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86 人鬼缘

086人鬼缘

不到半柱香的时间,宁采臣,花大婶,他们一前一后的来到了长街上,一间小店铺,面积不大,铺面也是不显眼,靠近了尾街。

宁采臣一走进那店铺,顿时,他立刻感受到,一股冰寒的气息笼罩了下来。

虽然说,现在是中秋过了,可是天上的烈阳,还是很灼热的。可是为何,这店铺,无端的一股冰寒气息扑面而来?

宁采臣不动声色的扫视着店铺中的一切。

鬼事专门店,一沓沓的冥币,红烛,香茗,不过这些物品,还不是引人注目的,叫人手脚发麻的是那些纸人,红黄绿白,倒挂起来,手工精致,栩栩如生般,假若一个不注意,还以为是一个大活人,被倒挂了起来,惊悚无比。

店铺中的一个角落,端坐着一个年轻人,此人面色有些泛白,白如尸体般,没有一丝血色。看样子,是他缺少了外出照射阳光的缘故。

年轻人长得不难看,算是五官端正。他是林成?

花大婶走了进去,摇摇头,叹息了一声,说道:“宁相公,这便是我家成儿,他整天就是这样端坐着,有客人来了,他就忙着,没有客人,他就呆呆的坐着,一动也不动,你来看看,莫非他真的是中邪了么?每每我跟他说话,他都是不理会,唉......”

宁采臣依了花大婶的话,走进一看,心中不禁是暗暗吃了一惊!这林成,一双目光,呆滞无神色,印堂晦暗,嘴唇发紫。面色无光,形同骷髅。

若是单从面相上判断,大气已尽,阳气爆衰竭,即将是个将死之人。然而,宁采臣并不是这么认为。

宁采臣只是觉得,林成的情况,似乎与这店铺有关系。

他无意中,一撇回眸,目光扫视在那些纸人去,店铺中倒挂的纸人,为何会给他一种不祥的预感?而其中一副之人,引起了宁采臣的注意。

“花大婶,寻常店铺这些东西,都是你们自己做的?”宁采臣问了一句。

花大婶点点头,“嗯!一般都是成儿做的!我家成儿有此手艺,我们娘两才是不至于饿死街头,只是这些年来,我花钱没个度,所以才拖累了成儿,害得他至今连一媳妇都没能娶上,如今,他又变成了这个样子,连我这个娘亲,他都快不认识了。”

花大婶说完,一边低低抽泣。

“好吧,花大婶,我有些话需要跟林成说说,你若是方便的话,是否可以……”

“嗯!没事!看看这时间,我也得赶回去张罗午饭了。你们聊,我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花大婶寮步而去。

宁采臣目光一闪,紧紧的盯着林成问道:“林成,你该醒醒了,不该沉浸在那个虚幻的世界中,你,还记得我是谁吗?”

林成呆呆的撇了一眼宁采臣,缓缓说道:“你是……不记得了。”

果然,这林成,他连现实和虚幻的世界都分不清楚。

可是,他为何会沉浸在一个虚幻的世界中不能自拔?这事情,必定有猫腻。而这猫腻,就是与那些纸人有关系了。

宁采臣为何能够在第一时间之类,就能够看出端倪?那是因为,在刚才中,他无意瞥见了那一副纸人。

此纸人,却是非纸人。

眉目如柳,朱丹红唇,这根本就是有了灵韵的纸人,能够摄魂心魄,夺人心魂。怪不得,林成之所以变成了这幅德性,自然是与那纸人有关联了。

宁采臣也不理会林成,径直的走到了那副纸人去,冷冷说道:“我知道你就在里面,所以,我给你一盏茶的时间考虑,是否要出来见我,否则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,一把火烧了你的庇护之所。”

店铺中,无端的刮起了一阵阴风,笼罩下了整间店铺中。

那悬挂中的纸人,忽然是动了一下,然后,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。从纸人之上,蓦然是钻出了一个脑袋来。接着,是身体,最后,是双脚。

谁都是未曾能想到,一个朱丹红唇的妙龄少女,从纸人中钻了出来,施施然的出现在宁采臣跟前,好诡秘的一幕。

“你……到底是何人?或者应该说是孤魂野鬼呢?寄托在纸人当中?当真端得一手好戏。哼!”宁采臣面色一寒,有了诛杀之心。

这些恶鬼妖魔,历来都是披着一张人皮面具,一旦撕碎了他们的人皮面具,必定会露出他们的真面目来。

女子蓦然是对着宁采臣跪拜了下去,身体亦是微微颤抖,“公子,您误会了,我虽然是野鬼,可是我并无害人之心。你且听我道来……”

看着瑟瑟发抖中的女子,对着自己跪拜了下去,宁采臣心中忽然有些难受。他想起了在枉死城中,聂小倩对他求助的那一幕。

同是为女鬼!他的心,能够接洽聂小倩,为何就不能对此女鬼网开一面呢?

“你起来在说吧。”宁采臣也不想为难她,口气也不至于向刚才那么冰冷,“只是,你又是怎么会寄托在这纸人上的?”

女子微微颤颤的站了起来,不安的撇了一眼宁采臣,这男子,一眼就能够发现她的庇护真身所在,一定是非常厉害的人。

当下,女子也不敢有所隐瞒,赶紧一五一十的说道:“那日,我被地府中的鬼差追赶,我只好是一路狂奔,然后就闯入这里来了,我就附体上了那个纸人去,从而使躲开了鬼差。后来,我一直就没有离开。这里是专门售卖死人物品的,因此阴气比较重,那些鬼差他们很难发现我的存在。”

“再到后来,我闲着无聊,日夜与林成相处,我就很好奇,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,于是,趁着一次林成打盹的时候,我便是进入了他的梦中,与他相会,可叫我万万想不到的是,林成他…他竟然对小女子是一见钟情,要求着我不要离开他。”

“我看他可怜,又是孤身一人,所以我后来就答应了他的要求。我每次进入到他的梦中,与他相会,缠绵,我们以夫妻相处,该做的事情,我们都做了。后来,我才知道,人鬼殊途,林成越陷越深,他已经走不出那个虚幻的世界,而我也是很后悔,让他沉浸在一个不真实的世界中沉沦,不能自拔。”

“可是当我发现这一切的时候,已经为时已晚了!林成,他的神识回不到现实中来了!可是在梦中,我又不忍心拒绝他的要求,每每当我要决心离去时,我总是狠不下那个心。”

女子说完了,脸上,有些泪痕。

又是一段可悲的人鬼情未了。

听完了他们的故事,宁采臣心中有些感慨,深吸了一口气,他问道: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女子抿唇说道:“小女子叫依莲,依莲相求公子,救救林成吧?我不想因为我,变成这个样子。”

宁采臣立刻说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吗?系铃人,还需要解铃人吗?你是他的心结!那个结,只有你才能够解开!我想,林成之所以变成了这样子,一定是他的三魂六魄中的情,欲,痴三魂离体,所以才造成他如今这个模样,傻傻的现实和虚幻不分。一切,都得看你的决心。”

依莲可是犯难了,“可是,很多次,我已经劝告他不要沉沦在这虚幻中,没用的,林成他都……”

“因为你的不忍心拒绝,所以,才造就了林成的变本加厉!假若,你真的是能够狠得下那个心来拒绝他的要求,我想,没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。”宁采臣悠悠说道。

本来,林成就是因为这女鬼的关系,无端的进入了他的梦中。然后,林成一见钟情之下,深深的喜欢上了这女鬼。孽缘已经生成,林成无法自拔,就此沉沦。

他不愿意从自己的梦中醒来,梦醒,一切将不复存在。

现实和虚幻,不过是一步之遥;而天堂与地狱,同样是一步之遥。心在犹豫,彷徨不定,当然是不可能会跨越两者之间的距离了。

抽刀断水,快刀斩乱马。

林成能否恢复到现实生活中来,一切均是看依莲的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