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58 恶狗

二卷 058恶狗

p:各位书友,若是觉得本书不错,就有劳推荐下,收藏下,和尚在此拜谢了..

好狗不挡道!却是被一猪头挡住了去路,好不煞风景。

宁采臣并不想招惹是非,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,遂是,他目光阴阴的撇了一眼那胖子,“敢问兄台贵姓?她是我的朋友,不是物品,怎由你随便买卖?望兄台此话莫要在说第二遍!”

“哈哈!好说,在下乃为王伯通!我认得你,你不就是那个宁痴儿吗?哥哥今天把话捞在这里了,那小美人你留下,你么,趁早滚蛋!要不然,哼!我那长剑可不是不长眼睛的。”王伯通一幅飞扬跋扈,好不嚣张的说。

“宁公子,你还是走吧,我……我的事情不用你管。”

阿宝眼睛一红,一副要落泪的模样。宁采臣不过是个孱弱书生,在看看那胖子,宁采臣一个也顶不了他两个。

万一为了这事情,闹起了冲突,阿宝可是不希望宁采臣因为自己的事情从而受到伤害。

“阿宝,你莫要推脱,今天这事情,我管定了!胖子,我好话说在前头,你莫要在纠缠不休下去,你若是想要找女人乐乎,尽可去那翠红楼,要多少有多少,何苦……”

“呔,哥哥告诉你,宁痴儿,这事情,你少管为妙。再者,那小美人,可是她自愿卖身葬爷爷的,哥哥我钱多的是,啧啧,在看看你这个穷酸样,少在老子面前装英雄。美人,跟哥哥走吧。”

王伯通真的是不知道好歹。

他言毕,探手一翻,立刻抓上了阿宝去。

如此一个酒囊饭袋,宁采臣岂非会让他如愿?也是覆手一翻,抓上了王伯通的猪咸手,顺势一带。

啪!

胖子立刻被宁采臣摔了个仰八叉,模样好不狼狈。

“呸!你狗杂的死定了……”

王伯通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,“锵”的一声,他立刻拔出了腰身下的长剑,银光一闪,二话不说,立刻对着宁采臣刺了上去。

宁采臣不慌不忙,跨步的往前,大手一扣,顺势的抓住了王伯通的手腕,对他说道:“就你这臃肿的粽子身子板,我送你一句话,不自量力!”

王伯通面色一颤抖,他竟是想不到,宁采臣的力度竟然是那么大,一下子扼住了他的手腕,虎门立刻一阵剧痛。

嗷……

王伯通的面色,已经是变成了猪肝色。可恶!这该死的宁痴儿,狗娘养的,老子一定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。

由于被宁采臣紧扣住手腕,他发力不得,只能由着宁采臣摆布了。

“公子,你……还是放过他吧。”

阿宝很惊讶,她可是想不到,宁采臣的表面,本就是一个儒雅的书生。可是谁知道,他竟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。

“滚!”

宁采臣提手一送,王伯通立刻摔出了仗远外。如风中凌乱的狗尾巴草,瑟瑟发抖。

“可恶!你给老子好好等着。”

王伯通双目拧起了一抹阴森的杀气,一身狼狈的大步离去。

“各位父老乡亲,都散了吧。”

看着那些围拢热闹的人们,宁采臣对着他们拱手说道。

一下子,那些围观热闹的人们,见没有什么好玩的,一轰鸟兽散的悠悠荡荡的各自离去。

“阿宝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爷爷他……”

“爷爷他死了!爷爷之前就有病,可是家里太穷,所以,我们就一路沿街卖唱,赚点小钱,吃饭都成问题,所以,爷爷的病情,越托就越重,后来就……”

阿宝话说道这,她已经是悲戚不成声。

宁采臣叹息了一声,说道:“所以,你就出来卖身葬爷爷?可是你有想过没有,你这个办法,根本行不通的,像今天这事情,若不是我遇见的话,我想……好了,不说这事,你爷爷的尸首在哪里?”

阿宝抹了一把泪水,“就在一间破庙中,爷爷一生悲苦,从小把我抚养成人,我不想爷爷连死后,一副棺材都没有,所以我就……”

“好了!没事了!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你爷爷的事情,交给我来处理吧,你也不要悲伤了。话说,人死不能复生,我们活着的人,即使日子在怎么艰苦,在怎么煎熬,日子总是还要过下去的不是?”

轻轻的安慰了阿宝几句话。

随后,宁采臣携着阿宝在东街中,寻了一家棺材铺。这棺材铺售价也是不低,普通的木制,也要一贯钱,至于上好的材料,则是两贯左右。

阿宝一听到这价位,她不安的撇了一眼宁采臣。

两贯的价位,那可是他们以前一年的伙食了啊!

“宁公子,我们还是走吧……”

阿宝低低的说了一声,如此昂贵的价位,她真的是买不起。

“阿宝,你以后也不要叫我宁公子了,你若是不介意,叫我采臣哥即可。我刚才不是说了吗?你爷爷的事情,我来处理,你不用担心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好了!目前主要是把你爷爷安葬了,以后的事情,我们在讨论如何?”

阿宝见宁采臣如此入微到底征求她的意见,她焉有不同意的道理呢。她只能底下头,默默的不在声言。

最后,宁采臣与棺材铺的老板协商要了一副上好的棺材,还特意置办了一身寿衣。不管人生前活着,是如此的悲苦,死后,总得要干干净净的上路。

棺材铺可有专门运送的工人,于是宁采臣在与他们商量,给了他们一些银两,随便把人也收验收了埋葬。

在阿宝的指导下,宁采臣与棺材铺的几个长工,推着装着棺材的车子,避开了长街大道,走上小道而去。

然而,宁采臣他们却是不知道,四五人鬼鬼祟祟的跟随在他们后边,像是幽冥一般,紧紧的咬住了他们。

破庙凄凄,长亭柳絮不飞。

“爷爷……阿宝不孝,让你等了那么就,到了现在,才能给您入土为安。”

一旦是见到了爷爷的尸体,阿宝又是放声痛哭起来。

阿宝这么一哭,跟随而来要收尸入棺材的几个工人,他们顿时是面面相觑,只能沉默的站立在一边。

“阿宝,别伤心了!来,你让他们把爷爷收入棺材中,好让你爷爷入土为安吧。”

对于安慰女孩子,宁采臣却是感觉到,他的言语中,有一些僵硬的生疏感。

人死了,当然入土为安是大。

阿宝低低抽泣着,让开了一边,任由着几个工人忙碌。装棺,挖坑。

花去了一个时辰后。

是尘归尘,土归土。一座新坟墓,堆了起来。不管人前活着多风光,死后,占地方位不过是一片小小地方。

待到那几个工人忙完了事情,宁采臣再度感谢他们一番,赠了他们一些银子。几个长工,心安理得接过,自是拜谢离去。

“爷爷,阿宝以后不能在陪您了!您在…”

“嘿嘿!小美人,不要在哭啦,万一哭坏了身子板!哥哥可是会心痛的。”

那个不适于的声音,又是想了起来。

王伯通的到来,竟然是那么的迅速。

三三两两的打手,手中持着大刀,再不济的是铁棒,鸡飞狗跳,气势汹汹的压阵而来。

“嘿嘿!小子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王伯通猪头脸在出现的时候,宁采臣嘴角一扯,冷冷一笑道:“的确!真的是又见面了!看来兄台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啊!唉,狗永远是狗,但是,人在有的时候,他却不是人。”

“呸!狗杂碎的,你在骂谁?”王伯通胖脸一红,目光凶光,“知道吗?在横县,从来没有老子想要,而得不到的东西。知道叶默吗?那小子五岁自称神童,名动浙江。呸!那混账小子,只能在老子跟前提鞋!而你嘛,一旦跟叶默比较起来的话,老子要弄死你,还不如拍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吗?”

佛风一动,杀气顿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