风他们依旧称呼“公子”不变,为此,宁采臣也只好是依旧了他们的心性了。

“好啊,以后,我有了采臣哥,还有伯母,将来,等如画破风他们回来了,我可以好好的跟他们相处,这样,我以后就不是孤零的一个人了。”

说道高兴出,聂小倩的眸光,一片荧光闪闪发亮。

伯母?如此说来,聂小倩见过了娘亲?

在进到宁家之前,宁采臣可是跟聂小倩有过约定的,她只能在她的厢房,或者厢房外面的院中活动,至于宁家的大堂外,聂小倩毕竟是鬼魂,可是不能随意进入的。

“你什么时候见我我娘了?”宁采臣有了一丝好奇。

聂小倩说道:“不久前,好像是三天前,伯母进到采臣哥的房间来,给你整理衣服,还有暑书架上的书籍,那时候,我正在睡觉,所以被吵醒了,就好奇的看了一下,才发现,那不就是伯母嘛。嘻嘻,伯母的气质真好,慈眉目善的,我都开始有些喜欢伯母了。”

“别!”宁采臣立刻拒绝了,“我娘她胆子小,你可千万不要去吓唬她。”

聂小倩嘴巴一努起,有些失落说道:“看你说哪里去了,我只是忽然发现,伯母跟我娘亲在世的时候,她们两人的气质很相像,所以,我才会这么说的,放心吧,小倩不会那么孟浪,怎么可能会去吓伯母呢?小倩还不至于是混账到那种地步。”

话还是说的严重了一些,宁采臣赶紧说道:“你也别往心里去,我刚才不过是……”

“嘻嘻!采臣哥,没事,小倩可不是小气之人。我怎么会往心里去呢。”聂小倩又是恢复了她少女的一面。

“对了,你跟你爹分开了这么久,你是不是很想念他?”一个已经是死去多时的人,对于活在世上的亲人,她心中,难免好似有挂念的。

一旦想起了她可怜的身世,宁采臣唯有是微微叹息。

听了宁采臣的话,聂小倩赶紧是点点头,双眸中,有一丝微红,“当然想了!毕竟都是五六年过去了,我都不知道,爹爹一个人怎么度过的!发妻没了,唯一的女儿也没了,这个世界上,就只是剩下他一个孤零零的活着。唉……我爹,他真的是很可怜!”

聂小倩一声长长的叹息,叫宁采臣心中一动,“不如这样吧,院试已过,距离明年的乡试,还有一年多的时间,你不是说,你爹在扬州任知县吗?你心中若是实在想得紧,不如,我们去一趟扬州如何?去看看你爹?怎么样?”

聂小倩双目泛光,一脸激动的神色,“真的可以吗?可是以我现在的情况,小倩不过是一缕残魂,路途遥远,白天的话,那烈日炎炎,我害怕到时候……”

“放心吧,这个,你不用担心了!难道你忘记了,如画和破风他们是怎么跟随在我身边的?”宁采臣话一出。

聂小倩就立刻明白了。

公子可是个厉害的人物呢。

连地府中的阎王爷,还有那力大无穷的黑山老妖,都是拿他没有办法。公子要携带她区区的一个鬼魂,自然是小菜一碟了。聂小倩的心情,分外喜悦。她,就快要见到爹爹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