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67 击杀

穿入宁采臣 067击杀

嗷……

“你这小白脸,你竟然胆敢打本少爷?”

“打的就是你这厮!好教你明白,做人,要有底线!”宁采臣临危不惧,淡淡的瞥视了一眼叶默,“左一句右一句贱人,婊子,还真是说不定,你真的是你爹在外面偷情得来的种,俗话说,上梁不正下梁歪!从你的身上,可以看得出来,你们叶家,真的是蛇鼠一窝。”

叶默脚步,再是踉跄了一下,宁采臣那一巴掌,已经彻底将他打醒,“混账!你有什么资格跟本少爷说话?很好!你们都有种!敢打本少爷的下场,你们只有死!哈哈……我会让你们这翠红楼夷为平地的,哈哈……你们给我等着。”

叶默阴狠一笑,跄踉着脚步,窜出大门。

“看来,这混账小子可是动了真格!完了,我的翠红楼,我的一生心血啊,四娘,呜呜……我们这些姐妹们,看来以后只能去睡大街,跟乞丐要饭去了。”

宁采臣为之一愣!这白水仙,她真的是一个活泼不得了的人,一会儿大笑,一会儿又是大哭,手舞足蹈,表情丰富,宛若癫痫。

“大哥,接下来,我们该怎么办?那叶默他可不是善类,他这一会去,一定是在调度人手,看来,他真的是要对这翠红楼下手了。”柳长风却是一脸担忧说道。

“是啊!叶默的为人,我也是了解的一二,他这人,对我百般纠缠,每一次,我都是找了借口,匆匆额敷衍他,他也不恼怒,离去,下次再来,总之,他那个人的心思很复杂,万一他真的……”辛十四娘脸色依旧是苍白。

无端的被叶默扇了一巴掌,害得她半边脸都肿胀成一个馒头。

“唉!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这或许便是我们逃不开的劫吧,大不了,这翠红楼不开了,把姐妹们都遣散了去,各奔前程吧。”

白水仙惋惜一叹息,“不过,话虽然这么,可是,我就不甘心,我白水仙自问,这一生中,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坏事,可是老天爷,为什么不长眼睛,让老娘我这一生,历经那么多的悲剧?坎坷啊?我不服!看看同样是经营红楼的,有那个老鸨能够像老娘我这样,那样的菩萨心肠,姑娘们随意接客,只要她们不愿意的,我也不会为难她们,只要他们赚够了余生的养老钱,老娘只会放她们离去,不苛扣她们一文银子,可是到头来……”

“唉!不服气,又是能怎么样呢?人能够与天斗吗?”

白水仙的自圆其说,面色,一片灰暗。

“放心吧,车到山前必有路,不经历风雨,怎能见彩虹呢。不好意思,我上个茅房。”

宁采臣说完,走了出去。

屋子中的人,是微微一愣,不在说话,彼此沉默。

其实,宁采臣并非是去上茅房。他出了红楼,直奔大门而去。

可是不凑巧的是,他竟然才是出了翠红楼的大院门,一个人,竟然与他相撞了。

宋连城!

自从那日,他们落水,在破庙烘干了衣服,共同度过了一个旖旎的下午。那一幕,宁采臣可是历历在目。

如今,他们再度相遇了,地点,却是有些不适于。

男人从红楼出来,能够是什么好事?

“书生?你怎么会……无耻!你们男人皆好色,没有一个好东西。”

宋连城一眼复杂的盯着那翠红楼看了一眼,目光再是落在了宁采臣去,“我以为,你是一个特别的男人,不会……可是,我错了,我发现,我错得很离谱!宁采臣,我……我讨厌你。”

宁采臣一句话未说,劈头盖脸的就被宋连城一顿谩骂,然后,这妮子一句“宁采臣,我讨厌你!”后,飞快的离去。

看她的背影,好像一边奔跑,一边抹着眼泪?

唉!

坑爹啊!谁规定,男人就不能逛红楼了?谁又是规定,男人逛红楼,一定就得寻上个女子,然后……共度**么?

宁采臣想要拔腿就追去,跟宋连城说个明白,解释个清楚。

可是,他现在正有事情要办理,错过了这个时机,那么,很有可能,那翠红楼,真的会被夷为平地。

叶家人的凶狠,宁采臣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至于这事情的误会,只能找个时间,好好的去谈谈了。

来到了一出无人角落,宁采臣神识一动,轩辕剑即出,他立刻是踩剑而去。

御剑杀人!

他可不是第一次。

叶默自从翠红楼出来后,他一路疯狂的骂骂咧咧,凡是长街上,阻挡他道路的人,或者是货物,均是被他大脚的踹飞去。

叶家的叶公子,历来都是飞扬跋扈的。

因此,那些人们,他们只有是敢怒不敢言,默默的承受着。不过,他们心里,早已经将叶家祖宗十八代,问候了个遍。

叶默这一路,疯狂的横冲直撞,长街上的行人,小贩,只得纷纷避让。叶家的这尊大神,他们可是招惹不起。

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,他因为双腿不利索,避开的动作是迟缓了一步,直接就被叶默大脚踹了上去。

啪!

老头子仰头就翻滚而下,“哎哟”的一声,痛苦倒地。肋骨,想必已经是被踹断了几根。一嘴巴的鲜血,立刻就涌了出来。

路边的人们看着这一幕的发生,虽然,他们都很愤怒,对那老头子,均是抱着一丝同情的心态,可是,那人是叶默啊!叶家的大公子,他们避开都是来不及呢!自然是没有人敢前去阻止了。

“哼!你这老不死的,汰!没长眼睛吗?看见本少爷走来,竟然也不懂得避开?你若是想死,哼哼!很好!本少爷会成全你。”

碰!

叶默再度是抬起了大脚,狠狠的踹上了老头子的左腿。

老头子又是“哎哟”的一声,整个身体,已经是痛苦的蜷缩起来,像一只刺猬般。只是,刺猬,当它蜷缩起来的话,能够好好的保护自己。

可是这老头子呢?即使他痛苦的蜷缩成刺猬的模样,叶默都不会同情他一眼。

“呸!老不死的!今天,算你倒霉,遇见了本少爷心情不爽!所以,本少爷要……”

叶默的一个“要”字,后面,尚是没有说完。他的脖子突然是“咯吱”的一声脆响,然后,他的一颗鲜血淋淋脑袋,竟然是从脖子上断裂开来。

碰!

淋淋鲜血,滚动而下的脑袋,咕噜噜的滚进了长街中的阴沟。

轰!

那一具没有脑袋的身躯,在众人的尖叫中,呕吐中,倒了下去。

天啊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,叶默的脑袋会在突然间,就从他的脖子上断裂,然后是重重“碰”的一声,滚进了长街的阴沟?

杀人了!

长街上,已经是混乱一片。

可是,至始至终,那些在事发地点的人们,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叶默的脑袋,一下子就断裂下来。

他们,似乎只能感觉到,有一阵急速的寒风掠来,然后……然后再也没有然后了。

鬼!一定是恶鬼索命了!哈哈!叶家小子,终于遭到了老天爷的报应!叶默死了!长街上的人们,相互的奔走相告,好不热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