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59 吞噬

穿入宁采臣 059吞噬

忍无可忍,无需在忍。

当教化,道义,人性,已经被狠狠的践踏在地上的时候,任你长篇大论,仁义豪情满满,却是无能改变敌人对你的感恩。

那么,我的所为,便只是剩下了杀戮。

当几个汉子提着阴光闪闪的大刀,在王伯通的一声指令下,如饿狼扑食,目露凶光扑上来。

宁采臣立刻对着阿宝说道:“速速躲到大树去,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,都不要出来。”

宁采臣已经动了杀机,那些恶棍,人渣败类,他们活着,已经是没有了价值,是非不分,助纣为虐,活着,等于浪费粮食。不如杀之,得以净化这个社会中的不良空气。

阿宝闻言,面色一片惶恐,虽然,她心中担忧宁采臣,但是,对于宁采臣的话,她又不想去忤逆,因此,她只能微微颤颤的碎步,一步走,三步回头的躲到了邻边的大树下。

王伯通嘿嘿冷笑道:“小子,知道招惹大爷的下场了吧?小的们,速速把那小子给卸了去,让他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,哈哈……然后,那小美人,嘿嘿......”

魁梧的几个汉子,身子是嗖的一下,立刻将宁采臣给团团的包围。晃动的长刀,寒光四射。

宁采臣云若风轻,面色如常。

回想上次,他解决了三个黑衣人,只凭着手中的枝条,一枝条立刻穿了他们的心脏。急速如电,雷厉风行。

那时候,宁采臣可是震惊的。

他可是想不到,《天罡九字诀》不过是晋升到兵道,他本身的修为进展,已能独挡一面。

这一次,他很想尝试一下《天罡九字诀》中的兵道,召唤出阴兵,看看那个效果如何。

居然几个小罗喽不知道好歹,那么只能将他们做个实验了。

咻咻!

几把长刀,银光一闪,立刻招呼到宁采臣的身上。

吼……

宁采臣忽然是破口一声怒吼,顿时,空气中,卷起了一个螺纹形状的洞口,狂风一动,顿时,那人间,已经是一片鬼哭狼嚎。

兵道中的阴兵,已经被招呼出来。

嗷……

飘动中的阴兵,若隐若现,诡秘无比,当一阵青烟消逝后。几个汉子,忽然是哭爹喊娘的痛苦倒地,面色扭曲,哀嚎不断。

阴兵的吞噬,急速如电。

不足半盏茶的时间,在地上,那几个魁梧的汉子,只是剩下了一件件衣服,然后,在衣服包裹之下,竟然是一具具骷髅人。

狰狞的阴森,异常恐怖。

原来,他们的肉身,已经被阴兵给吞噬了去,皮毛都不剩下。

啊……

王伯通大喊一声,他双腿一软,立刻一泡腥臭的尿液撒在了裤裆上,滚滚的渗透出来。软软绵绵的如同一团棉花,即使他有心想跑,他也是无那个力气了。

宁采臣他简直就是魔鬼!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鬼!

王伯通一双惊恐眼睛,死死的盯着宁采臣。方才,那血腥,恐怖,诡秘的一幕,一个大活人,有血有肉,竟然不到一盏茶的时间,然后他只能看见几个汉子被一团青烟围拢,一会儿,他们痛苦的倒地,凄凄哀嚎后,人没了,只是剩下了一具阴森森的骷髅头。

王伯通“啊”的一声倒下后,想必是恐惧过度,气血往上涌,血冲脑门,一双眼睛,死死的盯住了宁采臣,已经没有了呼吸。一双眼睛,有血滴渗出。

王伯通,竟然是被吓死的!气血攻心,冲脑门,过度恐惧才是造成了他直接死亡。

宁采臣走过去,探了一下王伯通的鼻子,已经是没有了气息。

看着那一双恐惧的双眼,到死去最后一刻,也不闭合。想必,他是死得不甘心,不瞑目了。却是,世间中有上百种死法,他竟是被吓死的,如此窝囊,他定然是不瞑目。

自作虐不可活!

见没有了动静,阿宝从大树走了出来,一旦看见那地上的几具骷髅骨头,她顿时面色发白“啊”的一声尖叫。

“采臣哥,他们……都是你杀死的?”阿宝心中可是震惊不已。

宁采臣给她的印象,就是一个谦谦君子,温润尔雅。可是想不到,宁采臣并非是一个泛泛之辈。一旦杀起人来,俨如杀鸡般,一点也不手软。

“他们都是该死之人!如此是非不分,助纣为虐,留着也是祸害。我不杀他们,他们迟早也会被人杀,不如,我度化了他们,让他们极早的荣登西方极乐世界,话说,这……早死早投胎嘛。”

对于这事情,宁采臣忽然是言语词穷了。他总不能说,他杀了人,还是光明正大的吧?

“可是,杀人毕竟是犯法的,万一被人发现了,官府追究起来的话,采臣哥,那该怎么办?”阿宝可是不想因为她的事情,从而是连累了宁采臣。

她不过是卑贱之命,据说,宁采臣如今已经是取得了院试的案首,前程大好。

明白阿宝的担心,宁采臣赶紧说道:“放心吧!这里可是荒野后山,少有人经过,你不说,我不说,料是老包和狄仁杰在世,给他们十个脑袋,也是查不出来到底是何人干的,那么这事情,只有天知,土地知道了。为了避免生疑,我们回去吧。”

阿宝再度跪拜了爷爷,小步跟随在宁采臣。

“采臣哥,你刚才的话,阿宝不是很明白,谁是老包和狄仁杰啊?”阿宝毕竟是少女心性,刚才的事情,她已经是忘掉了大半。

第一次,她见识到宁采臣的厉害,身手不动,只是大吼一声,然后,好像有些东西就被召唤了出来。

那些青烟,应该是鬼魅吧?一下子就将几个魁梧的汉子给吞噬了,公子的法道,真的是好厉害。阿宝是心中暗暗想到,眼眶中,有了一抹深深的敬畏之意。

宁采臣回眸一瞥,见阿宝目光一片清澈,盯着他看,他顿时微微一笑道:“哦!他们啊,就是两个负责办案的,总之很厉害!好了,不说了,我们赶快走。”

为了不引起人的注意,宁采臣携着阿宝抄上了一条小道,大步归去。

柏青山作为知县,全程负责一县的治安,民事,民生。

他接到有人爆料说,在后山的荒野中,有命案发生。

于是,柏青山匆匆的带领着一众手下,赶了去。

到了现场,柏青山面色不由得大惊!几具阴森的骷髅人,被包裹在一件件衣服之下,另一端,发现了一个书生模样的胖子。

仔细的查看了一番,柏青山得出的结论,那胖子,竟然是被吓死的。到底是什么人,杀了他们?而且凶手的手段,竟然是如此残忍。

活人被吞噬直接剩下了骷髅头。

手段可谓是毒辣至极。

柏青山作为重阳门,祁山一派的弟子,他的见识,也是颇为广泛。传言,在江湖中,有些邪门的妖道,他们专门以活人来炼狱,从而炼出人丹,然后将其吞服,即可增加自身的修为。

而他那枉死,到了现在依旧没有任何线索的向天歌,亦是可以归为妖道一类。对于师叔的所作所为,柏青山可是心知肚明的。

向天歌同是妖道,心术不正。专以小童来炼狱,炼出丹药。

对于师叔的恶行满贯,柏青山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!

“大人,我们查看了,现场并没有留下什么线索。”一个手下人禀告说道。

柏青山面色一寒,竟然胆敢在他管理的地盘上闹事,而且,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,朗朗乾坤杀了人。

这简直就是藐视王法,挑衅他的官威。

“继续探查,要仔细。”

“是!”那人恭敬一声,加入了搜素队伍。

居然是命案,那么现场中,总会有线索留下的。柏青山目光一片阴郁,真是多事之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