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65 红楼

穿入宁采臣

红楼,自古以来,上至皇帝百官,下到黎民百姓,贩夫走卒,只要口袋中兜着银子,任你是浑身脏兮兮的大街要饭乞丐,或者是仪表光鲜,大度胖胖的贵人员外,只要往桌子上“啪”的一下,亮出一锭白灿灿的银元宝来。

那么,红楼中的老鸨,定是是一脸的胭脂粉颤抖,屁颠屁颠的如同哈巴狗一样,对着你围拢的团团转,然后,咧嘴露出了两颗潢色金灿灿的镶牙:客官!本店中的女子均可打包外送,任君所选。

男人**荡一笑,趁机揩了老鸨的翘臀。老鸨自是回眸一笑,胭脂粉落了一地:你这个冤家,坏死了!奴家可是卖笑不卖身。

然后男人们又是嘿嘿一笑,携上中意的女子,帐内席上,**,游龙戏凤,覆手翻云,呻吟大汗,旖旎一室,好不销魂。

红楼,男人的天堂,女人的地狱。

翠红楼中,有个叫辛十四娘的红牌,所以,在西北街的烟花地中,翠红楼的生意,十分火爆。

天下男人皆好色。吃在了碗里的,看在锅中的。

男人的口头弹,妻不如妾,妾不如妓,妓不如偷,偷不如偷不着。

宁采臣他们的到来,随意倚靠在大堂中的老鸨,清闲啃着瓜子皮的她,忽然是“呀”的一声尖叫,立刻丢下了手中的瓜子,抹了两把手,双目泛光,翘着臀,扭着腰肢,盈盈走了上去。

“哟!几位客官,现在的时间还早呀,姑娘们都还在歇息呢,不知道你们的相好是哪位,妈妈我可以给你们通融通融一下。”

宁采臣惊讶与眼前的老鸨,为何不像电视上,涂鸦的红一脸猴子屁股呢?反倒这这老鸨,她的姿色,可是上层的。

清水芙蓉,眼前为之一亮。

尤其是在风月场所中历练出来的风情万种,夺魂心魄。一个老鸨,都是如此绝色,看来,这翠红楼的生意,不火爆才怪呢。

而且,老鸨的年纪竟然不是很大,估测应该是在三十多岁左右。

月牙的眉毛下,一双锐利的眼睛,如鹰眼般,犀利无比。

“白妈妈,这位是我大哥,宁采臣。今天,我们是来找四娘的,不知道四娘她……”柳长风一脸恭敬对着老鸨说道。

宁采臣微微惊讶了,这老鸨,为何给他一种高深的感觉?

对!的确是高深!

一个风月场所中的老鸨,怎么会拥有那样犀利的目光?

宁采臣在打量着老鸨,同时,老鸨也在凝目看着他。

稍后,老鸨悠然一笑,浅露了一个风情的笑容;“哟!原来这位就是名动整个浙江的大才子,宁书生啊?今日得知一见,果然是仪表堂堂,风度翩翩,真是人间少有的俊美少年郎啊!怪不得,我家四娘……哦,你们来找四娘的?你们可否有约?”

老鸨目光一闪,有了一丝疑虑。

“不曾有约。”宁采臣淡然一笑,今天,他无非就是遂由着柳长风,李俊他们的性子,抱着一丝看看这红楼中有何好玩之处,才是决定走一遭的。

“这样啊,竟然你们没有约,我只是担心四娘她……”

“水仙姐!你让他们上来吧。”

二楼中的楼阁,一袭红衣的辛十四娘,翩若仙子下凡尘,探出了半个脑地,施施然对着宁采臣抿唇一笑。

宁采臣也是对她回了一个笑容。

咕噜!

柳长风不绝的吞咽了一口水。

美!真他娘的美!要是立即能够吃上一口,哥哥死也愿意了。柳长风又是多看了辛十四娘几眼。

“好吧,居然四娘有请,你们上去吧。”老鸨也不为难他们,抿唇一笑。

只是,她看着他们走上楼阁的背影,在看看站在楼阁中的辛十四娘,她的目光一闪,有了一丝复杂。

宁采臣上了楼阁,辛十四娘神色颇为惊讶,“宁公子,真想不到,你会来这……哦,几位里面请。”

入了房间,立刻嗅觉到,空气中,散发着一股花的香味。这是一间普通的厢房,琴台,书桌,茶几,屏风垂帘。

原来,这不过是一件琴台室。

落座安定,辛十四娘十指如葱立刻拈上了茶壶,为着他们三人斟酌下了茶水,“三位请喝茶。”

“多谢!”

宁采臣也是不客气,端起了茶杯,小抿了一口,芳芳韵味,入口而干甜。

美人左伴,红袖添香,宁采臣有种恍如若世的轻忽。

见宁采臣端起了茶杯,一直还时分拘谨的柳长风,李俊他们,也端起了茶杯,不过他们,却是大口灌下,如莽夫喝酒,大口灌入。

“自从上次一别,悠悠数日,想必宁公子已经将四娘忘记了吧?”

这是什么情况?柳长风,李俊他们神色一晃。听辛十四娘这话,她似乎对他们的大哥有情啊。

尤其是柳长风,他不可置信的目光匆匆撇了一眼宁采臣,行啊,大哥的本事真大,就凭着上次那一面之缘,从此就让辛十四娘记住了他?

苍天啊!大地啊!降下一道雷把我给霹死去吧!您老对我实在是太不公平了!枉我柳长风几乎是天天往翠红楼里跑,可惜人家睬都不睬你一眼啊!

柳长风心中,顿时是嗷嗷的呐喊数遍。

听辛十四娘的话,尤其在面对柳长风那一抹的“敌意”,目光探寻,宁采臣不露声色的对着辛十四娘说道:“辛姑娘话说严重了,君子之交淡如水,如辛姑娘如此美貌,亦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!”

宁采臣的言外之意,遂是顺水推了个人情:其实,我也是你的倾慕者之一。

如此“贬低”自己,从而是抬高他人,话说,他不过也是一介俗人,寻常男子罢了!你何须如此厚待我呢?

辛十四娘毕竟是个聪慧女子,对于宁采臣的话中之意,她怎么会不明白?那日泛舟下,她的一颗心,已经有意对他靠拢了。

书生啊书生!四娘自知身份卑贱,自问是配不上你,可是,你也用不着拒人千里好之外啊!

至于柳长风,李俊他们,当然是听不懂宁采臣的话中之意了。

接下来,辛十四娘一抹幽怨的目光,灼灼的撇上了宁采臣,“据说,宁公子已经取得了院试的案首,日后定然是很忙了,为何今天,偏偏寻四娘来了?”

冷场!似乎,有赶客的意思。

早知是闹个不愉快,又是何须来此一遭?面子总是要给的,宁采臣总不能直接的对辛十四娘说:哎!你可别自作多情啊,我那是迫不得已,才是跟随两小弟前来的。

除非,宁采臣真真是个二百五,脑袋被门挤,被驴踢了,他才会说出那些混账话来。

当下,宁采臣悠然一笑道:“辛姑娘,我看你是……”

碰!

却在这个时候,大门是被一人狠狠的踹开。

来人,竟然是那老鸨,风声一动,她人已经是大步的走了进来,直接说道:“四娘,那叶默又来了!现在他混账正在下楼大吵大闹呢,你自己看看吧,怎么搞定那冤家。”

宁采臣他们都是神色一惊!这老鸨,破门而入的方式真的是很特别啊!

率性?粗鲁?或者是野蛮?

“嘿嘿!你们不要介意哈,我……一时忘记了,还有你们在。”老鸨一边笑说道,见宁采臣他们惊愕额目光,她赶紧解释说道。

叶默?真的是冤家路窄!

宁采臣目光一寒,风陵渡口,那刺杀事件,该是好好的算旧账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