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66 冲突

穿入宁采臣

“这厮怎么也来了?”柳长风颇是惊讶。

“嵩山书院”的叶默?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,五岁以“神童”名动浙江,自此之后,此小子从来不把一般文人放在眼中。一副趾高气扬,飞扬跋扈,不可一世,好生叫人生厌。

反正,每一次见到叶小子,柳长风心中就非常不爽,恨不得暴揍为快。

“四娘,你说,现在该怎么办吧?那叶家可是财大气粗,而且,而且他们还是官宦之家,对于他……我们真的招惹不起。”白水仙身为翠红楼的老鸨,她对于叶家的势力,可是有些忌惮的。

毕竟,她不过是一个烟花之地的老鸨,叶家不爽她的话,只要一声号令下,封了红楼,如此,她们翠红楼里面中的姑娘,必定得当天晚上睡大街了。

红楼的女子,自古都是红颜薄命。命贱如粪土,只能倚靠自己的身体,倚靠卖相,倚靠男人的口中银子,沦为玩物。

民不与官斗,穷不与富斗。

这是千百年来,铁一般的定律。

厢房中,隐约能够听见从下楼中传来喧哗的嘈杂声,想必,是那叶小子在闹场,异常凶猛。

辛十四娘悠悠站了起来,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宁公子,不好意思了,四娘暂时不能陪你们了!”

然后,辛十四娘眉目一挑,对着白水仙又说道:“水仙姐,我这几位朋友,暂时让你帮我招待他们了。”

辛十四娘称呼红楼中的老鸨为“水仙姐”,而且,可以看得出来,白水仙真的是与一般红楼中的老鸨不同。

她虽是老鸨,可是似乎却没有老鸨的市侩,阿谀奉承,莫非,她真的不一般?

白水仙点头,“你去吧,这几位朋友,我会很乐意招待他们的。”

白水仙那风情一笑,熟女的韵味尽显无疑,这对于逛红楼的男子而言,她对男人,的确是有着巨大的诱惑和杀伤力。

随后,辛十四娘,她对着宁采臣他们歉意的一笑,撩起裙子,微微一声叹息,出了门。

“几位随意哈,你们喝茶!”

白水仙落坐了下去,目光一闪,瞥上了宁采臣“啧啧,宁公子真是越看,奴家越是发现,真是有些喜欢上你了。”

宁采臣神色一晃,这老鸨的开场白,还真是特别啊。

“白妈妈,你可不能喜欢我大哥。”李俊开了口,“你们两人的年龄相差太悬殊了,而且……”

“呸!就你小子胡说八道,老娘我正直阳光貌美,风韵尤存,你们还不知道吧?光顾这里的男人,他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跟老娘我共度良宵呢,只是那些男人啊,没有老娘我看得上眼的,尽是一些歪瓜裂枣货色。不过……”

白水仙目光悠悠一闪,继续的盯着宁采臣说道:“若是宁小弟弟不介意的话,姐姐我倒是很乐意跟你共度个春宵的。姐姐我最喜欢像宁小弟弟这样的英俊男生了。怎么样?宁公子,要不要考虑一下?”

白水仙说完,竟然还故意的对着宁采臣抛去了一个媚眼。

眼波泛泛,真是勾人的狐狸精。

宁采臣不由得是面色一红,“呵呵,白妈妈话说严重了。我今天来此,只是……”

“哎,不要叫我白妈妈,奴家可是没有这么老吧?不如,你以后叫我白姐姐,或者水仙姐姐,我都是很乐意的。嘻嘻!可好?”

面对白水仙那一双勾人摄魂的眼睛,宁采臣焉有不答应的理儿?

这女人,很危险!这是宁采臣的感知。

“怎么?宁小弟弟不愿意?”白水仙面色一耷拉而下,“唉,说的也是,老娘可是这红楼中的老鸨呢,自知身份卑贱,跟你们这些家世良好,而且还是名动的大才子,大文人,我白水仙还真的是高攀不起……”

“白姐姐话说严重了。”宁采臣赶紧阻止了白水仙继续的唠叨,要是她在如爆米花的说下去,真不知道,她的话中带刺把他们这些文人书生讽刺的颜面扫地?

“好!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!再说了,姐姐我可是长得也不赖,虽然说吧,和四娘比较起来的话,我的确是输她一头,不过四娘可是我们红楼的宝贝,这可是没法比较的……”

碰!

一道人影,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。

来人,是辛十四娘。

她发端为凌乱,面色苍白,嘴角中,残留着一丝血迹,左边脸上,微微肿胀,而且,还有一个清晰的掌印。

“水仙姐!”

辛十四娘一下子就扑进了她的怀抱中,低低的抽泣起来。

“四娘?你告诉我,是不是那混账小子打了你?”

白水仙目光一片冰寒,抬起了辛十四娘的脸蛋,轻轻的抚摸了她的左边脸,“真是混账东西!哼!叶家人,从来没有一个好东西!”

碰!

蓦然,一道人影窜了进来,脚步有些微乱。

“混账!刚才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在骂我们叶家?给……本少爷站出来。”

叶默的到来,真叫一屋子的人都是微微吃了一惊。

白水仙嗖的一下子,撇开了辛十四娘,对着叶默迎了上去,“嘿嘿!叶公子,你真的是好威风啊!一身酒气,大醉伶仃跑来老娘这撒泼来了?你们叶家是财大气粗没错,不过,我白水仙告诉你,我这翠红楼,也不是任由你随便捻的柿子!你竟然敢打我的人?行不信老娘一手废掉了你裤裆中的那玩意儿?直接阉掉!”

“哈哈……你在威胁我吗?”

叶默脚步踉跄了一下,一副趾高气扬,“你若是有本事的话,就不会在此红楼中敞开裤裆拉皮条做皮肉生意了!你们不都是贱人?婊子吗?还装什么清高?什么卖艺不卖身!呸!贱人就是贱人!注定要被我们男人压,被男人骑……哈哈…”

“你现在,立刻,马上给老娘滚出去!要不然,老娘真的会……”

白水仙目露凶光,要不是真的顾忌他们叶家,白水仙她大脚直接的踹下了他库当中的那玩意儿,叫他当场断子绝孙。

“哈哈!本少……少爷为什么要滚出去?再说了,少爷可是来消费的,可是给你们银子的,你们这些贱婊子,算什么玩意?竟然……”

叶默一撇目光,忽然发现,在房间中,竟然有一人,他不想见到的人,宁采臣?

“宁采臣?哦……现在,我终于知道了,那婊子为什么不肯陪本少爷了,原来是你们这对奸夫**妇好上了,这里藏着一个小白脸呢!”

叶默的口无遮拦,他却是不知道,他已经是引火上身。死神的脚步,正在一步一步的慢慢接近了他。

“叶公子,你说什么?你说他是小白脸?他不…”

“住嘴!你这个贱人!亏我叶默对你一往情深?每一次来红楼,你都说,身体不舒服,总是对本少爷的要求百般拒绝,今天,老子总算明白了,原来你这贱人早已经有了想好,而且还是个小白脸……哈哈…”

啪!

宁采臣的一巴掌,响亮的落在了叶默的脸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