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84 破绽

穿入宁采臣 084破绽

“暂时死不了,起码阎王爷现在还不敢收了我。”宁采臣探手抹了一把虚汗呐呐说道。

输出了五口阳气,却是想不到,他的身体一下子就跨了下去。真的是应验了那一句“人鬼殊途”。

据说,活人一旦和阴魂相处一室,久而久之,身上的阳气,会被阴魂给吞噬了个干净,那么活人,也很快会变成死人了。

“哈哈……臭书生,我会回来的!我让姥姥来对付你。我黑山老妖回来之日,就是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
蓦然,半空中,一个幻想生成,怒斥的咆哮一声后,继而隐遁的消逝不见。

黑山老妖竟然还没有死?

不过话说回来,此老妖一身强大的法道,想要斩杀他,还真不容易。

只是,宁采臣在听了黑山老妖的那一句话后,他顿时是浑身一震!姥姥?如果他没有猜测错误的话,姥姥不就是那千年树妖么?

兰若寺,聂小倩,树妖姥姥。

以前,宁采臣一直在回避着这个问题。再度被挑起,他知道,终于不能逃避了,唯有是坦然的接受和面对。

千年树妖的强大,宁采臣忽然感觉到,前所未有的一股压迫感。

“采臣哥,你真的没事吗?”聂小倩还是一脸担心,宁采臣为了给她灌输阳气,不惜牺牲掉自己五年的寿命,从始至终,聂小倩的心中,可是感动满满的,“我看你脸色都发白了,要不,我去给你找个郎中看看如何?”

“你去找郎中?”宁采臣怪异的盯着聂小倩,呵呵一笑道,“我想啊,依你现在的身份,郎中还没找来,那郎中都会被你吓个半死了。”

聂小倩赶紧嗔了宁采臣一句:“讨厌,哪有像你这样说人家的?再说了,小倩虽然是鬼体,可我自问,也是长得不差的鬼啊,没有青面獠牙,不狰狞,这世界上,哪有长得像我这么漂亮的女鬼嘛!”

得!话题可是扯远了。

宁采臣歇息够了,悠悠站了起来,目光扫视了眼前那一堆废墟,在是落在一脸落寞的判官去。城隍庙被毁掉了,判官便是失去了栖身之地。

看这城隍庙也有一定的年头,说不定,判官也是有了感情。家没了,心情自然是不好受。

唉……

宁采臣走了过去,对着判官说道:“对不起了!我也想不到,那混账东西会一怒之下,将这里都毁掉了,害得你如今连家都回不去了。不过你放心吧,只要你不嫌弃我的小院子,任你住上多久都没有关系。”

判官咧嘴一笑,笑意有些凄凉,“不必了!我毕竟是判官,属于阴司,总不能整天都住在阳间中,而且,这对你也不好!你也知道,人鬼殊途,凡事都有个度,一旦过了就不好了。”

“那你打算要去哪里?”宁采臣眼睛一挑,悠悠问道。

判官举目看了天空一眼,乌云散去后,又是一片阳光明媚,随后,他说道:“我暂时会离开这里,去寻一个朋友,这个你也不用替我担心,我既是判官,自然会有落脚的地方,如果实在不行的话,我只能厚着脸皮去求阎王爷了,看他如何安排吧。”

一场恶战下来,此城隍庙中四周,尽是被毁掉了,一片废墟。

“好!那我们就此别过,记住了,有好酒的话,千万不要忘记了我这个老朋友哟!”

“一定!后会有期。”

宁采臣与判官,彼此拱手拜别。

判官身体一遁,随着一阵青烟腾空而起,继而又是随风消散。

“小倩,我们也回去吧。”

由于雨伞不知道丢向了何处,归去的时候,宁采臣只能将聂小倩收进了鸿塔中。完事后,御剑离去。

叫宁采臣意想不到的是,在他御剑离去后。废墟的一处草丛中,一闪,便是钻出了一道人影。他看着宁采臣离去的方向,一双眼睛,尽是阴郁的杀气。

宁采臣会御剑术!

忽然,一些尘封中的线索,立刻浮出了水面。

师叔的死,是被凶手御剑斩腰,从而是一命暴毙。宁采臣,一定与这案子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那人,嘴角一扯,露出了一抹阴郁的狞笑。

此人,就是祈然。

话说,祈然前段时间奉着师尊的指令回到了重阳门,祁山一派。

向问天他对祁然,柏青山的办事能力非常不满意。半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,这两师兄弟,他嫡亲弟弟向天歌的死因,居然是一点头绪都没查询出来。

向问天不由得对座下大大弟子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顿。对于师尊的发怒,作为弟子的,辜负了他的期盼,祈然不不好说什么,默默低着头,挨着训斥了。

过后,向问天又觉得,好像他给他们的时间期限是有些急迫了些。

不过,他居然是师尊,自然也不会低头给弟子认错的。又给了他们一个月的期限,无务必要他们在一个月的期限之内,将此事调查的水落石出。

接受了新的指令,祈然鞭策着快马,一路飞奔。

谁知,在半途中,他忽然感受到,在城南西方向,有人在恶战激斗。他遂是好奇心起,赶往了此地。

隐遁在了草丛中。

那一幕的发生,他可是完完全全都看在了眼中。

竟然是那个书生,和不明老妖恶战。

祈然心中受到的震撼,可是巨大的。真的是想不到,一个寻常看起来,一点都不显眼的书生,竟然是一个深藏不漏的高手。

看半空中,那老妖物攻击的厉害,可是在看看宁采臣,无所畏惧的御剑飞行,直直掠上去,直捣黄龙,最后一剑击退了宿敌。

好个厉害的书生。

祈然心中自是震惊,可是,他更多的是疑惑。宁书生会御剑术?而他的师叔,恰好是被御剑术给斩杀的!

因此,祈然一旦将所有的事情串通起来后,一些事情的真相,原本苦苦得不到答案的他,一下子就开朗了起来。

宁采臣有问题!而且,还是与师叔的死,有着必然的联系。

待到宁采臣御剑离去后。

祈然立刻速速从草丛中闪身出来,鞭策飞马,急速的赶往了县衙。

在县衙中,祈然叫柏青山遣散了下人,将此消息一一的陈述出来。

碰!

柏青山听话,已经是一脸怒色,一掌狠狠的砸上了案台去。

他可是想不到,他身为县令,居然是被一个书生耍得团团转。这对于他而言,原本就是一种难以洗掉的耻辱。

宁采臣!果然是披着人皮的恶狼!怪不得,寻常看他的时候,柏青山总是有一种雾里看花终隔一层的模糊。当真相一层层剥开之后,柏青山才是恍然大悟。

宁采臣实则就是在扮猪吃虎,糊弄了周边所有人。

好一招韬光养晦!

哼!

柏青山目光一凛,一抹深深的阴郁,“师兄,居然我们已经弄清楚了师叔的死,就是宁采臣有关,不如我们立刻将他收监了如何?”

然而,祈然却是摇摇头说道:“不!现在先不要着急!一来,我们手上,没有足够的证据,足以说明,师叔的死与他有关,二来,难道你忘记了,我们现在一方,可是来自叶君山!叶默的死,你作为县令,可是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,为了防止那老狗继续上跳下窜,这事情可是着急不来,我们得从长计议,在定夺该怎么做,如此,才是首先之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