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80 旧债

穿入宁采臣 080旧债

木偶人袭来,宁采臣也不敢与此硬拼,反正,这货根本就是一个块块木头拼凑而成的,没有生命。若是与木偶人硬拼的话,万一弄不好,可是要吃亏的。

刚才,他御剑斩下,就是没有弄清楚实际情况,才是吃了暗亏。

一旦弄清楚了缘由,宁采臣也不着急将此货给捣毁,他反而是起了玩味之心,倒是要看看,这木偶人厉害到何种程度。

其实,宁采臣要收了这木偶人,他可以有两种办法,亦是将他的“神仙索”拿出来,掷空一抛,应该能够在第一时间之内,将此货给制服了。

二则,他可以掏出鸿塔中的仙葫,喊上一声咒语,“仙葫仙葫我爱你”兴许,就是嗖的一下,立刻收了它。

咻!

木偶人袭击而来,可是越发猛烈。

宁采臣御剑一直绕在院子周边中飞行,而木偶人便是一直紧紧的咬在了他的身后方,距离不出十步。

那时候,聂小倩也悠悠遁身出来,举目看着半空中的一幕。她心中,颇是奇怪,那追击着宁采臣的怪物,到底是从何处而来的?

刚才,她一直在鬼修当中,对于之前所发生的事情,可是一点都不知道。

“采臣哥,你别玩,赶快将此怪物给捣毁去了吧。难道你就不担心伯母和阿宝她们吗?”

聂小倩站在院子中,朝着半空吆喝了一句。

经过聂小倩这么一喊,宁采臣赶紧是遇见一遁,咻的一下,着地落去。

碰!

同时,木偶人也落地,一人,一木偶,对峙双方。

“这怪物,是从哪里来的?”聂小倩怪异的盯着木偶人看了一眼,问道。

宁采臣手握轩辕剑,摇头说道:“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!或许,是我在不经意中,无端的得罪某人吧,所以,他们报复我来了。”

“怎么会?看此区区雕虫小技,能够难倒你吗?看你刚才,玩得那么开心。不好!又来了……”

聂小倩一句话尚未说完,木偶人一个箭步,已经跨了上来。重重的挥出了它的双臂,呼啸而来的寒风,叫人伶伶的不寒而栗。

宁采臣也不躲避,眸光中,尽是一片清澈。他刚才遇见在与木偶人周旋中,无意中发现了此木偶人的机芯,竟然是隐匿在他的腰身下,肋骨旁上。

当木偶人袭上,宁采臣立刻是翻手一挑,轩辕剑忽呼啸而出。

盯!

顺手一挑,准确无误的刺上了木偶人的致命要害,它的机芯。

啪!

木偶人立刻倒了下去,一堆凌乱不堪的烂木头,散落了一地。

“好剑法!”

聂小倩撇撇嘴吧,有些羡慕说道。

宁采臣悠悠收了轩辕剑,走到了烂木头看了一眼,“果真是一堆烂木头!我就是奇怪了,到底是什么人要对付我呢?难道是……”

宁采臣唯一能够想到的人,叶君山,还有柏青山,继而,还会有谁?蓦然,他灵光一闪,那日,一直悄悄跟踪他的男子,好像叫什么祈然的?

只是宁采臣觉得,那个跟踪他的男子,他们好像并没有冤仇吧?肯定不是他做的手脚。可是,到底是谁,要对他迫不及待下手了?

想不起来。

“采臣!”

院子中安静了下来,远处却是传来了宁母的着急呼声。

宁采臣一个转身,聂小倩早已经是悄无声息的遁身不见了踪影。好个机灵的丫头,聂小倩现在的身份,还不能暴露。

要是让娘亲和阿宝知道,在院子中,就一直飘荡着一只女鬼的话,真的是要将她们惊吓个半死。

“采臣,怎么样了?你没事吧?”

宁母在阿宝的搀扶下,一脸面色惶恐再是赶来。

宁采臣笑道:“没事!孩儿好得很呢。”

“哦!这样,娘就放心了!可是,刚刚,那个……到底是什么鬼东西?”宁母立刻是一眼狐疑的扫视着院子的周边,却不见有什么怪异之处了。

宁采臣早前,在宁母她们没有赶到时,已经大脚将那堆烂木头给踢进了花圃中。当宁母和阿宝,她们赶来后,自然是无法发现什么怪异的事情了。

“阿宝,娘,天色都很晚了,你们都歇息去吧。”

宁采臣故意的打了个哈欠,佯装出一脸的疲惫神色。

“好吧!阿宝我们回去,不过采臣你也要小心点儿,娘住最近这两天,总是感觉到,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,总是心神不宁。”

“没事!一切有孩儿在,孩儿的本事可是大着呢,即使天要崩塌下来,我也会安保你们周全的。”

自家的儿子真长了本事,宁母心中也是高兴,在阿宝的搀扶下,款款离去。

呼…

最近这一段时间,真的是不太平。好像,牛鬼蛇神都出动了。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是拥挤一起。

想必,那游学之事,可得押后去了。

斩碎了木偶人,一夜相安无事。

翌日天明。

判官回来了,依然是飞鸟幻化。

落在了窗格上。

那时候,宁采臣刚刚是起床,梳洗完毕。

“公子,昨天晚上我出去后,这院子中是否发生了一些怪异的事情?”飞鸟一张口,就说了人话。

宁采臣也是见多不怪,说道:“嗯!的确如你所料,昨天晚上是发生了一些事情。可是判官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按理说来,判官离去后,那木偶人才开始行动袭击他的。

莫非这判官,他又在院子中布下了他的分身?

“公子不必疑惑,昨天晚上,我在城隍庙中监视那黑山老妖,才是知道,他最近可是要对公子下手了,所以,昨天晚上的那木偶人,其实就是他要试探公子的底子如何。看样子,黑山老妖是要行动了。”

判官的话,却叫宁采臣吃上一惊!他可是想不到,昨天的这一出戏,居然是黑山老妖所为。他和黑山老妖的恩怨,其实说白了,就是因为聂小倩而已。

“判官,你这话是否属实?”宁采臣不由得再度确定一下。

他知道,和黑山老妖这一笔旧账,迟早是要算的。不过时间似乎来得早了一些。

飞鸟点点头,“当然确定,这可是我亲眼所见的!我怎么会欺骗公子呢?再说了,如今本判官已经和公子的利益捆绑在一起了,一荣俱损,一荣俱灭。若公子有怀疑的话,不妨可以到城隍庙中走一趟,事情的真相,即可揭晓。”

宁采臣立刻挥手说道:“不必了!我相信你的话便是!何须如此麻烦走一遭!不过黑山老妖真要打算对付我的话,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,等到他打上门来。让我想想,下一步,我们该怎么做。”

“只能将他诛杀了,要不然,依照黑山老妖的秉性,他不会轻易罢休的。”

聂小倩身影一遁,凭空钻了出来。

气息,有几分诡秘。

判官初始见到聂小倩,他亦是震惊。他可是想不到,这院子中,居然隐藏着一女鬼,而且,宁采臣还是如此大胆,将女鬼收留在府邸中。

连地府中的鬼差,都是无法发现端倪。

判官如今跟宁采臣已经是绑在了绳子上的蚂蚱般,他自然不会去地府告密了。为此,他也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任由着这女鬼,不管是白天,或者是晚上,自由的穿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