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88 权衡

穿入宁采臣 088权衡

“大哥!我就说嘛,大哥得到消息后,一定会来这里的。”

一声熟悉的声音,从宁采臣身后传来。

宁采臣一转身,见着李俊,柳长风,在他们两人身后,是一袭白衣的辛十四娘。

“你们都在呀?”

宁采臣有些惊讶,看来,自己的这两个义弟,他们好像随时都在关注着这翠红楼的一切动静啊?要不然,他们怎么会在第一时间之内,此翠红楼一旦被查封了,他们就会在此出现呢?

“宁公子,水仙姐她被关押了!这下,我们该怎么办?”辛十四娘的面色不是很好,有些苍白。可能,或许是因为白水仙的缘故所致。

见此,宁采臣只能安慰她说道:“放心吧!或许只是暂时关押!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!这里都是叶君山做的?”

柳长风立刻抢了话道:“不是那叶家老贼,还能有谁?哼!他们叶家真的是财大,官大,还有什么事情他们做不出来的?白姐就是因为气不过,所以才跟那叶老贼当场吵了几句话,然后叶老贼立刻以扰乱公务为罪名,将白姐给收押了,此举行为,跟那道上的强盗有什么区别吗?我看这横县啊,迟早会闹翻天。”

柳长风的话,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。

自古以来,以身份压人的官员,可是层出不穷。翠红楼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风月场所之地,以叶君山的权利,他不过是一句话而已,立刻可以调动衙门中的官差。

只是现在,让宁采臣不明白的是,叶君山做出了那么大的动作,他不惜动用武力封了翠红楼,而且还大张旗鼓的将白水仙给收押了去,他的目的何为?

难道就是因为,那天,叶默在翠红楼中,被他掌掴了一巴掌?所以叶家老贼觉得丢了脸面?要拿她们翠红楼来开刀?

仔细的回想了一下,宁采臣还是觉得,有些问题,他想不通其中的缘由。

“大哥,你说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吧?据说,白姐现在被关押在县衙的牢房中,不如我们去干上他娘的一票,把白姐解救出来?”李俊松动了一下肩膀,一脸的流氓癖性十足。

宁采臣怪异的盯着李俊的孱弱身子板,说道:“就凭你这身材?身无两肉的?我看你还没有到牢房,都被看管的守卫给一刀咔嚓了去。白姐的事情,我心中自有定夺,你们不要胡来,到时候,你们没把白姐救出,反而是把自己搭进去了,到时候,我可是没有功夫管你们。”

“宁公子说得对,那毕竟是县衙,我们可不能胡来。只是,我就担心,白姐在牢房中受虐待,唉,无端的出了这祸事,所有的姐妹们都各自遣散,奔前程了。而我却……”辛十四娘悠悠目光撇了一眼宁采臣,满腹惆怅。

“我看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,不如我们寻个地方,共同商议一下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吧?”柳长风建议说道。

众人自然是没有异议。

在附近的长街上,随意的寻了个茶馆,彼此落坐。

“不知道辛姑娘可否有了落脚的去处?”

众人落座之后,彼此是沉默了一会儿,宁采臣只好将话题挑起。

“嘿嘿,大哥你这不用担心,辛姑娘暂时在我的府邸落脚呢!我们刚才商议过了,而且四娘也是没有意见。”柳长风一脸笑意。

他之前可是想不到,辛十四娘会答应他的要求,答应暂时落脚在他的府上。

不管是胖子,或者是李俊,他们这两家都是经商家族,随便腾出一间厢房,或者是一座庭院来,对于他们来说,都是很简单的事情。

居然辛十四娘是没有意见,宁采臣也不多说什么。

胖子对佳人有意,而佳人却对落花无情,宁采臣唯一担心的是,柳大胖子到最后,他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啊!

“嘿嘿,二哥,说句心理话,我还挺羡慕你的,有四娘为伴,想你以后的日子,可能会很忙了哦?”李俊端起了茶杯,悠悠抿了一口茶水,目光,继而撇在了宁采臣去,“大哥,看你那么淡定,我想,你心中一定是有了什么好的办法可以将白姐解救出来了?不妨说说看,给我们听听?”

“就你小子乱说。”李俊的打趣,柳长风微微红了脸色。

而辛十四娘却是面色淡然。

不过细心的人,依然能够从她的眼眸中,读懂了她的那一抹悲戚。身为红楼中的女子,红楼如今被查封了,她们这些可怜的风尘女子,最后连个落脚的栖身之地都没有。

她能不悲伤?能不惆怅吗?天下之大,竟是没有她们的可去之处。她们就像一根浮萍般,风吹到哪,就走到哪。

如今,路在脚下,她已迷失了未来的方向,茫然,不知所措。

自古红颜多薄命,她心中自是自怜自哀,悲悲戚戚。她钟情的男人,对她是不冷不热,辛十四娘的一颗心,早已经是沧桑的破碎不堪。

最后落脚在柳长风的府邸中,其实,她是情非得已。可是,她的满腹心事,注定是没人读懂

为此,辛十四娘每一次与宁采臣的目光碰撞中,宁采臣总是能够轻易的发现,那一抹目光的深深哀怨。

宁采臣何尝又不知道,辛十四娘对他寄望的一腔情谊?可是,事情一旦在自己身上发生了,宁采臣似乎也是茫然,唯有是逃避。

“大哥,你怎么不说话了?咦?我怎么感觉到,你和四姑娘好像在眉目传情般?似乎……”

“胡说!”宁采臣面色微微沉下,立刻呵斥了李俊,“我这不是在想计策吗?白姐的事情可是很棘手!叶君山的目的其实很简单,他就是要把我们都逼急了,然后让我们失去了分寸,最后一个个击溃。那老狐狸可是不简单。”

李俊冷不防被宁采臣呵了一声,赶紧缩下了肩膀,不在多说了。

他这大哥,一旦严肃起来的话,简直是堪比他家的老头子还要恐怖得多。

他家老头子就他一根独苗,因此,李俊从小到大,可是被捧上了天,过着前呼后拥的少爷般日子。对于他的要求,老头子从来不会说声“不”字。

家有良田千亩,美婢无数,任由他差遣。

他,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大孩子。

自从他与宁采臣结义以来,他每天当中,都在变化着。以前的纨绔,他收心而起,不羁,也被磨掉了菱角。

而这一切,归咎都是宁采臣的功劳。

他这大哥,一旦有空的话,总是给他灌输了一些怪异的想法。

做人,可以纨绔,但是,不可败家;做流氓可以,不过,要做一个有文化的流氓,不以大欺负弱小,不以富有欺负贫穷。做色狼不是不可以,不过,只能动口,不能动手。

看看,这些都是多么怪异的思想不是?

“哎,三弟不该不会这样就焉了吧?”

看着李俊缩着肩膀,又是耸着脑袋,柳长风最是喜欢看的一幕,便是看李俊在宁采臣跟前老实巴交的样子。

“你才焉了呢!我这叫做什么?哦!修身养性?知道不?”李俊只好为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。

因为他们两人的伴随,气息有了一丝活跃。

“宁公子,你真的有办法可以解酒水仙姐吗?”

辛十四娘,始终还是放不下心来,只要白水仙一天没有从牢房出来,她就一天不得安生。

“嗯!其实,办法也是很简单!我可以去找我的老师,便是宋大人!毕竟我们现在的身份根本是进不了县衙的牢房,官与官施威,官与官对峙,官官相碰权衡,这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依照目前的情况,宁采臣他只能向宋文豪求助。

叶君山是京官,而宋文豪是地方官,

强龙不压地头蛇,便是这个理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