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73 云涌

穿入宁采臣 073云涌

碰!

偏厅中,柏青山一掌将一桌子击碎了去,四分五裂。

他接到了祈然的消息,刺杀叶君山的任务失败,眼看叶君山就要被黑衣人击杀,竟是无端的得到了一个神秘人的援助。杀手全部毙命,而叶君山已安然的回到了叶家。

神秘之人?莫非就是那个幕后之人,一直隐藏在他身边,处处跟他作对的人?那幕后之人,到底是谁?为何总是要三番五次的破坏他的计划?

柏青山满满一腔怒火,无处可发。

发泄完了一通,祈然也走了进来,他怪异的看着破碎在地上的桌子,眺目看了柏青山一眼,说道:“生气会伤肝的,这事情的发生,真的是有些过于诡秘。而这个计划,只有我和你两人知道,可是为何任务会失败?你有没有想过这其中的缘由?”

柏青山神色一愣,对于祈然提到的那个缘由,他倒是没有认真想过,刚才,他一直顾着生闷气,哪来的时间。

见柏青山沉默不语,祈然继续说道:“按理说来,我跟你都不会泄露出去,可是,叶君山还是侥幸的逃过了一劫,我想,或许在我们周边中,一直隐藏着一个高手,而我们从来就没有发现那人的存在,所以,我们的计划,才是会失败的。”

“高手?会是谁?”柏青山愣愣问道。

祈然摇头:“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!刺杀失败了,我一直在想,不知道那人他是否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。刺杀叶君山的杀手,完全被诛杀,你知道吗?当时检查了他们的尸体,竟然是没有发现,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?尸体上没有任何伤口,那个幕后之人,真的是太恐怖了。”

祈然的话,柏青山同样是吃惊不小。杀人不见血,如此诡秘?连师兄都无法探查出来,看来,那个隐藏在幕后之人,真的是高人了。

“那么,师兄,接下来,我们又该怎么做?”柏青山似乎有些乱了方寸。

叶君山没能刺杀成功,可想而知,接下来的事情,肯定是非常棘手的。依照叶君山的身份,他们叶家不会这么罢休的。

叶默的死,他这个县令,真的是难逃其咎啊!

官大压死人,更何况,还是从燕京下来的京官,派头都是显赫了。他柏青山,不过是区区七品县令,胳膊可是拧不过大腿。

“唉......”祈然悠悠叹息了一口气,“看目前的情形,我们处在被动的局面上,居然是被动的,那么我们只能等!观看动静,然后在做下一步的定夺。除此之外,我们别无他法。刚才,我刚刚接到师尊的飞哥传书,看来可能是师尊为着师叔的事情,我明天必须得回去一趟,你有什么话要对师尊说的?”

“师尊?代我跟师尊问一声安好吧。”柏青山有些无力说道。

为了师叔的事情,他从来没有好好的睡上一个安稳觉,如今又是出了这档子事,柏青山他已经是心力憔悴不堪。

“好吧,我回去时候,你也不要在轻举妄动,再去刺杀叶君山。如今叶君山已经回归了叶家,叶家守卫非常森严,千万别把自己给搭进去了。若是你在出事的话,我想师尊一定会很心痛的。”

祈然说完,立刻走了出去。

唉……

难道,上天注定要亡我?柏青山灰色退去的目光,蓦然是射出了一抹阴狠和不甘。

叶家。

如今的叶家,已经是一片愁云惨淡。

他们唯一的独子叶默无辜的遭遇枉死,而且连凶手是长成什么样子?他们至今都是一无所获。

将那天在现场中的目击者,一一的抓来对峙,那些目击者,他们只能茫然的摇摇头,说什么也不知道。

话说回来,他们那天,看见了叶公子上下对着那老头殴打之后,蓦然寒风一动,然后叶公子的脑袋就“啪”的声滚落下来。

如此震惊,诡秘的事情,他们可是平生第一次见到的。

所有人,他们都是一直认为,叶默遭遇了恶鬼索命!

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作为叶默父亲的也君天,只能恨恨的,又是恼怒不已的将此目击证人给遣放了回去。

不得已,他只能飞鸽传书,告知在京城为官的弟弟叶君山。

这个嫡亲弟弟,可是他们叶家的骄傲。

京官,东阁大学士,正五品。也君天就不相信,凭着弟弟的聪慧,一定能够将此事调查的水落石出,到时候,他一定要亲手手刃凶手的头颅,将凶手的头颅,祭奠上天,好给他的独子报仇。

叶君山的到来,作为兄长也君天,他在绝望中,看见了一丝曙光。

多年不见的两兄弟,一见面,自然是彼此拥抱。

“君山,辛苦你了,大哥也是没有办法了,才将此事告知你知道,希望你为默儿讨回一个公道。”

失去了爱子的也君天,狠狠的抹了一把泪水。

作为父亲,他自然知道儿子以前的那些混账事情,可是,即使儿子在外面如何的纨绔,欺霸乡邻,他做爹的,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“大哥,你也别太伤心了,居然我回来了,我不会让阿默死的不明不白的。”叶君山赶紧安慰大哥道。

两兄弟携手进了大堂。

“大哥,你先把阿默的遭遇详细的跟我说来。”

落座后,叶君山立刻问答事情的缘由。

也君天点点头,将过往的事情,一一的陈述。

“这么说来,阿默并非与什么人有间隙了?只是与那个叫宁采臣的书生有一两次口角?”叶君山目光一闪,有了一丝疑虑。

也君天立刻点头说道:“嗯!的确是这样,我记得中秋那天,默儿回来之后,狠狠的将厢房中的所有东西砸了一通,一直在不断的默念着宁采臣这三个字眼!我当时也没有多想,毕竟他们年轻人,在寻常中,都是以文会友,后来,我才是去打听一下,那个叫宁采臣的书生,他不过是一介布衣,贫寒弟子,之前一直靠着母亲替着人家洗些衣物,赚些微薄的银子,艰难的度日子。”

“可是后来,我又得到了一个版本,说那个知府宋文豪竟然以二十贯的天价购买了那书生两幅字画,他们的生活,才是得以改变。对此,我才是稍微的留意起那个书生,莫非君生以为,默儿的死可是与此书生有关系?”也君天毕竟不像叶君山在官场中,有着锐利的判断能力,他只是知道,似乎自己的爱子,历来与那叫宁采臣的书生水火不相容。

“怀疑,那是当然的了。凡是与阿默有过接触的人,或者与阿默发生过间隙的人,我们都不能排除,他们都有杀人的动机。”

叶君山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茶水,继续说道:“对了,大哥,这些天以来,那宋文豪可有什么表示?再者,那个叫柏青山的县令呢?他们对于阿默的死,各自的反应如何?”

“默儿出事那天,他们两人都到了府上,查看了默儿的死因,只是,到了现在,他们仍然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。”

“哼!大哥若是指望他们给出个合理的解释?那不得等到太阳出西边出?放心吧,居然我来了,明天,我就去会会他们。”

叶君山一抹阴狠目光一扫,心中有了打算。对于他在官道上被刺杀的事情,他只字不提。他,历来是一个心机颇重之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