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87 祸起

穿入宁采臣 087祸起

“我真的可以吗?”依莲依然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,林成是因为她,才会变成那个样子的,她心中的愧疚显而易见。

“你不去尝试一下,怎么知道不可以?”

宁采臣径直的走到了林成身边,看着那痴痴呆呆的男子,继续说道:“他如今这个样子,你忍心继续看他沉沦下去吗?所以,去吧,把所有的厉害关系,通通解开,要是林成依然不肯回到现实生活中来,依然是继续的沉沦下去,如此便是他的命了。”

依莲默默的听着宁采臣的话,随后,她点点头,好像是下了决心。

一晃瞬间,店铺中的气息,又是阴沉了下去。

而那女鬼已然消失不见。

宁采臣倒也是不慌,他知道,此女鬼她去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。

时间,如沙漏般,一粒粒的落下。

这期间,也不见有一个顾客上门购买此些物品。宁采臣悠悠在店铺中逛了一下,大约是两盏茶的时间过去后。

宁采臣立刻发现,林成一双怒目的眼睛,狠狠的将他扫视了一遍,然后,只见林成站了起来,朝着宁采臣怒斥道:“你到底对依莲做了什么?她为什么要离开我?而且还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,说是什么要是有缘,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!一定是你对她做了什么?对不对?”

呵!

这呆子,终于回到了现实中来了吗?与他之前的混沌,痴呆模样,跟现在的他,可是判若两人。

对于林成的怒火,宁采臣可以理解。

只是,对于他的如此冥顽不化,宁采臣就不理解了,“我说林成,你不要不知道好歹!你现在能够回到属于你的世界,你应该要感谢那女……依莲为你所做的一切。我只能跟你说,人鬼殊途,你们走的不是同一条道。而且,为人子女,你不能那么自私,你可知道?你的娘亲为了你的事情,可是操碎了心?”

林成可是沉默了!面对着宁采臣的咄咄逼问,他无言以答。那一段日子,他本亦是混混沌沌,根本是分不清楚现实和虚幻世界。

宁采臣继续说道:“居然你已经回来了,正如她所说的那样,若是你们真有缘了,一定会再相见!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好好的孝敬你的娘亲吧!你有个好母亲!我话以此,你好自为之。”

宁采臣走出了那鬼事专门店铺,希望这林成他能够醒悟吧!要不然,终究受到伤害的还是他自己。

至于依莲,那女鬼的去处,已经不是宁采臣要关心的范围了。

走在大街上,宁采臣心中有些轻松。

大街中,忽然是涌出了一队侍卫兵,凶神恶煞模样,一路走去,所到之处,不管是行人,或者是摆着街摊的小贩,纷纷避让,一片混乱的鸡飞狗跳。

宁采臣站在了人群中,眉目一挑,这些官兵吃着皇粮,不为百病谋事就罢了,如此嚣张的肆无忌惮,世道日下,真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。

宁采臣也无心理会,等到那一队侍卫兵离去后,他从人群中挤出,继续赶路。

可是,叫宁采臣惊讶的是,迎头而来的,却是三三两两一脸悲戚的女子。这些女子,一身浓重的胭脂水味。

红楼中的女子?看着她们大包小包的的相互搀扶,似乎,她们正要赶去一个很遥远的地方。

宁采臣的疑惑,是更大了。

这些女人,她们一脸悲戚,一边赶路,一边又是在低低的说着话。宁采臣从她们谈话中得知,说是红楼被查封了,妈妈也被收监之类的话云云。

红楼?老鸨被收监?莫非是某个红楼出了大事情?

宁采臣原本不想理会此事,可是一旦想到了辛十四娘,那个宛若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女子。她看他的幽怨,心中忽然是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。

当下,宁采臣也不避嫌,顺势拦阻下了其中一个女子,问道:“这位姐姐,不好意思,我想要问一下,你们刚才说的红楼被查封,你们那个叫什么?”

被宁采臣拦阻下来的女子,举目一看,哟!竟然还是一个端庄,又是秀气的书生?而且还是面白如玉的惹人喜爱。

女子盈盈一个笑意,立刻对着宁采臣抛出了一个水灵灵的媚眼,娇滴滴说道:“这位公子,你想要知道的是什么?”

女子的欺身而上,宁采臣不禁是眉目皱了一下,往后退去了一步,继续问道:“我想问的是,你们被查封的红楼,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哟!看公子如此着急的模样,莫非在我们姐妹中,可是有了相好不成?唉,说实在的,我们的妈妈可是对我们非常好呢!如今红楼被查封了,而且妈妈还被收监,可怜我们这些好姐妹们,只能挥泪告别这个让我们又爱又恨的地方了。”

女子说了一大推话,竟然是没有一句切到主题上去的。

宁采臣不由得可是失去了耐心,翻手的一套,立刻捻上了一锭闪闪的银元宝,在女子跟前一晃,说道:“我现在只要你一句话,你们是哪家红楼的?你们的妈妈又叫什么?那么这一锭银元宝就是你的。”

女子一旦见到了宁采臣手中的银元宝,一双眼睛立刻瞪大的贪婪,看着宁采臣呵呵一笑道,“回公子的话,我们的妈妈叫姓白,白水仙啦!公子,你还想知道一些……”

“谢谢!这个归你了。”

宁采臣把银元宝往女子手上一塞,疾步就走。

却是听见那女子在他身后呼喊道:“还没有请问公子叫什么名字?不如公子手下奴家吧,奴家可是会……”

宁采臣可是怕了这些莺莺燕燕,不由得他脚下的步伐更快了。

翠红楼被查封?白水仙被收监?

这事情的发生,怎么会那么热突然?难道是因为叶默的关系?所以,叶君山老贼终于是按奈不住了吗?要对她们这些弱女子下手?

一路想着问题,,宁采臣急速的赶往了红楼的方向。

不出半柱香的时间,宁采臣已经到了红楼大门前。

只是如今的红楼,不在是烟花之地,男人天堂的红楼了。大红朱漆门紧锁着,查封的封条,异常刺眼。

门前一片狼藉不堪。

呆呆的站在大门前,宁采臣神色一片呆愣。

他心中可是不好受,这事端,皆因他而起。假若当初,他不斩杀叶默的话,今天这局面,是否又是另外的一番景象?

祸起萧墙,他是当事人,又是成了局外人。

居然这事端由他挑起,那么,就由他亲手来结束吧。我真的不想杀戮!无奈他人为何总是步步紧逼?我唯有是举起手中长剑,踏平这天下不平之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