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60 吃醋

060吃醋

宁母初始见到阿宝,神色微微一愣!好个端庄,标志的姑娘。

“采臣,这位姑娘是?”宁母目光疑惑,伶伶的眼角扫视了阿宝一眼。

如此端庄,标志,水灵的姑娘,宁母可是越看越欢喜得紧。想想今年儿子已经是十七岁了,与邻居的阿大可是同岁。

现在的阿大,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。宁母一天道晚,看着邻居一家子的欢声笑语,其乐融融,她只有眼巴巴的羡慕。

一方面,她想儿子找家姑娘,可是一方面,宁母又是担心会影响宁采臣的学业,因此,很多次,这些话,一旦到了嘴边,宁母又是将此话题吞咽了下去。

今天,儿子无端的领回了一个姑娘,宁母自然是往着那方面多想去,莫非儿子思春了?春心**?有了想女人的念头?

对于宁母的狐疑,宁采臣可是不知道她心中的小九九,解释说道:“娘,她叫阿宝,额……是我的一个朋友,她暂时会借住我们家一段日子,不知道娘可否同意?”

阿宝与她的爷爷相依为命,如今爷爷归去了,丢下她孤零零的生活无所倚靠,一个残弱的女子,无以生计。

居然做了好事,那么就要好人做到底。送佛,就要送到西。

听了宁采臣的话,宁母对他嗔了一句:“你这孩子,什么借住不借住的,娘是那么小肚量的人吗?阿宝姑娘,你别介意,你想住多久,依照你的心性就可。这孩子看着,就讨人喜欢。”

阿宝见宁母是一个慈眉目善的妇人,一脸的祥和,和蔼,与她年幼初见娘亲的印象十分相像,一下子,触动了她心中的往事,两滴泪,顿时是滚滚的溢出,“谢谢伯母!”

阿宝的一声“伯母”,已经是拉近了她与宁母的关系。

都说女人是水做的,阿宝的流泪,在宁采臣眼中看来,又是有着另外的一番美韵。

美人垂泪泣倾城,是英雄,都是难以过那一道坎啊。

“哎!这孩子,好端端的怎么就哭了呢?莫非,是采臣欺负你不是?阿宝你告诉伯母,伯母为为你做主的,非得教训那小子不可。”

宁母一边安慰阿宝,一边竟是瞪着宁采臣说道。

宁采臣无端遭了一顿“训斥”,他顿时是满脸黑线。

阿宝落泪,这跟他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吗?

“伯母,您错怪采臣哥了,是阿宝见了伯母,忽然想起了娘亲,所以才……让您见笑了。”阿宝偷偷撇了一眼宁采臣说道。

“呵呵!那就好!来,瞧你一身脏的,赶快去洗洗,洗干净了,这不知道,该有多标志呀。”

看着宁母携着阿宝离去,看娘亲如此热心,该不会是?宁采臣微微一叹息,回了厢房。

才是踏进房间,聂小倩“嗖”的一下,立刻顿现而出。

她看着宁采臣,一脸目光幽怨,十足怨妇模样。

于是聂小倩的这突然举动,宁采臣可是狐疑的抹了一下鼻子,问道:“小倩,你有事?”

“我没事!”聂小倩怏怏说道。

无端生气了?这可是没有缘由的。宁采臣也不理会,径直走到了书案上,坐下去,拿起了一本书,悠悠的看着。

“采臣哥,你是不是不喜欢小倩了?讨厌小倩了?”

聂小倩碎步走到了他身边,又是冒出了一句叫宁采臣听起来,没头没尾的,又是莫名其妙的话来。

啪!

宁采臣合并了书本,目光悠悠一闪,“小倩,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,你知道我的心性,不喜欢拐弯抹角的说话,真心累。”

“那……阿宝是你什么人?你看她的目光,很特别。”聂小倩小嘴巴一努起,低声问道。

宁采臣终于是恍然大悟,原来这妮子可是在吃醋啊!可是她要吃哪门子的醋?在听听,她刚才说的是什么话?

什么叫做‘他看阿宝的目光很特别’?听这妮子的意思,就是另有所指,好像他跟阿宝非得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奸情似的。

宁采臣立刻探手扣了一下聂小倩的额头,“我说你这丫头,没事竟是瞎想什么啊?阿宝?竟然你都知道了,我也不瞒着你。只是,我就好奇了,你不好好修炼你的鬼修,到处乱跑作甚?”

“痛!”聂小倩碎步走开,嗔了宁采臣一句,“那你说,你跟那个叫阿宝的姑娘,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“我们吗?姑且说是......朋友吧。”其实,宁采臣也不知道,他把阿宝置于什么位置上。

说是朋友吗?他们不过才是有过两面之缘。

他不过是见阿宝可怜,无所依靠,再者,叫她一个孤零的女孩子在外面走动,宁采臣也是不放心。

“真的只是朋友那么简单?”聂小倩依旧是狐疑的盯着宁采臣,好像非要得从他的脸上,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,才肯罢休。

见聂小倩还是继续的纠缠不休,宁采臣有些心烦,挥手说道:“别没事找事!你去吧,让我安静一会儿。”

聂小倩“哦”的一声,盈盈碎步,似乎心中有些不甘。

撇了一眼即将要隐遁而去的聂小倩,方才的话,却是有些重了,宁采臣赶紧说道:“其实,我对你,还有如画,破风,再是阿宝,我都是一视同仁,有些事情,你也不要继续追究,我们每个人的心中,都是有着属于自己的秘密不是吗?所以,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刚才说的话。”

“嘻嘻!不会的!我聂小倩可不是那么小肚子鸡场哦!好了!我去了!就不打扰了。”

聂小倩凭空一遁,已然不见了她的踪影。

不过,宁采臣却是知道,聂小倩一定是潜伏在厢房中的某个角落,她可能会在呼呼大睡,也可能在一边,偷偷的窥视着他。

聂小倩本就是一个不安分的女鬼,要不然,他才是把阿宝携回来,她怎么一下子就知道了这事情?

一定是这鬼丫头,闲着无事,四处乱逛,才是偶然碰之。

如今,家里养着一只女鬼,加上出去历练的如画,一只狐妖,和破风,一竹妖,看来,他都可以开个动物园了。

一旦是想起了这些有趣的事儿,宁采臣不由得是想起了唐和尚,在唐和尚的手下,不是圈养着猴哥,八戒,沙增么?

原来他们可是一家人啊!

继续的看了一会儿书,练习了一下字,宁采臣才是想起来,他竟然是一天也未进食了。怪不得,他怎么老是感觉,上手握住毛笔时候,总是感觉没有往常的笔韵。

笔韵可是字体的灵魂,韵失去了,写出来的字,宛若是一个即将病死去之人,只是剩下最后一口气,奄奄一息。宁采臣无心在练习,放下笔墨。

收拾了一下桌面,步行出了厢房,朝着厨房走去,寻吃的去了。

宁采臣尚未走到厨房,在半道上,却是与阿宝撞着。

眼前的阿宝,她端着一碗粥,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稍微的打扮了一下,犹如出水芙蓉的艳丽。

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。

宁采臣眼前不由得一亮!

真的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!

“采臣哥,这是伯母做的莲子粥,我给你盛了一碗,我已经弄凉了,你趁着吃吧。”

见着宁采臣目光灼灼的盯着,阿宝眉目一低,双颊含羞,欲语还休惹人怜。

宁采臣二话不说,立刻端上了粥站在了院子的廊道上,大口大口的吃起来。

饿狼扑食般。

一边的阿宝,早已经是目瞪口呆。原来采臣哥,也有率性的一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