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89 相助

089相助

宁采臣的建议甚好,众人只好默认。

事不宜迟,宁采臣也只能匆匆的与他们告别,出了茶馆,直奔宋府而去。看门的守卫见是宁采臣,也不加以阻拦,立刻放行。

如今的宁采臣,可是宋文豪的得意门生,深得大人的喜爱,他们奉承都来不及,又是怎么会为难他?

一般而言,一些大户人家的守卫,也有一些狗眼看人低的势利小人,你若是不给他们一点好处费,他们总是会对你百般刁难,且给你小鞋穿,当然,此种情况,毕竟是少数。

进了庭院,迎面走来的,竟是多日不见的宋连城。

自从上次,他们在翠红楼遇见后,宋连城恨恨的唾了宁采臣一句,摆腿就跑。这段时间来,宁采臣原本想要寻她解释个清楚的。

可是后来,宁采臣觉得,他一个大男人逛青楼,还有什么好解释的?可不是越解释,就越抹黑吗?不如不解释!

他行得正,坐得端!心中坦荡荡,是君子,归咎还是君子,若是猥琐男,即使把他置身在一湖清水中,依然是猥琐男。若是莲,亦是出淤泥而不染,洁尘高风亮节。

“你来做什么?”没有来由的,宋连城一见到宁采臣,心中便是有些添堵。

这个冤家,不见他的时候,心中,总是有些想要见到他,可是一旦见了面,宋连城又是不知道为何,一旦想起了那事情,她就有气。

不会吧?都是这么多天了?她的气还没有消?不至于吧?都说女子心,细如针,宁可得罪十个莽夫,也不要去招惹一个小女人。

这话果然是不假,真知灼见。

宁采臣撇了一眼宋连城,说道,“我来找老师……其实,那事情,不是你想的那样,那天我……”

“那是你们男人的事情,关我什么事?再说了,我又是你的什么人?你不觉得,你的解释有些是多余的吗?”

得!这女人,果然是越解释,越是要抹黑。

好得很,居然如此,宁采臣唯有是把心一横,不在有所顾虑,“说的也

是,我们不过是……萍水相逢一场!小生就不打扰连城姑娘了。”

宁采臣说完,朝着另外的庭院走去。

宋文豪曾对他说过,若是有什么事情的话,可以直接去书房找他。这话,可是宁采臣离别之时,宋文豪亲自跟他交代的。

看着宁采臣离去的背影,宋连城双目一泛红,嘴巴一努道:“可恶的书生!哼!我以后再也不要见他了!见他一次,我就揍他一次。”

可是,她真的敢揍他吗?

宁采臣可不是一般的寻常书生。

这书生,一直都在扮猪吃虎,想想以前,她一直以为,宁采臣不过是一个孱弱的书生罢了,可是谁知道,偶然的一天,她撞见了他的秘密。

她才是知道,那臭书生,原来一直都在她面前装疯卖傻,她把他当做是了是傻瓜,她却是不知道,她一直都是傻瓜。

宁采臣一路走去,他心情不是滋味。事情都是过去了几天,却是想不到,宋连城还一直记着。

男人偶尔逛逛青楼没错,不过,千万不要让倾慕自己的女人撞见。

宁采臣的到来,叫宋文豪微微有些惊讶。在他的印象中,自从他们的关系成了师生后,宁采臣几乎是很少亲自上到他的书房来的。

除非,发生了重大事情,比如这一次。

那时候,宋文豪正在与拓跋流云厮杀围棋的激烈,宁采臣来了,他们只能暂停。

“学生见过老师,拓先生。”

宁采臣对着他们二人微微拱手说道。

“呀!几天不见了,莫非是想我们来了?所以今天才特意拜访来了?”拓跋流云眼睛一眯起,对着宁采臣打趣道。

宁采臣淡然一笑,“拓先生见笑了。老师,今天学生来,是有一事情相求老师帮忙的。”

宋文豪面色也是颇为惊讶,他这个学生,历来都是高风亮节的。宋文豪更加知道,依照宁采臣的性格,若非不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,他绝对不会提出此要求。

俗话说,知子莫如父,他这学生,宋文豪亦是深知一二。

“嗯!你说吧,瞧你这翻模样,应该是遭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了吧?”宋文豪看了一眼宁采臣,提话切入了主题。

“是这样的,学生的一位朋友遭遇了大难……”

宁采臣唯有是一五一十的将叶君山老贼是如何查封了翠红楼,然后将白水仙收押的事情给一一的陈述而出。

啪!

“果真有这么回事?那叶君山,他也太过于猖狂了些。”

宋文豪一巴掌,狠狠的啪在了桌子上,一脸怒色横生,然后,他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清逸,你放心,这事情老师会给你摆平的!只是想不到,那叶君山如此的不安分,难道他非得要我们这横县折腾个鸡飞狗跳,才是罢休吗?”

“哎呀,管伯,天气炎热,来来喝口茶水,消消气嘛。”拓跋流云赶紧劝慰说道,“你都一把年纪的人了,怎么还像他们年轻人那般如此冲动呢?”

经拓跋流云这么一说,宋文豪顿时意识到,他真的是过于激动了。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水,连续灌下了几大口。

“我说管伯,这事情只要明眼人就可以看出来,那叶君山老儿,他不过是借此事情故意发难而已!只要你不去与他较真的话,他自个儿立刻会消软下来的。”拓跋流云似乎很有眼见,一句话,就能够剖析出了问题的根源所在。

宁采臣立在一边,不发表意见。

宋文豪情绪已经平息,他扬眉,撇了拓跋流云问道:“文昌,刚才说,是那叶君山老儿故意发难给我看的?他在我的管理地方闹事,我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?哼!”

拓跋流云悠悠一笑道:“不是不能怎么样!他是京官,你是地方官,话说,强龙不压地头蛇。管伯你若是真的打算与叶君山老儿撕破脸的话,说真的,往后的一些事情,你也用不着顾虑什么了!你若是心中有气,就直接踹上门去,唾他满脸口水,岂非不痛快?”

“唉!你这话,等于没说。”宋文豪眉目一转,目光落在宁采臣身上去,“清逸,我就觉得奇怪了,你怎么会跟红楼中的人有交情?莫非……”

见宋文豪误会了,以为自己就是个贪色之徒,宁采臣赶紧解释说道,“老师,事情可不想您想的那样,学生与她们红楼中的人交好,纯粹是真的是因为她们值得相交,再无其他了。”

“哦!那就好!放心吧,居然这事情你都提出来了,我稍后就去叶家一趟,我倒是想要看看,那叶君山老儿他要怎么折腾。”

上次,在公堂上,竟然已经是撕破脸了,那么,宋文豪再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。何况,这事情,还是他的学生提出相求。

作为老师的,连这点小事情都是不能给学生摆平的话,那么,他这个老师,也是不称职的。

“老师,要不,学生跟你一块去吧。”宁采臣建议说道。

随之,宋文豪立刻摇头说道:“还是不用了,清逸,难道你忘记了,上次在县衙的公堂中,你可与叶君山老儿有过间隙,都是水火不相容,你还是回去等老师的消息吧。”

宋文豪如此之说,宁采臣也不在坚持。得了承诺,宁采臣也告辞了他们,再度是匆匆的赶去与柳长风他们会合,将此好消息转告他们。

只是不知道,这一场祸事,能否如他们所想的那样,息事宁人,风平浪静呢?