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61 求助

穿入宁采臣 061求助

待到宁采臣大口喝完了粥,阿宝抿唇一笑,收了碗,盈盈离去。

现在才是下午时分,喝了一碗莲子粥,得以温润肠胃,不在饥饿鹿鹿般的难受。

哈!有女相伴,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日子,看看书,喝喝茶水,此种日子,人生偷得半日浮闲。

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那田园般的生活,兴许都是很多人向往的吧?

宁采臣将游学的日子,定在了下个月初。

而现在是月中旬,他心中已有了一番计划要盘算。家中如今有了阿宝,可以免去了他“游学”远行的后顾之忧。

古云有云:父母健在,儿不远行,儿行千里母担忧。

现在有阿宝与娘亲相伴,宁采臣倒是不担心宁母会寂寞。宁采臣担心的是,娘亲和阿宝,她们都是女流之辈,万一生事,家中无一男丁可以倚靠。

花无百日红,人无百日好。

而他又是远行去了,叫她们两女该如何办?

因此,宁采臣在计划,如何让娘亲在他游学的那一段时间,可以安然的度过这段时间。

《百草巫药秘籍》中有记载,驯养毒虫,可以作为防身之用。

亦如毒蜂之类的害虫。

宁采臣正有这个打算,只要他在这后半月将此毒蜂驯养出来,然后授予阿宝如何驾奴那些毒蜂。

有了毒蜂守卫,即使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,也是近身不得。

毒蜂的厉害之处,便是随性隐藏,一发攻击,蜂拥而来。即使神仙,也要忌惮三分。

宁采臣将此计划详细的筹划了一番。

却在突然间,两道人影破门而来。

柳长风,李俊他们面色匆匆,满头大汗,似乎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,火烧屁股将他们焚烧的迫不及待。

“咦?你们怎么来了?”见了他们一身大汗,宁采臣似乎已经猜测到了,这两家伙,定然是没有什么好事情。

俗话说的好,无事不登三宝殿,有事勤窜门。

“大哥!你可得要救救我啊。”

柳大胖子的粽子身材,立刻粘上宁采臣去,抓住了他的袖袍,一脸悲戚再是说道:“大哥,无论如何,这一次你得帮帮我和三弟,要不然,我和三弟啊,呜呜……真的得要屁股开花了。”

这胖子,不去演戏,还真是可惜了他的表演天赋。看看他的举止,言行,神态,加上他的神情,惟妙惟肖。

“说吧,你们俩又捅出了什么马蜂窝?让我去给你们擦屁股了?”宁采臣眉目一挑,施施然的抽回了手。

和他们结义为兄弟,宁采臣好像感觉到,被他们两人合伙窜眸,拉上了贼船,同流合污了。

两个男人如此黏糊,他可不是断臂山啊!

“是这样的……三弟,还是你来说吧。”柳胖子话语一转,将话题抛给了身后的李俊。

“二哥,你就会欺负我。”李俊嘴巴一撇,像是受了很多的委屈的小媳妇,“大哥,你能跟我们保证,我要是说了,你不会生气么?”

李俊本是花花纨绔公子,难得见他怎么认真一回事,莫非真的是被他猜中了,这两货真的捅了马蜂窝?

额……他们不会让他去背黑锅吧?

宁采臣暗暗一想,又是一撇狐疑的目光盯在李俊的脸上,“我首先声明,只要不是那些什么劳什子背信弃义,杀人放火的事情,说吧,我要是能够帮助你们的,竟然我是你们的大哥,那么,我不会袖手旁观的。”

“呜呜......大哥,你真的是我们的好大哥!”

眼看胖子那胖乎乎的肚子又黏糊上来,宁采臣赶紧对着他挥手说道:“别!胖子,我等这身子板,可是无法经受你的超级重量。还记得你的口头谈么?万一一屁股被你坐死了去,我岂非不是太冤了,堪比窦娥还冤呢。”

“哪有这么夸张。”

“二哥,你不是让我说的吗?你老实这么打岔下去,我可是不说了。”李俊挠了一下脑袋,“大哥,其实这事情......我们......唉,我就跟你实话实说了吧,我们现在正在被一伙人拦截追杀,所以,我和二哥才来这里避难呢。”

听了李俊的话,宁采臣几乎要栽倒了一个跟头。

在横县中,谁人不知道李俊是个纨绔公子哥?他会被人追杀?真是太阳出西边出了,宁采臣还是担心,他不去追杀他人就不错了。

“别逗了,你们俩人的身家,都是大土豪,还有谁人不敢给你们长脸?竟然拦截追杀你们呢?”宁采臣悠悠问道。

“三弟说的都是真的,我们真的被人拦截追杀!因为我们....欠下了他们很多钱。”柳大胖子目光一垂下,一脸的颓废。

看来,这事情,绝对不是他们开玩笑的了。

“捡简单的说,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宁采臣立刻恢复了一丝严肃。

李俊继续说道:“我和二哥欠下了天威赌坊整整五百贯银子,我们不敢跟家里人说,所以,大哥,你也知道,赌坊中的人,他们都是凶神恶煞的,我们真的是走投无路了,所以才......”

嗤......

五百贯银子?

宁采臣终于是不淡定了。这两个败家子,即使他们要败家,也不能这么个玩法啊?难道他们不知道,万恶以**为首,其中赌博为万年老二。

那玩意儿,一旦上了瘾,就像是一个瘾君子般,想要戒掉,可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稍微的理顺了一下心情,宁采臣目光严肃的扫视着跟前一脸颓废的两人,“说说看,你们怎么会欠下他们那么多银子?五百贯啊?这可不是小数目?当初,你们也舍得下注?赌博赌博,十赌九输?这么个简单的理儿,你们怎么会弄不清楚?”

“大哥教训的极是,可是我们当初也想不到,我们会输那么银子啊,一时间杀红了眼,所以就......”

李俊低低说道,正眼也不敢瞧宁采臣。

“糊涂!你们自求多福吧,我这个做大哥的无能为力。”

“别!大哥,我们给你跪下了。”

眼见宁采臣置之事外,柳长风,李俊他们可是着急了,一把扯住了宁采臣,话说就要跪倒了下去。

“唉......逗你们玩的呢,谁叫你们不长记性?还跪下哟?演苦肉计呢?”

宁采臣目光清幽一闪,继续说道:“我想,你们两个傻瓜,一定是误中了他们的圈套!我可以帮助你,但是,你们给我好好的长脑子,要是下次,让我在发现你们进入赌坊的,那么我会对你们不客气的,直接打断你们的狗腿!你们难道不知道,有多少人,有多少家庭受其害,重者家破人亡,轻者不思进取,总是想着如何不劳而获。你们都太嫩了,跟赌坊的人玩,他们会直接把你们吞掉的不吐骨头。”

啊......

看来,这此大哥真的是生气了。

柳长风,李俊,他们只能低头,唯唯诺诺的答应着。

书生生气,倒不至于雷霆风云变,然则,柳长风,李俊他们却是只能大气不敢喘,小气不敢出。

像是耗子见了猫儿般,缩着脑袋,耷拉着肩膀,如是犯错是的孩子,接受着家长的训导。

他们这大哥,一旦发飙起来,果真是威严凛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