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64 摆平

穿入宁采臣 064摆平

玩骰子?跟哥哥玩?哥哥阴死你?

前世中,宁采臣最喜欢看的节目,是竞技类。纸牌,麻将,骰子等一系列作为娱乐消遣,教你如何在什么时候出老千,抽同花顺,一纸牌,杀个破甲的“春天”,辨识骰子的点数。

可以说是,宁采臣已经是耳目众染。偏偏今天,宁采臣派上了用场,可谓是底气十足。

方才,他就是听着光头三爷摇晃骰子的声音,从而是辨别出了里面的点数。由于那骰子是实心的,因此,宁采臣也不担心三爷会动手脚。

“现在可是轮到我了。”

宁采臣从容的接过了骰子盅,覆手一晃,哗啦的骰子,立刻发出了清脆的响声。上下一弧线,左右并施。

彷佛一个武士般,在雨中挥舞着长剑,长剑与雨水并存,然则,他的人,与他的剑,并没有沾上一滴雨水。

飘逸的身影,诡秘的手段。

啧啧!

围观中的旁人,他们已经是发出了一声声惊叹!

娘西皮的!这书生,真的是不简单!

最是惊讶的人,属柳长风跟李俊。

他们可是想不到,宁采臣的耍骰子,竟然是那么潇洒。大哥怎么拥有这一身绝技?他们怎么不知道?

好像,从他们结义以来,他们两人,一直没能看清楚宁采臣。宁采臣给他们的感觉,看得最多的是他书生卷气,尔雅,温玉。有的时候,也是高深莫测。

碰!

宁采臣再度是覆手一扣,盅已经是安稳落下,“现在有劳三爷,猜猜里面的点数吧。”

宁采臣知道,这三爷毕竟是常年混在赌坊上,同样是能够听着盅里面的骰子,它们在相互碰撞所发出来的声音,辨别骰子的点数。

这也是一种真实本事,比如说,经常玩纸牌的人,他们能够凭着手中感觉,通过手中的感知,一旦触摸上纸牌,他们立刻能够在第一时间之内,说出此纸牌的面值。对于他们而言,可谓是轻而易举。

不明真相的人,则是说他们乃神人!明白其中原因的人,不过是淡然一笑。

方才,宁采臣在摇晃骰子的时候,他小小做了一个手脚,他用念力,控制住了盅里面的骰子,让骰子在相互碰撞,晃动的过程中,杜绝了所有的响声。

因此,即使三爷的本事在高,也是无法辨识。那一刻,他只能一脸茫然的盯着宁采臣手中的骰子盅,面色一片阴森。

气氛,是安静了下来。

宁采臣身边的柳长风,李俊,他们也是意识到,赌坊中的气息在微妙变化。于是,他们两人,眼角偷偷的斜视在身后的那些椅子。

一旦三爷反水的话,他们两人立马会往后冲去,抄起椅子作为武器,以保宁采臣的周全。

他们是兄弟,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。

扰我兄弟者,必杀之!

他们还记得,那个月圆之夜,他们一起结义中的誓言。

“我……认输。”三爷目光阴郁的扫了宁采臣一眼,“好小子!好手段!我三爷在赌坊中多年,你是第一个,我没听辨别出盅子里面骰子的点数,说说看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哗啦……

三爷手下的一帮小弟,他们可是不乐意了。他们的三爷,竟然会认输?而且,是向着一个书生,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低头?

他们不敢相信,瞪着宁采臣的眼睛,眼珠子几乎要掉出来。

“呵呵!”宁采臣干笑一笑,“俗话说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一山还有一山高。这世间中的万物,我只能说,它们都是相生相克的!给人一个台阶下,予人方便,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,也是为自己留条后路。凡事适当而止,莫要做绝。”

三爷眉目一凛,听宁采臣的话,他好像是在对他有所警告。

的确,他从柳长风,李俊他们赢来的五百贯银子,是他下的套子,叫这两傻子往里面钻去。

他以为,他做得滴水不漏,天衣无缝。

可是眼前这书生,似乎一眼已经是洞悉了他的所作所为。莫非此书生可是千年的老狐狸精幻化所为?怎的那么厉害?

三爷,心中震惊无比。

“你们走吧,这一笔账,我们……一笔勾销。”

三爷经过了一番犹豫,挣扎后,他最终才是下的决定。宁采臣,他真的是招惹不起,此人给他的感觉,高深,叫他看不透。

明明是一个书生,却是能够感受到,从他身上,有股无形的气息,将他压迫的喘息困难。

“大哥不可,怎可如此便宜了这几个小子们,我们人多,不如把他们给……”

啪!

三爷二话不说,一巴掌,响亮的掌掴上了那个多嘴的小弟,“住嘴!这赌坊,是我三爷的地盘,莫要在多嘴,小心刑罚伺候。”

“居然三爷如此慷慨,如此,我就替着两位小弟多谢了。”

宁采臣微微一叩首,再是说道:“叨扰了,我们这就告辞。”

三人出了天威赌坊。

柳长风,李俊二话不说,一把立刻将宁采臣**的拥抱住。

忽然被两个男人一把抱住,顿时,宁采臣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赶紧的,宁采臣一把将他们两人推开,“哎,哥哥我可是不搞基,爱好女,你们两赶紧给我死远点。”

“大哥,你真厉害!我李俊真的是爱死你了。哈,现在无债一身轻,大哥,二哥,不如我们去翠红楼吧,听个曲儿,喝个小酒,然后在…嘿嘿。”李俊一双桃花眼,早已经是目泛**光。

李俊以前的公子哥生活,无非是吃喝玩乐,无所事事。

自从结识了宁采臣,再结义为兄弟,他那方面的嗜好,已经是改观了很多。偶尔心中有了一点欲念,立刻被他狠狠的压了下去。

李俊知道,自己的大哥,可是一个高风亮节的书生,非常讨厌烟花之地的乌烟瘴气。作为小弟,李俊可是有自知之明,不想犯了宁采臣的忌。

如今他一时高兴,也不在顾忌了。

“嘿嘿,我也是赞同,就是不知道大哥他……”柳长风欲言又止,一副可怜巴巴的瞅看着宁采臣。

宁采臣甩动了袖袍,悠然说道:“瞧你们这两没出息的样子,好像没有女人,你们就活不下去似的!我可不是你们的亲爹亲妈,你们无需要看我脸色行事。想喝酒,就大口的喝,想耍女人,就尽情的去耍。再说了,你们的双腿,又没有长在我身上,我可是无权干涩你们的个人私生活。天高任我飞,地长任我走,你们去吧!去吧!”

“可你是我们的大哥大,我们总得唯你是瞻啊!大哥一表人才,风流倜傥,帅气无比,一身本事,高深的叫人望尘莫及。二哥,你说是不?”李俊嘴巴好像是抹上了蜜糖一样,对宁采臣的恭维,犹如滔滔黄河水,泛滥成灾。

柳长风立刻点点头,“对!三弟可谓是说得对极了。”

两小子一唱一和,东北的二人转?宁采臣眉目一挑,“如此说来,若是今个儿,我不跟你们去逛红楼的话,我还是罪人了?”

“别!大哥千万不要这么说,可是折杀小弟我了。”李俊眉目一转动,似乎在想着如何措词,“额……其实,我和二哥不过想是要答谢今天大哥的帮忙,大哥出马,立刻是摆平了光头事件,所以,我们做小弟的,嘿嘿,当然是得意思意思一下啦……”

“好!那么,就随你的话,意思意思一下了。”

大哥竟然答应了?顿时,柳长风,李俊他们一脸灿灿笑意,猥琐**笑中,好不得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