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55 旧怨

穿入宁采臣 055旧怨

入夜,晚风宁静,寂寞凄凄。

宁采臣却是不知道,这夜中,他险些命丧黄泉。而事发缘由,竟是因为上次在城隍庙中,他与判官的个人恩怨导致所为。

一鬼卒,进入了他的睡梦中,悄无声息。欲要将他的三魂六魄,击碎而去。然则,此小鬼意想不到,当他成功的进入宁采臣的睡梦中,欲要行不轨之事时候。

一个一身金甲灿烂的阴兵,对着小鬼便是当头一棒,大脚将小鬼踢出。

碰!

小鬼实物落地,宁采臣已经是悠悠清醒过来。他脑袋有些微痛,灵识一动,瞬间,他便是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。

这小鬼竟然是恁的厉害,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了他的睡梦中,对他不利?要将他的三魂六魄给斩碎去?

如此,即使他大难不死,醒来之后,也会变成一个痴痴呆呆之人。好狠毒的手段,好阴毒的计谋!

“大爷饶命啊,这……不是小的注意……是……”

见事情已经败露了,趴在地上的小鬼,碰碰的对着宁采臣扣起响头来。

宁采臣双目一寒,下了床榻,穿上鞋子,探脚一踹,那小鬼,又是无端吃了一脚,碰的一下,身体滚到了桌子下方,赶紧又是爬起来,惶恐不安的继续磕着响头。

“说,这事情,到底是谁指使你干的?”宁采臣余怒未消。

他生性本来就淡薄,无心与人结下是非。可是是非,总是会将他牵绊住。每每如此,总是危害到他的性命。

上次,是黑衣人劫杀他,这一次,又是一小鬼上来犯事。

原来,他还不够强大!

小鬼一脸惶恐,说道,“是……城隍中的判官大人,这一切,都是他吩咐小的,大哥,大爷,这事情,真的跟小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哇。”

城隍判官?又是那厮搞事?

看来,上次对他的教训,下手还不够重,那厮真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痛。居然人家找上门来,宁采臣也不想息事宁人那么简单了。

宁采臣往前跨去一步,揪住了那小鬼的脖子,将他一提,像提上一只猫儿般,轻飘飘的没有任何重量,“你现在跟我走,我倒是要去跟那厮对峙,假若你所说的都是真的,那么我自然不会为难你,如果我发现,事实不是那么回事,而是你在胡编乱造的话,哼!我倒是很想看看,我定然叫你好好的尝试一下,那油炸鬼的滋味是如何**法。”

“别!小的句句属实。”

小鬼被宁采臣提了起来,无法动弹,唯有是露出了一双惊恐不定的绿眼,哀求不断。

“废话少说,你且跟我去一趟。”

宁采臣御剑而出,踏空而去。

不到半刻钟,宁采臣已经提着小鬼到了城隍庙中。

碰!

宁采臣随手将小鬼丢了出去,目光一闪,扫着上台中的判官尊像,“判官,你给我听着,现在给你半盏茶的时间现身出来见我,要不然,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之后,我定会让这一座城隍庙夷为平地。”

他话已放出,必定是言出必行。

“判官大人,您就出来吧,小的……事情败露了,小的没有办法,只能将您老给供出来了。”小鬼软趴趴的蜷缩在大堂中,苦苦哀求着。

一道银光一闪,尚未到宁采臣说的半盏茶时间,判官已经是顿遁身而出。

他走到了小鬼去,大脚一踹,小鬼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直直的在大堂中滚翻了三圈之后,才是落地。

“废物!”判官目光一片阴沉。

宁采臣目光淡然,悠悠的看着判官。他在等待,等着这厮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。上次,他已经是对他手下留情了。

为何,这厮竟然是不知道好歹,再度的要至于他死地?

“竟然事情已经败露了,也没有什么话好说的。是!没错,那小鬼是本判官派去,至于缘由,想必你已经是清楚了,明白了,在此,我也不在阐述了。”

这厮承认的倒也是爽快,有点儿担当。

然则,宁采臣却是不明白的,为何这判官总是要三番五次的跟他过不去?难道,是因为他长得过于俊俏了?又或者,他满腹学识,才高八斗,于是,遭人嫉妒了?

所以,他们处处为难他,刁难他?我看你春风得意,我送你一记拳头,然后挖个坑,让你掉下去。

宁采臣目光一瞥,有了一丝阴寒,“很好!你倒也是爽快,小生就是不明白了,我与你并无大血深仇,你用得着如此的前来算计我?上次阎王殿事件,我已经不再与你计较,却是想不到,你这厮竟然像二狗一般,逮着谁就乱咬?莫非你狂犬病发作了?让你心生烦躁,好了伤疤,却是忘了痛?”

“哈哈……好个伶牙俐齿的书生!没错,本判官就是看你不惯,看不见你春风得意,所以,本判官才会与你过不去,你又能耐我何?”

“呸!就你这货色,连给哥哥提鞋都不配!我不屑于你一般见识!不知道死活的东西,我不能耐你何,但是,我能戳爆你的卵蛋。”

宁采臣难得爆一次粗口,因此,这一次,他是对判官可是痛骂的畅快淋淋。

“书生!休得张狂!”

判官老脸一红,从来没有人敢如此放肆,肆无忌惮的咒骂他,这书生倒是吃了豹子胆,一分情面不给,张口就骂。

尤其是那一句“戳爆了你的卵蛋”更加让判官火气腾起。

“今天,本判官必要斩杀你,因为你无知,狂妄的书生,亵渎了神灵,你该死!”

判官“死”字一出,他覆手一翻,法笔立刻从他的袖中射出,俨如毒蛇的舌头,立刻切上了宁采臣而去。

宁采臣面色一寒,这厮终于是恼怒成羞了。

好的很啊!他等待的,就是这一刻!

宁采臣并不想与那厮动手,因此,在判官踩着七星步伐,提着法笔切上来后,宁采臣神识一动,将“神仙索”掷空一抛出。

那“神仙索”宛若是一张大网般,立刻将判官罩了进去,然后再是一卷,已经将此判官捆绑的如同一个粽子般,动弹不得。

判官面变如同猪肝色。

神仙索!

这书生,他怎么会拥有如此神奇,又是法道广通的“神仙索”?“神仙索”一出,这天下间的所有妖物,如是囊中取物,瞬间就成了阶下囚。

亦如这判官一样,一眨眼的功夫,他已经是成了阶下囚。

“呵!真想不到,这玩意儿如此灵验,一下子就将这厮给捆住了。”

宁采臣则是一脸好奇,围着判官走了一圈,盯着那“神仙索”,这跟绳子,真的是能够千变万化啊!

拥有此宝贝,胜过千军万马啊。

“哼!书生,你到底想把本判官怎么样?我可告诉你,你无权对我处置!你不过是一介凡人之躯,没有那个资格动我,所以,你速速我松开,要不然……”

啪!

宁采臣二话不说,一巴掌就掌掴在判官的脸上去,盯着他说道:“你是在威胁我吗?单单是今天晚上,你对我所做的一切,小生我可以放心的告诉你,我可以有千百个理由要诛杀你!信否?你若是在多嘴一句?不妨试试看?”

原来,这个书生,也是个狠角色。

判官双目垂下,似乎,宁采臣那一巴掌,已经让他意识到,他成了砧板上的肥肉,等着被剁碎的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