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72 实验

穿入宁采臣 072实验

踏踏……

马蹄声继续响起,由缓而急。

几个黑衣人,已经掠到了官道中央处,大刀横跨,如穷凶恶煞的盗贼,拦路抢劫般。

律……

一声马啼受惊,奔驰中的马车,立刻被迫停了下来。

车夫,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他见者官道中央,突兀的出现了几个一身黑衣人,而且那些黑衣人,都是手中握着大刀,一看便是知道,此些人来者不善。

“呔!你们是何人?胆敢在此犯事?你们可知道,惊了我们的老爷,即使你们有十个脑袋,也不够砍。”

车夫一脸临危不惧,朝着大道中央的黑衣人怒斥道,“你们可知道,坐在车中的是何人?我们可是从……”

咻!

车夫下一句话尚未说完,其中一个黑衣人,他手中的长刀,如箭般射出,直直的插进了车夫的心脏去。

碰的一声,车夫一脸不可置信的瞪着黑衣人最后一眼,他的身体,重重的从马车上的驾座一头栽倒了下去。

杀人不眨眼,果然是心狠手辣。

躲避在草丛中的宁采臣,他面色如常,不过他内心中,却是微微咯噔了一下。

杀手就是杀手,杀人,他们从来不留情。

阿宝可是被震惊住。她可是想不到,杀人,竟然像杀鸡一样,只需一眨眼,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就没了。要不是她之情就双手捂住了嘴巴,那一刻,她非得惊呼出来不可。

如此,他们隐藏就暴露了,要是那样的话,他们是否会遭来黑衣人的截杀?不过阿宝却是不担心,她知道,身边的宁采臣,一定会保护她的。

采臣哥的本事,可是大着呢。如此暗暗一想,阿宝受惊的心,逐渐的平息了下来,继续的盯着前方看着。

那马车中,到底是什么人?为何,那些黑衣人要在此截杀他们?

车夫从马车上栽倒了下去,马车被振动了一下。

稍后,车帘子被挑开,出来了一个中年人,干瘦,留着八字胡须,看着地上那已经死去的车夫,男子眉目一挑,盯着阻道中的黑衣人,冷冷问道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竟然胆敢在此闹事?你们又是知道,我是什么人?你们截杀当今朝廷命官,难道你们就不怕朝廷将你们全家人都诛杀了?”

男子倒是一脸淡定神色。

想来,他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。

没错,此人,他便是从燕京匆匆赶来的叶君山。

叶君山,他为了叶默的事情而来。对于侄儿的突然枉死,他一接到了消息,立刻鞭策马赶来。

只是他想不到,竟然在半道中,被人截杀了。他心中,颇是惊讶!他乃为朝廷正五品,东阁大学士。

这些不长眼的东西,竟然无知的要犯事?如此,一定是受了某人的指使,可是,那人,他到底会是谁?

“哼!老子管你是什么人!即使你是当今的圣上,遇见了我们同样是诛杀。”一个为首的黑衣人,站了出来,他隔着帽罩,说出来的话,声音有些沙哑,则更多的是冰冷。

叶君山目光一闪,他知道,这此,定然是遇见了一些亡命之徒,可是,他们为何要诛杀他?他的行程怎么会泄露出去的?

由于从燕京来得匆忙,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,他并没有随身携带侍卫,这下子,叶君山开始有些后悔当初的匆忙决定。

“哼!你们好大的胆子,我乃是当今朝廷官员,我奉劝众位阁下们速速离去,莫要闹事,我可以既往不咎,假若你们冥顽不化……”

“呸!都是快要死到临头的人了,还如此大言不惭,老头,你们当官那一套,在我们面前不好使,阿大阿二,你们去杀了他!给他个痛快!。”为首的黑衣人,冷冷说道。

当下,两个黑衣人闪身而出,步伐敏捷,身手灵活。

这些人,一看便是知道,他们是杀手组织,经过了严格的训练,才能拥有如此敏捷锐利的身手。

杀手,他们讲究的是速度,手快,脚快,刀更快。往往他们的攻击,是最毒辣,最凶狠,最利索的招式。

咽喉,心脏,这是他们的首选攻击部位。若是他们一击成功,往往被诛杀之人,立刻一命呜呼。

叶君山冷冷的看着两黑衣人闪身而来,他已经做好了防备。他是东阁学士,可他却有一定的武功底子。要不然,他不会那么的淡定,在面对着那些亡命之徒时候。

咻!

两黑衣人的大刀,立刻切上了叶君山的咽喉而去。这是最便利,最简单的攻击,人的咽喉,可是致命处。

寒光一动,叶君山立刻掠出了身子,朝着马车后面奔去。可惜,为首的黑衣人,已经看出了端倪,他腾空一窜,翻转一个跟头,立刻落在了叶君山的前方处,冷冷的盯着那个干瘦的男人。

“老头,别在白费力气了!你注定是逃不掉的!认命吧。”

话语一出,黑衣人的手中长刀,立刻脱剑鞘而出,破空一刀,霸气威严,银光一闪,宛若是天外流星,剑光,已到了叶君山跟前处。

我命完矣!

叶君山双目一抖动,顿时闭合上眼睛。他知道,那一刻,无从躲闪。

然则,他等待了很久之后,那大刀,并没有落下。不由得,他张开了眼睛,却是大吃一惊!那诛杀他的黑衣人,无声息的倒在一旁。

身体在微微抽搐。

在看看前方余下的黑衣人,他们也是同样方式无声息的倒了下去,一样的症状。

震惊无比!

意外捡回一条性命的叶君山,他一脸狐疑神色,盯着四周看了一会儿,然后,他双手一鞠躬,说道:“叶某多谢高人相助,不知道,高人能否现身出来一见,叶某得恩公相救,实在惶恐。”

然而,官道中,静悄悄的一片。

叶君山依旧是不死心,再度说道:“莫非高人有不便之处?罢了,叶某有要事在身,不能继续耽搁下去,日后若是有缘,想我们或许能够相见。”

叶君山冷眼的撇了一眼横躺在地上的黑衣人,随后,他驾着马车,踏踏的离去。

呼……

看着马车终于消失在官道的尽头。

宁采臣赶紧携着阿宝从草丛中钻了出去。

“采臣哥,那些毒蜂好厉害哦!它们竟然能够悄无声息的将那些黑衣人给蜇了,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!好诡秘的说。”

阿宝紧紧的握住了那瓶子,如今这瓶子可是好宝贝,只要有瓶子在手,就能随意的控制那些毒蜂了。

方才,宁采臣就是拧开了瓶子,然后无声息的召来了毒蜂,又是无声息般的将那些黑衣人给放倒了去。

一切都是在无声息进行中,堪比鬼魅还厉害。

宁采臣同样也是惊讶不小,之前,他不过是想要看看,这些毒蜂,是否如传言中的厉害,而且,他也不想让叶君山枉死在黑衣人的手中。

留着叶君山的性命,好让他与柏青山他们相互的狗咬狗闹腾,这才是宁采臣想要的结果。为此,他才招呼了毒蜂,将几个杀手诡秘的放倒。

一切顺利,进展的天衣无缝。

“采臣哥,他们这些人,我们要救吗?”阿宝撇了一眼倒在地上无声息的黑衣人,心中,却是有一丝同情。

宁采臣淡淡说道:“这是他们的命,况且,他们是杀手,他们的双手,不知道沾染上了多少人的鲜血,让他们自生自灭吧!”

阿宝知道,宁采臣说让他们“自生自灭”,他们被毒蜂给蜇了,一旦过了两个时辰之后,他们就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阿宝心中有些不忍,不过采臣哥的话也是说得很对,他们都是杀手,杀人不眨眼。

这,便是他们的报应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