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79 禁咒术

穿入宁采臣 079禁咒术

通过这事情,宁采臣终于知道,有些事情,他不得不防。叶默的死,他推脱不了一定的关系。不过他可是御剑诛杀,那叶君山老儿,想要查出幕后之人,根本是不可能的。

除非,宁采臣他不想活了,装上枪口去,不打自招。要不然,叶默的死,必定随着日子的推移,终究成为一悬案。

晚上,宁母,阿宝两人张罗了一桌子满满的菜肴。拿宁母的话来说,亦是要给宁采臣接风,压惊,洗掉身上不好的晦气。

做娘亲的,都是那么认真,上心,宁采臣也不好加以干涉,任由她们一直的在厨房中忙碌着。她们忙碌到了掌灯时分,才是消停。

一餐饭,也是用到了月上树梢,宁采臣才听着圆鼓鼓的肚子,回到了厢房。

一进门,杏树上的飞鸟,立刻啪嗒的一下,落在了窗格上。

宁采臣有些疑惑,今天的事情,莫非是判官,或者是聂小倩他们使出的计划了?

当下,他挥手招来了判官,问个详细。

果真如宁采臣猜测的一样,是聂小倩让判官幻化一个书童模样,然后去宋府求助的。只是聂小倩,她怎么会知道,他和宋文豪有那一层关系的?

宁采臣忽然觉得,聂小倩并不像她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。

“公子,我要去监视那老妖物的举动了,明后再见。”

飞鸟扑腾了一下翅膀,掠出厢房,远去,变成了黑点。

宁采臣端坐在书案上,顺手拿起了一本书,可是他没有心思要看下去。晚上,不见聂小倩遁身出来,莫非那丫头已经进入到鬼修的白热化程度?

宁采臣呆呆坐着发愣,却是在突然间,院子外面,传来了一声“碰”的重重落物声音。

有人潜伏进来?

宁采臣立刻意识过来。

可是,在院子的周边中,可是有毒蜂在防卫的,那人,怎么会能够轻而易举的进来?

莫非来人是高人?

宁采臣立刻冲出了厢房,他倒是要看个究竟,来者何人。也闯入,所为何事。

一跨步,宁采臣已经来到了院子中,目光匆匆扫视了一边,安静的院子中,根本没有人的踪影?

咦?这不可能啊!难道他刚才听错了?他明明听见有声音落地,分辨那声音,应该是人没错。

“阁下,居然都已经来了,何必要躲躲藏藏呢?现身出来吧。”

宁采臣只能炸个虚实了。

嗖!

花丛中忽然是动了一下。

然后,一到黑影,悠悠的站了起来。

好身手,竟然能够隐匿在花丛中,宁采臣也没有发现。

可是接下来,宁采臣又是大吃一惊!那到黑影,根本就不是什么人,而是……一具木偶人。

这木偶人,长有手脚,有鼻子,有眼睛,模样跟人一样,几乎没啥区别。而且,更叫人觉得惊悚,怪异无比的是,木偶人的一双眼睛,竟然能够随意的转动,如人的眼睛般。

此木偶人,目测估计五多高,几乎跟接近了成年人的高度。

碰!

碰!

木偶人碰碰的走来,一晃一晃的样子。走路的方式,非常怪异。

宁采臣眉目一拧,他记得曾经燕赤霞说过,茅山有种道术,能够使得静止的物体活动起来,甚至,他们能够借助这些活物,控制住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。

杀人,越货可不是什么新鲜事。

而此种道术,叫“禁咒术”,往往是一些心术不正的道士多运用。

可是叫宁采臣感到疑惑的是,他最近好像并没有得罪过那个妖道?为何,这木偶人会无端的闯入到院子来?

看样子,可是要来行刺的。

踏踏……

另外一边,好像有人匆匆赶来。

“采臣!”

来人,是宁母跟阿宝。

宁采臣心中一道!糟糕!她们来的真不是时候。

那一刻,木偶人已经掠到了宁采臣跟前,一阵风掠来,已经扑击上了他的门面。木偶人大手一翻,抓上。

速度极快,雷厉风行般。

宁采臣也是大吃了已经!此怪物,它的身手也恁敏捷了点吧?来不及多想,宁采臣侧身一旋,立刻对着赶来的宁母吆喝道:“娘!阿宝,你们速速退回厢房去!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,都不要出来。”

“伯母,我们赶快走吧。”

两人匆匆赶到了宁采臣的厢房,忽然撞见了院子中那个怪物,顿时将她们惊吓出了一身冷汗来。

阿宝赶紧搀扶上了宁母,再是小步跑开。

眼见阿宝和宁母离开后,宁采臣没有了后顾之忧,他双目一撇,露出了一抹寒光。不管是谁在幕后操纵这一切。

如今,他们的梁子算是结下了。

宁采臣闪开之后,木偶人再度袭来。风声鹤唳,又是窜到了他个跟前。

宁采臣记得,燕赤霞当初就告诉了他,该如何破解那“禁咒术”的办法。

凡是借助了法道生成的活物,在它们身上,总是会有个机芯。只要寻到了那个机芯,然后将此捣毁,那么立刻可以破解。

若是机芯不能捣毁的话,无论如何将此活物破坏掉,它们总能在第一时间之内,再度的拼凑完整。

再度攻击,杀不死,捣不烂。

机芯,才是唯一的重点。

宁采臣来不及多想,神识一动,立刻将轩辕剑招呼出来。

他御剑飞行,俯上了木偶人的上空。

瞄准了机会,踩剑掠去。

盯!

御剑斩下,宁采臣又是吃一惊!轩辕剑居然无法将此木偶人给斩碎?反而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反弹了出去。

御剑中的宁采臣,他脚步是踉跄了一下。

无端的吃了一个暗亏。

这一刻,宁采臣终于明白,那“禁咒术”是多么的厉害了。

看样子,只有将木偶人的机芯给捣毁了,才能彻底消除这个怪物。

由于院子中的光线太黑,宁采臣根本是看不清楚,木偶人的机芯,又是隐匿在何处。他总不能像无头的苍蝇一样,四处的御剑斩下。

方才那一击,差点叫他从飞剑上掉了下来。

这一次,若是没有足够的把握,宁采臣不会轻易出击。

嗖!

木偶人忽然是掠了上来,百变莫测,自是叫宁采臣刮目相看。

此“禁咒术”果然是博大精深的法道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