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62 惩罚

穿入宁采臣

天威赌坊,庄主,号称三爷,光头,中年男,目光带有杀气,脸上有一块红色的刀疤,一直从他的左脸,划到了他的右边耳朵,近看之,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蜈蚣贴上了他的半边脸颊,异常恐怖。

凡是调皮,不听话的孩子,据说把孩子抱近了三爷去,孩子立刻老老实实安分下来。

此三爷,他还有着另外的称号,“刀疤男”,或者“罗刹鬼”。

天威赌坊临旁长街居民,下到三岁小童,上到十岁幼年,无一不忌惮他。

摸清楚了三爷的底细,宁采臣携带着柳长风,李俊他们走进了此天威赌坊。

大门中,守卫着两个彪悍的男子,一脸横肉,狰狞凶狠。他们手持大刀,咋看之,又像刑场上的侩子手。

进入了赌场,宁采臣才发现,里面的喧哗,嘈杂,是纷纷扬扬。人鱼混杂,人头穿梭不断。

三爷坐高堂上,一眼就看见宁采臣他们进来。

三爷双目微微眯起,一个尔雅的书生,一脸淡淡笑意,而此书生旁边的两人,真是他一直要寻找的小子。

哼!真想不到,今天,这两兔崽子竟然是自动送上门来?三爷眼睛再是一眯起,有了一丝杀气,面色已经是一片冰寒。

好得很,那么,只能让我们有来无回!三爷目光一闪,悠悠站了起来。

“大哥,上首之人,他……就是三爷。”

李俊躲避在宁采臣的身后,冒出了一个脑袋,低声说道。

“呔!你这两小子,今天你们把银子带来没有?哼!我给你们的三天期限,已经超出了两天的时间,欠债还钱,乃是天经地义,难道你们两兔崽子想赖账不成?老子奉劝你们一句,天威赌坊,不是你们能够招惹得起的。”

三爷把手抚摸了一下他光秃秃的脑袋,再配上他脸上的“蜈蚣”疤痕,一脸的狰狞,目光如狼,恶狠狠的扫视着。

柳长风,李俊他们又是伶伶的打了个颤抖。赌坊的人,他们真的是招惹不起。

“他们欠下你的钱,我来还。”宁采臣一丝笑意,淡淡说道。

三爷狐疑的盯了宁采臣一眼,问道:“你来还?瞧你穿着一身穷酸样的书生?你还得起么?可惜你是男儿身,要不然,你若是为女子,老子倒是可以把你卖进红楼去,少说,也有十余贯银子了!不过,这十余贯银子,跟那五百贯银子,可是区别很大的说。呸!哪里来的穷酸样书生,哪里凉快,哪里呆着去。”

被践踏的颜面扫地,宁采臣并没有生气。

“话说,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!天威赌坊,不过如此。”宁采臣眉目一挑,戏弄的玩味,尽显无疑。

“呸!你这穷酸书生,又是什么东西?竟然胆敢在我们老大的地盘上撒泼,你若是想死,老子可以……”

“你太啰嗦了。”

啪!

众人震惊,当场的人,没有人看见宁采臣是如何出手的,他一巴掌就掌掴在三爷身边的那个小弟脸上。

一巴掌,五个清晰的五指印痕,那小弟的半边脸,已经是微红的肿胀。

震惊!原来这个不起眼的书生,是个练家子啊?

不过,打狗也得看主人不是?宁采臣竟然真的敢在他们天威赌坊撒泼?这不是**裸的要对他们打脸吗?

三爷目光一片阴森,冷冷的盯着宁采臣说道:“小子,你可知道,你打了我的手下,我会让你付出血的代价,甚至是取了你的狗命,你信否?”

宁采臣微微晃动了一下脑袋,探手,轻轻的扣了一下耳朵,一副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我信,但是,不知道最后是你趴在我的脚下呢?还是我将你的屁股爆花了。”

哈哈……

天啊,这些话,一旦是从一个书生模样的嘴巴中说出来,还真是有辱斯文。

三爷面色一拧,像是要暴怒的发作,而场地中的打手,小弟们,他们已经围拢了一圈,将宁采臣他们圈在了中央。

柳长风,李俊他们一看这架势,他们两人的双腿,忽然是打起了琵琶。

“大哥,你就不要在冲撞那三爷了。他们人多势众,我们可是招惹不起。”李俊扯了一下宁采臣,低声对他说道。

对于李俊的提示,他们的担忧,宁采臣眉目轻轻一挑,也是低声说道:“知道吗?马善被人骑,人善被人欺!在有的时候,我们可以善良,而我们的善良,可是对于一些需要帮助和同情的人,但是,就如现在的这个场景,你若是在跟他们说什么仁义道德,那么,哼哼!我们只站着进来的吧?只能是横着出去了。”

“呔!你们几个小子,在嘀嘀咕咕做甚?竟然你们今天是来闹场的,好得很啊,你们皮痒了,正好各位小弟很久已经没有松动骨头了。我想,他们会是很乐意照顾你们的。”

三爷眼角一斜视,当下,哗啦的一声,那些围拢中的打手小弟,他们步伐紧逼,对着宁采臣他们围拢了上去。

“不好!大哥,我们快跑。”

柳长风虽然是人长得胖,不过他的脑袋,还算是反应机灵,眼看势头不对,立刻大喝一声。

“跑?已经是来不及了。你们两人,就站在我身后,不要距离太远,我像你们保证,他们动不了你们一个毫毛。”

宁采臣双目一凛,有了一抹阴森之意。

顽劣之徒,那么只能用拳头说话。

“狗杂的!去死!”

一人冲上来,其人,就是刚刚被宁采臣无端掌掴了一巴掌,他一拳头,气势汹汹的砸上了宁采臣的门面。

宁采臣施施然一笑,翻手一抓上,不会吹灰之力,立刻抓上了此人的一只胳膊,如是老鹰捉小鸡般,森森一笑对他说道:“小子,我命是很硬的,阎王他老人家都不敢收留我,即使你死了,你儿子死了,你孙子死了,再到你的曾孙子,玄孙子全族人都挂了,我都不会比你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先死的。”

宁采臣言毕,他揪住了此人的胳膊,溜溜的转一圈,一拉,随后是“嘎”的一声响亮,那人的一直胳膊,已经被卸下来,软绵绵的耷拉着。

嗷......

“你......折断我的胳膊?”此小弟面色一阵剧痛,哀嚎一片。

宁采臣认真的看了他一眼,摇摇头,“没有!我只是把你胳膊给卸下脱臼而已,不如,我给你接上如何?”

“好啊……”那小弟面色一喜。

宁采臣果真为着那小弟接上了胳膊。

“谢谢!啊……”

“不谢!”

啊……

嘎!

嘎!

宁采臣再度卸下了他的胳膊,如此反复的一接上,又是卸下脱臼,接二连三的反复数次,终于,那小弟一脸苍白,孱弱的几度要痛死过去后。

宁采臣才是悠悠的衔接上了他的胳膊,然后,他目光阴阴一扫,看着那些早已经是目瞪口呆的打手,他们已经是石化当场。

“你们有谁还想试试的?”

这个书生,他是个魔鬼!一个变态的恶魔!像他这样惩罚和戏弄人的手段,还真是天下罕见。

大哥!你真他娘的是酷毙了。

那一刻,宁采臣身后中的柳长风,李俊他们,面色一片激动。天啊!他们真的是想不到,他们的大哥大,寻常中,都是一副和蔼,温文尔雅的做派,折腾起人来的手段,竟然是那么的恐怖。

不见血!但是,这话往往比见血腥更加的震撼人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