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68 阴谋

穿入宁采臣 068阴谋

宁采臣御剑斩杀了叶默,他并非鲁莽行事。此事,他已经是计划了很久。自从,在风陵渡口遭遇了黑衣人的刺杀之后,从黑衣人的口中得知了那个杀他的幕后之人,竟然是叶默买凶杀人。

对一个处心积虑要刺杀自己的敌人,宁采臣让他活到了现在,已经是他最大的底线限度。

若非不是叶默在红楼中犯冲,兴许,他还能多活上几日。

恶有恶报,天做虐不可活。

当然,宁采臣御剑杀如流星的急速,杀了叶默之后,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怀疑,他速速返回了红楼。

一进入厢房,一屋子的人都还在。

辛十四娘,白水仙,柳长风,李俊他们四人一见到宁采臣进来,目光中均是有一丝探寻。

因为他们都彼此觉得,宁采臣上这个茅厕,未免有些长久了。

“大哥,你怎么上个茅厕那么久?”李俊还是忍不住问道。

宁采臣呵呵一笑,“可能是最近饮食有些不规律,所以便秘了,你们都知道的,那种感觉……额,读书人,有辱斯文哈。”

“你便秘还好,倒是我们,可能连便秘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白水仙悠悠撇了一眼宁采臣,“说不定,那混账小子,此刻正在调度人手,鸡飞狗跳的往我们这里赶来呢。”

白水仙的彷徨无助,宁采臣忽然涌起了一丝同情,悠悠对她说了一句:“我想,那小子兴许说的都是混账话吧,你们也不用担心,说不定,他一出这红楼大门,不知道又是逛入哪个红楼去寻欢作乐了。男人啊,有时候都是很忙的。”

宁采臣他们稍微逗留了一下,随后,他们三人便是告辞离去。

宁采臣他们离去后,白水仙目光一直盯着辛十四娘。

发现了白水仙的目光灼灼,辛十四娘微微惊讶,“水仙姐,你何故要这样看着我?莫非我脸上长出了一锭银元宝不成?”

“唉!四娘,其实有些话,我也不想说的,不过,我还是忍不住了。”白水仙抿唇一扬,“你对宁公子,似乎有些上心了。可是我担心呐,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宁采茶不是一般的寻常人,妾有情,郎无意,到头来,落花流水一场空,最终,受到伤害的还是你!毕竟,你的身份,一般的读书人,他们都是非常忌讳的。感情玩玩可以,莫要认真。”

“水仙姐!我……我知道你是为我担心!不过我觉得,宁公子不是那样的人,所以……”

“好吧!话我已经挑明,至于你后面该怎么做,我也无权去干涉了,毕竟,那是你的生活,是你的选择,我只是希望你,有朝一日不要后悔。”

“叶默死了!叶家公子突然暴毙了。”

长街上,隐约传来了哪个叫人振奋的消息。

什么?叶默死了?这怎么可能啊?这小子,刚刚才是离开她们红楼不到一炷香的时间,为何长街上,均是可见一些百姓们兴奋的吆呼?

即刻,辛十四娘与白水仙对视一眼,立刻冲出了房间。

叶默真的死了!那纨绔败类,在长街上,不知道被何人给斩杀了,头颅嗖的一下,从他的脖子上飞出,然后滚进了长街的阴沟。

这话的版本,大街小巷,均是可以听到一些百姓们的悄悄议论。

杀死叶默的凶手不明,所有的百姓,他们一致认为,叶默是被恶鬼索命。

公堂。

柏青山接到了举报后,他竟是一脸震撼的跌坐在椅子上。

叶默死了?被不明身份的人给斩下了他的脑?脑袋就想蹴鞠一样,滚进了阴沟?

轰!

柏青山一身骨架,几乎要四分五裂散掉。

这一段时间,他一直忙着追查师叔的事情,加上后山那命案,将他忙乎的团团转。两件命案,同时压在他的肩膀上,案情的进展,没有一丝线索可以追寻。

师叔的悬案,至少还有师兄祈突然在打探,可是,他们发现,差不多是过了大半个月的时间,案情,同样是没有进展。

如今,叶默又是出了这档子事。

叶家,可是官宦之家。

他作为一县之长,全程负责一州之县的大小刑事,民生问题。叶默死了,他这个县长,难逃被追究失职之罪。

可恶!

一旦想到了这层厉害关系,柏青山的一张脸色,逐渐的冰寒,阴郁。那该死的凶手,一旦被他给揪出来,那么,他定然是不会饶恕他。

阻挡他升官发财者,必死!

踏踏的脚步声,一道人影走了进来。

来人是祈然。

“大师兄!”

柏青山站了起来,一身虚脱,有气无力。

“嗯!那事情,我也听说了,据说,叶家已经飞鸽传书,送往了燕京。”

祈然的话,自是叫柏青山大吃一惊!

如此就是说明,叶家是要将叶默的死禀告上燕京去了。

柏青山知道,叶默有个直系足叔父在燕京为官,叶君山,东阁大学士官居正五品。

柏青山的脚步,顿时是踉跄了一下。

一旦书信到达,那么,叶君山到访的话,他这个区区七品级的县令,难免乌纱帽是不保,很有可能,他会被因失职之罪被摘下了乌纱帽,收监蹲牢房。

发现了柏青山一脸面色苍白,祈然似乎已经猜测到了柏青山的担心,祈然心中,却是暗自高兴了一把。

白青山表面上很尊敬他这个大师兄,实则不然,他的内心却是表里不一。

同是重阳门,祁山一派的座下子弟,他们的关系,早已经有了间隙。

“你在担心你的乌纱帽不保?”在柏青山的面前,祈然说话,他从来不避讳。

柏青山面色一晃,盯着祈然看了半会儿,说道:“没错!我的确是在担心我的官位不保,而且,很有可能,我会因为这事情,从而是葬送了自己的一生。那个该死的凶手,那杂碎,他为何总是三番五次的要跟我柏青山过不去?总是给我制造出如此棘手的麻烦事情?”

见柏青山动怒了,祈然却是不动声色说道:“你若是真的担心你的官位不保的话,我有一计划可以安保你的官位不变。”

“师兄,是什么计划?您说。”此刻的柏青山,他忽然对这个师兄亲密了起来。

若是换做了以前,他不过是不冷不淡的应付。

“呵呵,很简单!那叶家不是飞鸽传书上了燕京么?到时候,燕京自然会派遣人前来调查此事,那么,你可以在中途中,截杀了他们,如此,此事就无风不起浪了么?就是不知道,我这个师弟,是否有那个胆子了。”

人有所求,有所不求。

求人,只能放下面子,身份了。

半路截杀?

柏青山的目光一凛。这的确是个好办法!

只要暗杀了从燕京下来的人,管他是叶君山,或者是奉旨而来的钦差大人,一概诛杀不留。只要不是在他们横县一带出事情,那么这事情就不会跟他扯上一丁点关系。

至于叶默的死,他作为县令,可以随意的讣告叶默不过是死于一场意外。

如此将大事化了,小事化无。

此计划,果然是一石二鸟的毒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