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57 阿宝

穿入宁采臣

他整个人,忽然间就是踉跄了一下,目光炽热,嘴巴喃喃道:“好字!果然是好字啊!怪不得,管伯老弟在信件中提到,如此含有字魂的字迹,不管是谁人见了,都要拍手叫绝啊!今日得知一见,果然是如此!怪不得老弟会舍得花下二十贯的天价购买,若是换做了彼人,也是乐意的。”拓跋流云,身子微微一颤抖。一副贪婪的目光,紧紧的盯着那两幅字画,他此番模样,像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般,嗷嗷的吸引住了母亲的奶水,一刻也舍不得松开,生怕有人跟他抢了般。

“不瞒你说,当初,我在见到此字画的时候,亦是跟你一个样,一旦见了那飘逸的字体,几乎都是移不开双眼了。”宋文豪回想当日,在书店中的情景,他心中甚是感慨颇多。对于一个爱读书,嗜好收藏字画的人而言,能偶然得到一两幅上层作品,那真的是人生中的一大幸事。“唉……想我拓某一生看过的作品无数,甚至还为自己创造出的书法沾沾自喜,如今得知一见此两幅字画,还真是汗颜无地自容啊。”拓跋流云心中也是一番感慨。“据说,那宁书生已经取得了这院试的案首?管伯老弟,听说你和那宁书生可有几面之缘,不如你找个时间约上他,让老哥哥见见那书生,到底是啥模样?可好?”字迹中一旦有了灵气,天下间作品,皆为粪土啊!拓跋流云一边说话,而他的目光,却是一直停留在字画中,一刻也舍不得移开。

见他此般模样,宋文豪心中咯噔了一下,万一拓跋流云开口跟他索要字画,那么,他该如何好?他能够拉下脸来拒绝老友的请求吗?“管伯,你没事吧?”久等得不到回答,拓跋流云灿灿的目光一扫,撇上了正在一边发愣中的宋文豪,“莫非这事情可否有什么难处?”宋文豪端起了茶杯,悠悠抿了一口茶水,随后说道:“说有难处,也是不尽然,只是我与那宁书生,屈指数来,不过才是见了两次面而已。那么,我们该以什么样的话题,或者缘由,要见他呢?毕竟,他可是后生,而我们的辈分可是长了他一轮呢。

”“这个……说的也是,倒是哥哥我孟浪了。让我想想看……”两人一边在欣赏着字画,一边低低的品论。男人与男人之间,无非是金钱,女人,权利,为当之话题。可是像他们秉着字画相谈甚欢的,倒是少见的很。聂小倩在得知了宁采臣不久后,便是以“游学”的方式,答应她要去扬州见父亲,于是,聂小倩更加勤快的修炼起《回元大法》中的秘籍。鬼修之路,却是寂寞的。不过聂小倩为了能够尽快的见到父亲,因此,她不分昼夜的修炼。她希望能够在见到父亲的时候,可以大修所成,重塑真身,一旦修成了肉体,那么,她便是可以重生还阳了。

给父亲一个天大的惊喜。只是不知道,在见到父亲那一刻,父亲该是多么的惊心动魄。花好月圆,父女团聚,她时分期待那一天的到来。宁采臣这今天闲着没事,他便是去城南的书店转悠,看看能否淘到一些可用的书籍。加强自身的知识。未来,若想在科举道上有一番作为的话,那么,他必须得不断的学识,吸收更多甘露,才能够让自己更加强大起来。人生于世,总不能碌碌无为不是?大丈夫,有所作为,而有所不为。如同是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可是一天的转悠下来,宁采臣颇为失望,各个大大小小的书店,他均是跑了个遍,却是没能寻到一本可用的素材,心中未免是有些颓废。

一晃,已到了中午时分。宁采臣顿感腹部一阵饥饿袭来,抬头,看了上空的烈日。还是回家吧!宁采臣从最后一家书店出来后,他不打算再找下去了,步伐匆匆往家里走去。走了半盏茶的时间,宁采臣眉目一挑,发现前方中积聚了一些人,似乎在围观什么。议论的纷纷扬扬,有的则是在交头接耳,他们却是在看好戏。众人,百生态。心中一丝好奇,宁采臣步行而去。然后,他往人群一看,场地中央,跪着一个妙龄少女,少女的脖子上,少女低着头,在少女的胸前,拐着一块简单的木制牌子,上方,写着几个歪歪曲曲的小字:卖身葬爷爷!求好心人施助。

几个字眼,却是道尽了了生活在社会最低沉人们的心酸,坎坷。自古就有卖身葬父,卖身葬母,一番孝心感动天地。宁采臣鼻子一酸,心中,顿时升起了一股难受的滋味。宁采臣原本不想理会,这世间中的不幸之事,天天都在发生,他不过是一介俗人,即使他有那个心,亦是无那个能力。撩起脚步,欲要离去。然而,一个突兀的声音,却是叫他的步伐稍微迟缓的停下。“啧啧!如此一个标志的小美人儿,竟然舍得卖身葬爷爷!小美人,开个价,你要多少钱,那么,哥哥买下你之后,从此,小美人便是哥哥的人啦。

”这个声音的不适于向起来,宁采臣“咚”的一个转身,寻声看去。说话之人,竟然是一个书生打扮的胖子。只是这胖子,腰带下又是佩带着一把长剑。剑是好剑,但人,竟然是长得歪瓜裂枣,此男子的面相,是在是不敢恭维。肥头猪而,上额宽,下颚短,这分明就是饱思意**的下贱之相。看热闹的人们,立刻哄的大笑起来。百笑嬉闹,他们在等着一场好看的戏码上演。故事没有发生在他们身上,他们永远不知道,有种悲伤,叫做绝望。听了这话,那一直跪倒在地上的女子,悠悠的抬起头来。

就是霎那间。宁采臣呼吸一窒!那女子,他是认识的!回想起来,他们不过是一面之缘。阿宝!宁采臣忽然心中一刺痛!那个唱着《水调歌头》的妙龄少女,那婉转的曲调,声如黄莺出谷。如今,他们二度相见,已是物是人非。“果然是个标志的小美人啊。”书生胖子吧唧了一下嘴巴,像一头饿狼,目光闪闪,又是贪婪的盯着那小白兔,恨不得,一口就要将其吞了下去。宁采臣双目一闪,立刻射出了一抹阴森气息。他从容走了过去,一挑开人群,将地上跪着的阿宝给扯了起来。

阿宝神色一愣,怎么会有个书生男子将她一带的拉上,她心中一惊,蓦然定眼一看。是他?那个温尔尔雅的公子?宁公子,宁采臣!“公子,怎么是……你。”阿宝双眼通红,面色憔悴,言语间,悲伤破碎。“呔!那小子,这可是老子看上的!而且,哥哥我可是比你早到了一步!所以,请你将那小美人放开,哥哥我买定她了。”书生胖子窜了上去。怒瞪着宁采臣,一脸愤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