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63 手段

穿入宁采臣 063手段

“小子,你叫什么名字?哪一条道上的,报上名号来。”三爷见识了宁采臣的手段,这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,却是不简单,对他有了一丝欣赏之意。

“他是我们大哥,叫宁采臣。”柳长风抢先一步说道。

刚才,他见识到了宁采臣的厉害,不管是胖子,或者是李俊,他们心中的底气是更足了,双腿也不在打琵琶,腰板,挺的也是笔直。

大哥那么卖力为他们争面子,作为小弟的,他们总不能丢大哥的脸,拖大哥的腿。

“宁采臣?”

三爷挑开了身边小弟,往前走了几步,凝眸盯着宁采臣,“你刚才说,你是来替你们还钱的?那么,你如何个还法?”

哼!空空而来,三爷对于宁采臣的话,并不抱太大的希望。

宁采臣也是往前走了两步,对上了三爷的目光,“你是怎么从他们手中赢回五百贯的,那么,我就怎么从你们手中赢回来,如此便是持平抵消了,两不相欠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三爷虎目一闪,说道,“知道吗?这可是我听到天下间最好笑的屁话了!就凭你小子想从老子手上赢钱?小子你别逗了,真的,哪里凉快,你就哪里呆着去吧!我真害怕万一我忍不住,一下号令下,我手下的那些小弟,他们可是不吃素的,会把你们都剁碎喂狗。”

“呵呵!若是你们有这个本事的话,那么我也认栽了。”宁采臣云若风轻,一脸不以为然,“光头哥,你别左右一句都老子的,老子可是个圣人,可是我敬佩的人,你不配“老子”这个称号。莫要玷污了圣人,你们不配。”

听听?这狂妄的小子,他到底在说些什么混账话啊?那些围拢中的小弟,他们已经是虎视眈眈的怒瞪着宁采臣,似乎,他们此刻,就要将此不知道好歹的小子给卸下的八块。

“额……好吧,那么,你说说看,你拿什么来赌注?”三爷不想跟宁采臣争个口舌痛快,他是开赌场的,只看银子不看人。

没钱的话,任你说个天花乱坠,都是废话一堆卵蛋。

“我的命如何?”

宁采臣目光一瞥,微微一笑,“五百贯,赌我一条人命,不知道三爷意向如何?”

“大哥,不可。”

李俊立刻阻止了宁采臣,他真的是好大哥啊!为了区区五百贯,为了兄弟情谊,竟然连性命都舍得豁出去。

他们能够结义此大哥,他他娘是上班辈子烧香拜佛积来的天大缘分。

“三弟说得对,大哥,我们走吧,我回家去跟我爹要银子去。”柳大胖子也是一脸的激动。

宁采臣甘愿为他们偿还赌债,连性命都不惜。

这份兄弟情谊,堪比天高,比地阔。

“哈哈……你们一白脸,一红脸的在唱戏吗?”三爷阴阴一笑,他目光撇在了宁采臣脸上,“说真的,你的命在我的眼中,不过是贱命一条,不值五百贯!所以……”

“你住口!不许你这么说我大哥。我大哥可是考取了院试的案首,将来可是要考取状元郎的,你们这些莽夫,连给我大哥提鞋子都不配。”

李俊面色一怒,欲要冲上去,一拳头砸上那个可恶的光头。

不过后来,却是被宁采臣扯住,说道:“别生气!有话好好说,我们可是读书人,只动口不动手,不过,在有的时候,你可以动脚。”

“额……”

李俊神色一晃,他可是琢磨不透宁采臣的话中之意。

院试的案首,将来还有考取状元郎?这……顿时,三爷连同他的一帮手下,缄默不语了。

将来的状元郎啊!据说,凡是考取状元郎,都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的。他们都是泥腿子,粗人一个,状元郎就是那高高在上的太阳,他们唯有是望尘莫及。

“三爷,容我说一句话,你说我是贱命一条,这话,却是大错特错!一,正如我三弟说的那样,我现在已经考取了院试的案首,不说有功名在身,至少目前我已经是秀才了;二,顶多一年多的时间,考取了乡试,那么,我就是举人的身份了,到那时候,你也得恭恭敬敬的对我叫一声举老爷;三,再过一年,会试后,我又是摇身一变,成了贡士,接着,便是要摘取状元郎了,你说我一个状元郎的身份,就那区区五百贯银子,还抵消不了么?”

听了宁采臣如此一番大言不惭的剖析,三爷及他手下的一众小弟们,顿时是吃惊连连的目瞪口呆。

这书生的脸皮,还真是厚如城墙,大炮轰不烂。那有这样往自己脸上贴金的?别说他现在是秀才身份,万一天不测风云,举生不第。秀才秀才,手不能提,肩不能挑的,不是废物一个?

那长街上,摆地摊,卖字画的不第秀才,可是多了去。

不过话是说回来,要是万一,这书生真的是中了吉言,他步步高升,然后,真的是在两三年后,摘取了状元郎,那么,他们今天不是得罪了这尊大神啊?

思来想去之后,三爷一咬牙,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好吧!我答应你!你想怎么个赌法?”

宁采臣森森一笑道:“你想怎么赌法就怎么个赌法。”

呼……

一直为着宁采臣担心的柳长风,李俊他们总算是松动了一口气。

听三爷那话,即使宁采臣输了,料想他也不敢对大哥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。

未来的状元郎啊!即使吃了豹子胆,在借他们十个胆子,他们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半斤八两到底有多重。

“好!那么我就以骰子大小定输赢。”

三爷一声指令下,几个小弟立刻整理出了一赌桌,台中,安置一个崭新的骰子盅。

“你先来,还是我来先来。”

三爷冷冷的问了一句,骰子,可是他的长项,居然这书生不知道好歹,让他尝试一下,他们天威赌坊可不是浪得虚名的。

“慢着,让我看看那骰子。”

宁采臣探手抓上了盅的骰子,一颗一颗的双手触摸,完毕后,他笑笑说道:“没有问题,可以了。”

赌场中,出老千的,可是家常便饭。宁采臣,他不得不加以防备。刚才,他触摸了那些骰子,是实心的,他才是下来。

骰子是实心,那么,骰子里面就是没有被注入水银,从而会被庄家掌控在赌桌上。

不过他们并没有发现,宁采臣在检查骰子的时候,他竟是做了一个小小的动作。只要是行家,他们稍微的注意一下,他们就会发现,宁采臣触摸过的骰子,每一颗上都一记细小的痕迹。

“我先来。”

三爷一手抓上了骰子盅,翻手一晃,顿时,那骰子在盅里面,发出了当当的响声。

盅落一锤落定。

三爷目光一闪,撇了对面的宁采臣问道:“骰子已落定,说吧,这盅的点数是多少?”

没错,他们堵住的定输赢,就是猜骰子点数。

“大哥,你……真的行吗?”柳长风紧张的抹了一把汗水,这一刻他才知道,赌博一旦压上了性命为赌资,这游戏,真的一点不好玩。

人命关天!

李俊也只能屏住了呼吸,同是紧张的盯着宁采臣。

宁采臣不紧不慢说道:“三点一,二点二,一共加起来的话就是七数点。”

“哈哈……哼!书生,你输定了!开!”

三爷面色一喜,立刻解开了盅一看,顿时,他呼吸一窒!这……绝对不可能的!他明明已经是将点数控制好了,怎么会这样?

“啊!大哥,我们赢了。”

柳长风,李俊他们一高兴的蹦老高,相互的激烈拥抱。

作为赌场的庄家,资深老手,而且,骰子,还是他的长项,他怎么会栽倒在此?三爷实在是不敢相信,那盅里面的三点一,二点二,呈现在他眼底,他依然是不敢相信,这是真的。

宁采臣嘴角一扬,露出了一抹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