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83 疗伤

穿入宁采臣 083疗伤

一直躲避在大树底下的聂小倩,她立刻发现了宁采臣的危机。眼见宁采臣就要从高空坠下,一旦失去了轩辕剑的庇护,宁采臣可不是孙悟空,他没有腾云驾雾的法力,身体直坠下的迅速。

聂小倩来不及多想,立刻从大树中窜了出去,她毕竟是鬼体,加上她的鬼修尚未完成,因此,一旦暴露在阳光下,她身上的衣服,貌似要被燃烧的迹象,一股股白烟,不断的从她身体上冒出。

身体上的灼烧疼痛,此刻,聂小倩已经是顾不及了。

宁采臣需要她搭救,要不然,从那么高的半空摔下来,一个大活人,立刻就会变成一堆烂泥的肉末了。

咻!

一道白绫,迅速的从聂小倩的袖子中飞卷了出去,急速缠绕上了宁采臣,一层一层的白绫,一眨眼间,已经将宁采臣缠绕的如同粽子般结实。

聂小倩继续顶着被烈阳烧灼的痛楚,翻手一覆,将白绫往回扯动。

宁采臣被聂小倩送出的白绫给托住,直到他双脚落地,安然无恙。

聂小倩却是“啊”的一声,立刻痛苦的倒在地上,她身上的衣服,已经被燃烧了起来。瞬间,聂小倩,她已经变成了一个火人。

不好!

宁采臣面色大变,窜步过去,一边奔跑,一边脱下了外衣长袍,挥动着长袍,将聂小倩身上的火星给扑灭了去。

当下,宁采臣立刻将长袍卷成了一方形状,严密的遮挡在聂小倩的上空。

“小倩,你怎么样?”

宁采臣心中十分着急,都说鬼不能直接暴露在阳光下,会被焚烧的灰飞烟灭。原来这事情是真的,没有吹嘘之说。

“我……没事。”

聂小倩身上的衣服,已经被焚烧的凌乱不堪,手臂上,大腿上,凡是暴露出外面的肌肤,均是被焚烧的脱落了一层皮,流出了血水,惨不忍睹。

面色,嘴唇,均是一片惨白,苍白如一具尸体。

甚至,宁采臣忽然感觉到,从聂小倩身上,散发出了一股冰寒的气息,源源不断的扑上了他的周身中。

宁采臣不由得是定眼一看,天啊!聂小倩的身体上,无端的结成了一粒粒的冰块。

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小倩的鬼体就要消散了么?

不!绝对不可以!

“小倩?你……”

宁采臣二话不说,立刻把大衣往聂小倩身上一套下,抱起了她,往着大树跑去。

大树底下,是树荫,能够遮挡住天阳的烈阳。

“小倩,你现在怎么样?”

宁采臣卸下了聂小倩身上的外衣,刚刚他抱着聂小倩,那冰寒的身体,几乎要将他给冻坏了去。

真的是想不到,聂小倩的身体,瞬间之后,无端的变化那么大!看样子,果真是要鬼体消散了。

聂小倩可是为了他,才不惜将自己暴露在阳光下,将她的鬼体给焚烧了,她为了救他,不惜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!

呵呵!宁采臣啊宁采臣!聂小倩为女鬼,竟是舍得自己的性命搭救你一命?如此情谊,你能够负了她么?

宁采臣双手一紧,心中,甚不是滋味。

“我……感觉身体好冰冷的说!看样子,我的身体,就要快消失了!”

“我来抱住你。”

那一刻,宁采臣再也顾不上男女授受不亲了,抛开那些繁琐礼节。一下子就将聂小倩紧紧的拥抱在怀中,像拥抱住一个娃娃般,紧紧的贴在了胸间。

刹那间,天地一片寂静。

时间,不知道过去了多久。

忽然是哗啦的一声。

判官终于从倒塌中的废墟中钻出来,脸上,身上,均是黝黑的泥土,他快要变成了一个泥人。想起刚才,他的动作是慢上了一步,无端的被倒塌下来的城隍庙给压倒。

看看曾经的老巢,如今变成了一堆废墟烂泥,判官脸上,可是一阵肉痛不已。

可恶的黑山老妖!本判官跟你势不两立!

判官一转身,就看见大树底下的宁采臣拥抱住聂小倩的那一幕。

他从容的走了过去,有些惋惜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对璧人。

“判官,你跟我说说,现在有什么办法能够救小倩?”

宁采臣抱着聂小倩,他只能感觉到,聂小倩的身体,可是越发冰冷,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,反而是越来越严重。

判官眉目深深一凛,缓缓说道:“要救她的办法很简单!不过说是简单,却也不简单!你只需要给她阳气,那么她兴许能够保上一命。但是,我首先把其中的利弊给你细说清楚,比如,你给她一口阳气,那么,你就会折寿一年,两口阳气,你便会折寿两年,以此类推,直到她身体康复为之,事情的轻重,我想,公子应该能够明白。”

一口阳气?就会折寿一年?

这代价,未免是太大了吧?人体中的阳气,真的是那么宝贵么?宁采臣目光一闪,立刻下了决定。

“采臣哥,你别犯傻了,小倩不值得你那么做!我不过是卑贱的孤魂野鬼,要不是当初在地府中遇见了你,我想,小倩已经是嫁做他人妇,受尽了凌辱。是你,给了我希望,留在了你身边,从此,小倩再也不寂寞,这些日子,我所过的,是我小倩一生中度过最快乐的时光,即使是鬼,我都很满足了……”

聂小倩说话的言语,越发低微。

看样子,她可是快要坚持不了多久。

宁采臣保住她的双手,不由得是紧了一下,对着她说道:“聂小倩,你听清楚了,没有我的命令,你不能就这样放弃了!难道,你不想回去看看你爹吗?难道,你舍得这样要半途而废么?你的鬼修不是快要晋升了吗?小倩,坚持住,听我的话,你会没事的。”

“我……不愿意,不甘心,又能怎么样?再说了,我不过是……嗯…”

瞬间,聂小倩的嘴巴,已经被一具雄厚男人的躯体给压了上去,那温厚的,带有一丝灼热的嘴唇,覆盖而上。

判官眼见这少儿不宜一幕,他迅速的调转了头,看向了他出。

一口阳气,便是会折寿一年!一年又是何妨?两年?又是何惧?即使十年?能够换得聂小倩一命?值得了。

“采臣哥……不要!你会因为我而死去的……”

怀抱中的聂小倩,试图要将宁采臣推开。可是宁采臣仿佛就是一只章鱼般,牢固的将她锁在了自己的胸膛间。

一口气,两口气,三口……足足灌下了五口阳气。

聂小倩的身体,那一股冰寒,迅速的是退了去,然后,取代而至的是一具拥有了热气的身躯。

面色微微红润,唇朱丹红,面色粉腮,似涂胭脂。

不到一盏茶的时间,聂小倩得到了宁采臣的五口阳气后,她已经是焕发了另外一个人。

五口阳气,宁采臣的寿终,便是被减去了五年!

一个人,少活了五年!代价的确是有些巨大的。

完成了这一切,宁采臣只能感觉到,他的身体一片虚脱,手脚无力。给鬼体灌输阳气,他却是想不到,身体上的耗费如此严重。

“采臣哥!你怎么样了?”

看见宁采臣面色一片渗白,无力的瘫痪在一旁。

聂小倩心中的那一份感动,无可比拟。

这个男人,有情有意!

她,又是欠下了一个天大的人情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