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78 温情

穿入宁采臣 078温情

“清逸,你是不是有心事未了?我看你似乎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?”宋文豪却是观察入微,宁采臣的言不由衷,他竟能看出一丝端倪。

听闻宋文豪的问话,宁采臣立刻站了起来,说道:“回老师的话,学生被押至衙门的时候,家母一时担心,便是晕厥了过去,居然学生无事了,也不知道家母现在如何了,所以学生才……”

“好好!百事孝为先,你能如此的挂念家中的娘亲,这足以说明,你是一个善良之人,去吧!回去赶紧报个平安,也好让你娘放宽心。”

拓跋流云捋了一下胡子,今天,他得以见到了传闻中的厉害小子,之前,看到了他的字画,拓跋流云心中就一直渴望见到宁采臣。

今天,他对宁采臣的表现,的确是很欣赏,人中之龙,此小子,他迟早是有一飞冲天。只要时机一到,神仙都是阻止不了哇。

宁采臣对着他们二人拱手说道:“那么,学生就去了。”

宁采臣信步而去。

“管伯,你之前不是说,和那小子不是师生关系么?怎么一转眼就……嘿嘿,你下手真的够快的,莫非你害怕拓某抢了你的头彩不成?”拓跋流云金光一闪,话语悠悠问道。

宋文豪也是不否认,“不知道为何,我每次见到此子,越是发现欢喜得紧,所以,方才在衙门的公堂上,我情不自禁就收了他,文昌兄,你觉得此子的资质如何?”

“好得没话可说!这下,你该满意了吧?不过,管伯老弟,你们这么一冲的话,已经是跟叶君山老儿撕破了脸皮,那老儿历来是心胸狭小,以后,你们可得有骨头吃咯。”拓跋流云似乎有些幸灾乐祸要看好戏的模样。

然则,宋文豪悠悠的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杯,抿了一口,又是悠悠放下,不紧不慢说道:“撕破脸那是肯定的!那叶君山老儿,未免也那他当回事了!居然已经撕破了脸,如此更好,以后我们人前人后,也用不着跟他客气了。”

拓跋流云却是不在那同他的观点,站了起来,来回踱步,随后,他说道:“可是,你想过没有,君子坦荡荡,小人惨戚戚,小人暗箭难防,就怕他叶君山在背后放冷箭,据说,宁书生今年才是考取了院试的案首而已,他在考举路上,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,你们这样一撕破脸,宁小子仕途之路,恐怕就很走了。”

拓跋流云的分析,的确是很到位。

这一点,同时也是宋文豪担心的。

在浙江横县,他可以为着宁采臣疏通所有的关系,一些同僚,看在他是知府的面子上,也是会给宁采臣打开方便之门。

可是,一旦宁采臣出了横县之外呢?这点就很难说得通了。

“唉!罢了,居然已经撕破脸了脸,我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,车到山前必有路,船到桥头自然真。未来的事情,又是有谁能够把握得了的?不说这些了,料他一个叶君山也是翻不起什么大风浪来。”

“嗯!但愿如此吧。”

窗外一株紫花地汀开得正艳,两人,却是同时陷入了沉思中。

宁采臣出了宋家地府,一路也不敢耽误下去,匆匆步伐归家去。

进了院子,很安静,不见阿宝,也不见娘亲。

莫非娘亲还没有苏醒过来么?

如此一想,宁采臣的心,又是沉了下去,他面色不由得是一黯淡。

想起他被官差押走的时候,娘亲那悲戚的昏厥,他心中真的是不好受。为人子女,此刻不能在娘亲跟前尽孝。

一路赶去了厢房。

宁采臣却是听见了低低的说话声音。

“阿宝,你能帮伯母做一件事情吗?”那是娘亲的声音。

“伯母,您说吧,别说是一件,就是十件,只要阿宝能够做到的,阿宝绝对不会犹豫的。”阿宝如是说道。

“我想让你去衙门看看,看看采臣现在怎么样了?他会不会被处罚?听说,衙门那个地方,关押的都是一些犯事之人,人一旦进去了,就很难……”

站在大门外的宁采臣,他再也是听不进去了,跨步而入,大声说道:“娘!我没事!让你们担心了那么久,可是孩儿的罪过了。”

“采臣?真的是你么?你回来了?真的没事?赶快让娘看看。阿宝,快搀扶我下去。”

宁母方是一见到宁采臣,之前晦涩的脸,立刻是焕发的神采奕奕。

阿宝也是很欢喜,见到宁采臣安然无恙的归来后,她立刻将宁母给搀扶了下去。

“没事!真的没事!衙门那些官老爷,他们真的是没有为难你吗?”宁母还是不放心,不断的在宁采臣身上摸索着。

宁采臣眼泪有些泛湿,娘啊!孩儿真的是不孝!真让您老担心了!

“娘!我没事,不过是问个话而已,您看看,我现在不是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么?”宁采臣只好不断的安慰道。

遭遇了一劫,能安然无恙的回来,这的确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。

宁采臣刚刚是安慰好了宁母的情绪,院子中,却是踏踏的脚步声音。

人是未到,声音已经飘进来:“大哥!大哥在吗?”

院子外,来人却是柳长风,李俊他们哥两。

一旦听说了宁采臣被衙门的官差给押走后,此两哥们,可是着急坏了。当他们相约感到衙门去后,竟是发现,宁采臣人不在公堂。

在追问衙门的守门小吏,他们才知道,宁采臣与宋大人走了。

宋大人?当然是宋文豪了。

为此,他们两人才是放宽心不少。至于宋府,他们两人的身份,自然是无法进入。随后,他们才是赶往了宁家。

宁采臣踱步而出,两小子一见到宁采臣,二话不说,立刻给他一个熊拥抱。

“哎,行啦!又不是生死离别,瞧你们整得跟什么似的。”

宁采臣嘴巴是这么说,不过他的心中,却是很温暖的。如此兄弟情谊,互挂,互念,一室温情,值得拥有。

“大哥,你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,呸!那叶家人,没有一个好东西。无凭无据,他们凭什么抓人啊?”李俊心中可是忿忿不平。

柳长风立刻附和说道:“可不是!那叶家人,就是混账东西!都不是什么好鸟!”

“好了!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?你们就不要指桑骂槐了!况且叶默那天出事了,我正好掌掴了他一巴掌,是谁都会怀疑到我身上来的,实属正常。”宁采臣见他们两人一脸的愤慨,赶紧说道。

“话说是如此,不过大哥,我似乎有种预感,那叶家人,他不会如此轻易就放过大哥的,这……还真是个难题呢。该怎么化解这一场危机呢?”李俊脑袋晃动了一下,面色,有了一丝担忧。

宁采臣微微一笑道:“别想那些事情了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凡是,总得有个解决的套路。庸人多自扰,就是我们喜欢作茧自缚,所以,才会有烦心事。你们也不用替我担心,我命可是硬得很,实话跟你们说,阎王他都不敢收留我。”

宁采臣的自我消遣,倒也是叫柳长风,李俊他们放宽心不少。

的确!他们的大哥,历来都是足智多谋的,或许,真的是他们想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