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85 相求

穿入宁采臣 085相求

柏青山想想祈然的话,也是有一定的道理。现在当务之急,可不是要对付那书生,威胁最大的,还是来自叶君山老儿。

上次的刺杀事件,失败了,叶君山一旦发现幕后的主凶之人就是他指使的话,非但乌纱帽不保,连项上的脑袋都要落地。

只是现在要对付叶君山的话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刺杀的话,条件不允许。叶家财大势力大,守卫森严。况且,叶君山还是从燕京来的京官,事情一旦闹大了,那个影响,柏青山自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。

为此,他只能遵从了祈然的话,一切得从长计议。

宁家大院。

宁采臣正在院子中弄他的花花草草。落入到了这个时代,寻常的娱乐非常贫瘠。宁采臣不喜闹,喜安静。

闲情日子,他除去了读书,写字之外,几乎是没有任何娱乐。因此,只要一有空的话,他都会在院子中,整理着那些花草树木。

现在可是秋季时分,树枝多数是调零,他的院子,反而是百花相互争艳相映红。

乱花飞度中,偷得半日闲情。

踏踏……

有人匆匆步伐走进了院子。

来人,是宁母。

“采臣你在呀?”宁母走到了宁采臣身边,灿灿问了一句。

“娘?有事?”

一般宁母几乎很好走进宁采臣的厢房,以前,宁采臣在读书,好静,宁母是个识大体之人,怕是打扰了宁采臣用功读书。

若非不是有什么正经事的话,宁母几乎是不会来的。

宁母点点头,说道:“唉,这事情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!我们家来人了,而且,她现在还赖着不肯走。说什么非要……”

“来人了?谁?”宁采臣眉目一挑,问道。

似乎,他们宁家几乎没有任何亲戚,结合印象中的记忆,这么多年以来,上门来的,除去找茬的人,宁采臣再也想不出来,他们宁家是否真的还有亲戚?

“那人,你也是见过的,就是花大婶,那个胖女人。”宁母知道,因为上次的衣服事件,宁采臣非常不待见那邻旁的花大婶。她只好长话短说,开门见山说道。

“她来做什么?”若非不是宁母在提起这个人,宁采臣几乎都忘记了这事情,还有这个人。

宁母悠悠叹息说道:“唉!同是为人母亲,她自然是为了他儿子的事情来了。”

“采臣,你先不要忙乎,听娘把话说完。”

见宁采臣依然在张罗着那些花花草草,宁母话语一挑,继续说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,其实,花大婶也是个娘一样,是个苦命的女人,独自扯着儿子长大成人,他儿子叫林成,年纪跟你不相上下,就是书读不多,性格有些憨厚。这孩子,娘也是看着他长大的……”

“娘,你有什么话,就直接说吧,真的,他家的事情,我一点兴趣都没有!若不是什么大事,我可是要忙去了。”

宁采臣似乎已经猜测到了,这胖女人今日前来,定然是有什么事情要求助他们了。

唉!如此见利忘义之人,宁采臣真心不待见的说。

“好吧,那娘就长话短说。你可得救救林成,你们小时候,玩泥巴可是欢快得很呢!如今他有难了,你这个做哥哥的,可是不能置之不理。”

看着宁母的脸色,颇为严肃,宁采臣只好问道:“好吧,说说看,到底是什么忙?我能帮的话,自然不会推脱,若是其他的,即使我有心,我也是无能为力。”

宁母呵呵一笑,目光一闪,“能的!花大婶刚才说了,她家的林成,最近一段时间,总是人恍惚,像是被什么东西迷住了心窍般!整个人,都是混混沌沌的!又好像是丢了三魂六魄般。看了郎中,吃了药,请来了道士作法,依然还是不起作用。后来,花大婶听说,说什么只有文人的身上的正气能够镇压驱邪,所以她就……”

宁采臣终于明白了。感情,这胖女人可是把他当做了活菩萨?一旦想起了上次的事情,这胖女人的一幅势利嘴脸,宁采臣心中还是有些添堵。

可如今,娘亲居然来此为她说情,胖女人可以不理会,可是娘亲的要求,他总不能拒绝吧?

“好吧!娘,你先跟我说说,他们家是做什么的?”宁采臣觉得奇怪,一个人好端端的,怎么会混混沌沌的?又是丢了三魂六魄?

除非,便是真的被什么妖邪给迷住了心窍,附体了。据说,一般的妖魔鬼怪,他们要迷心窍,或者附体,均是挑一些身上阴气相对重的人。阴气重,阳气则弱,妖邪之物既是可以入侵。

宁母说道:“他们家开了一小店铺,专门是售卖死人祭奠的冥币,红烛,香火,纸人之类的东西。唉,其实他们母子也是生活不容易,而花大婶又是个喜欢打扮之人,所以,他们家……也是过得不好。”

果真如此!与他的猜测相符。

“好吧!我就去看看!权当给林成一个面子吧。”

宁母抿唇一笑,携着宁采臣赶紧大步离去。

在大堂中,宁采臣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胖女人。

依然是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打扮,如此咋看之下,竟跟那红楼中的老鸨相差无几。

这次的花大婶,见到了宁采臣之后,已经没有了上次的傲视。

宁采臣如今考取了院试的案首,名动横县,将来可是要考取状元郎,可是要做大官,官老爷的贵人啊!

花大婶一副唯唯诺诺样子,不安的撇了一眼宁采臣,大气不敢出。

“你家林成现在在何处?”

若非不是顺着娘亲的要求,宁采臣绝对不会来此见这胖女人的。

花大婶有些惶恐神色,立即说道:“他在……在店铺中,这段时间以来,他一直都在店铺中,哪里都不去!该看郎中,该请道士作法,我都已经做了,可是我家成儿,他至今还是那个样子,所以,宁相公,我才是迫不得已,才来劳烦您的大驾,上次的事情,我……跟你们说不对不起了!那五百文钱,我会想办法尽快还给你们的……”

“别!一事归咎一事,上次的事情就算了!你若不提起,我都要忘记了。”再度翻起旧债,宁采臣忽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。

一边宁母,见了冷场,立刻微微一笑道:“花大婶,事情过去了,就不要在提了!现在赶快让我家采臣去看看林成,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才是目前紧要的事情”

文人身上的正气,果真能够镇压驱邪?真是不知道,这花大婶到底是从何处听来的谣言?

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们……”

现在的花大婶,与当初的她,真的是判若两人。没有了当初的傲气,不可一世。

宁采臣看着,也是有些心酸,“我们走吧。”

话不在多说。

宁采臣跟随这花大婶,出了大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